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军事 -> 《雨花 》 -> 第三十八章、一笑免恩仇
第三十八章、一笑免恩仇 文 / 走累了歇一歇 (粉丝群)

清晨刚送走小儿子郭晓军上学后的雨花正准备关掉收音机去上班,忽听广播里播放中央政府决定特赦一批台湾敌特分子,心里一震,手停在了旋钮上。

听完后雨花脑海中出现那两个让她又恨又气的石蛋和茅小旺,他俩会不会也被释放了,要是释放了,这两个在大陆无亲无故的家伙能去哪儿呢?想到这里雨花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两个家伙也够可怜的,年纪轻轻就被迫当了特务,派回大陆没多久就被抓了,算起来这两家伙也已经被关押了十几年了,现在也应该是四十好几的人了。

还真让雨花猜着了,没几天她就接到了石蛋和茅小旺的来信,告诉她,他俩已经被特赦释放了,政府让他们投亲靠友,他们也没地方可去。扬州的杨妈和洪恩县郭家庄也被他们害苦了,没脸再去了。两人想到了雨花和指导员吴富贵,还有警卫连长宋国柱不都去了欣荣农场吗?所以他俩来信想请雨花帮助求个情,让他们也到农场去落户,他们愿意用余生来报答她。

捧着石蛋他们的来信,雨花陷入了矛盾之中,按理他们也怪可怜的,和指导员他们也都熟悉,但是农场毕竟是部队建制,指导员属于特殊情况,可他俩……心里实在是没底。

好在如今的师后勤部副部长宋国柱了解这两人,而且他现在是分管欣荣农场的领导,因此当雨花找他咨询是否可能时,宋国柱答应帮忙想想办法。

几天后,宋国柱给雨花打来电话,告诉他石蛋他们进入农场工作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当职工也不行,毕竟是部队编制。但是现在欣荣农场场部所在地已经发展成一个非常热闹的集镇,他已经请农场方面与当地政府进行了协调,由政府出面安置接受石蛋和茅小旺,给他俩提供自谋职业的方便,并由老指导员吴富贵担任他俩的监护人,一切都安排好了,可以通知他俩过去了。

雨花赶紧给还在监狱等待消息的石蛋和茅小旺发电报,通知他俩去农场。

当两人接到电报时仰面痛哭,石蛋更是长跪不起,嘴里一直叨叨:“雨花姐,你犹如我们的再生母亲,这辈子欠你的情永远无法还清。”

雨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她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这两个曾经让她吃尽了苦头的家伙,决定请假去农场看见见他俩,顺便带放寒假的小儿子郭晓军一起回去看看。宋国柱一听雨花要去,二活没说,陪着和雨花和郭晓军去了农场。

当雨花和宋国柱带着在这里出生的郭晓军回到农场时,在农场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显然时隔八年他们依然是这里最受欢迎的人,这让一直对这里非常牵挂的雨花百感交集。

新建的场部办公大楼会客室里,现任农场场长魏秀勇正在向宋国柱和雨花汇报工作,一名干部进来向宋国柱和雨花敬礼道:“报告宋副部长和雨主任,那两个特赦人员被带来,是否带来请指示。”

宋国柱一挥手说:“快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大姐要见他们。”

很快大门打开,进来的是吴富贵,他身后跟着正是石蛋和茅小旺。

八年过去了,刚来时满头白发、脸上充满了沧桑的他,如今却变得容光焕发,一头白发竟然不见了,变成了乌黑的黑发,让雨花大跌眼镜,惊奇地起身来到他身边仔细看看后问道:“指导员,你这是染得还是返老还童了,头发白了难道还能自己变黑吗?”

吴富贵笑眯眯地撸着头发说:“雨花,是自然黑,当初我头发白还不是痛苦和郁闷出来的吗?来到这里后精神上释放了,全家团聚了,我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啊,所以头发也就自然又变黑了。”

吴富贵这才想起身后的两个人,一把拉过两人乐呵呵地对雨花说:“雨花呀,现在加上他俩,我们曾经在皖北监狱一起的老朋友就有五六个了。哈哈哈,欣荣农场成为我们焕发第二春的好地方啊,没想到他俩竟然也会想到来投奔这里,看来欣荣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

石蛋和茅小旺呆呆地站在那里,尤其是雨花身上的军装,佩戴着鲜艳的领章帽徽,显得英姿勃勃,更增添一番威严。两人双手不停地搓着,低着头,根本就不敢正眼看雨花。

雨花盯着两人看着,感概岁月无情,当年在南京雷老爷家十七八岁的司机和卫兵,如今刚过四十却显得格外苍老,头发也有些花白,目光有些呆滞,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雨花缓缓走向他俩,两人以为雨花又要揍他们,吓得连连后退,雨花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眼泪也出来了。

十一岁的郭晓军不解地问:“妈妈你干嘛笑啊,有什么好笑的,这两个伯伯挺可怜的。”

雨花抹着眼泪对石蛋和茅小旺说:“你俩别老向欠我债似的,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说起来你俩也是受害者,要算这笔账应该算在蒋介石那老鬼身上,现在那老东西不也完蛋了吗?好啦,你们能够想到我们欣荣农场,说明你们还没忘我们一起蹲大牢的日子,我和宋副部长、指导员感谢你们。既然出来了,就好好过日子,这里是我和老郭、老宋的老窝,我们都为这里倾注了很多心血。你俩年纪也不小了,先把日子安稳下来,靠劳动吃饭,凭你俩的聪明劲,准能干出了样子来,有啥事找指导员,他是你俩的监护人。”

石蛋跪下,茅小旺也跟着跪下,雨花赶紧上前扶着说:“干啥呀你们这是,老爷们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能随便下跪懂吗?”

石蛋泪眼汪汪地说:“大姐,我们俩都是孤儿,你的恩情这辈子也还不清了,你就是我们的再生母亲……”

“我呸!臭小子,我只比你俩大一两岁,咋就成为你俩的什么母亲,简直是胡说八道,谁也不能靠,一切都要靠自己。”雨花不客气打断了石蛋的话。

宋国柱走到两人身边深情地说:“你们俩本质不坏,经过这么多年的教育,相信你们已经被改造成了合格的公民。说说看,对今后有什么打算,需要我们帮忙的尽快开口,指导员不是说了吗,咱们都是一起从皖北监狱出来的老朋友。”

茅小旺热泪盈眶地说:“谢谢指导员和宋连长还把我们当朋友,我们要是再不改好就不是人了。我们俩想好了,既然出来了,咱也不能老靠组织。我们在台湾的时候,跟着雷长官也学了一些做买卖的基本技能,我们想做些小买卖,尽量不给组织和大姐添麻烦。”

午饭后,雨花、宋国柱和吴富贵陪同石蛋和茅小旺来到如今已经是欣荣镇的政府大院,没想到镇长和书记都亲自在院子里迎接,让雨花很感动。

宋国柱显然和他们很熟,他拉着两人的手向雨花介绍道:“大姐,他们俩当年还曾经在咱农场干过活呢。”

书记是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结实的身体黑红的脸,他握住雨花的手热情地说:“宋场长叫你大姐,我也叫你大姐。我们欣荣镇有今天郭师长、朱政委和大姐你当属首功,尤其是欣荣这个名字还是大姐你起得,你们算是我们镇的开山鼻祖啦,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的。”

雨花挥着手说:“嗨,咱都是党员不兴这个,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指着身边的石蛋和茅小旺说:“他们俩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了,在大陆无亲无故的,释放后第一个想到的是投奔你们欣荣来,就算是我和老郭拜托你们照顾了。”

书记打量着两人说:“没问题啊,我们这一代是侨乡,与海峡隔海相望,很多人家里到现在还有人在对面岛上,只要能够吃苦,就一定会自食其力的。放心吧大姐,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保准把他俩当自家人,房子都安排好了,走,带你们去看看。”

忙里了一整天,雨花把石蛋和茅小旺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心里也踏实了。

晚上,农场为雨花和老场长宋国柱举行欢迎宴,农场和镇上的领导班子都到齐了,雨花特意 把石蛋和茅小旺叫到自己身边坐,给他们家的温暖。

席间,高兴的雨花喝了不少酒,几乎把所有的人全都干趴下了,而她却啥事没有,令那些后生们惊讶不已,还是宋国柱替雨花做了解释,他呵呵笑着告诉这些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大姐能喝在部队是出名的,这点连我们军区的王司令员都领教了,你们这是自找的。”

晚饭后意犹未尽的雨花领着石蛋和茅小旺来到当年他们居住的简易平房,向他们讲述着农场创业的过程。末了,雨花语重心长地说:“我明天一大早就回去了,你们也看到了,这里的人很热情,这里到处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我希望你们俩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把我们的聪明劲都用到勤劳致富上,娶个媳妇,生个胖娃,从此过上安安稳稳的好日子。”

茅小旺自卑地说:“嗨,像我们这样的台湾特务谁家的姑娘肯跟我们呀,算了就咱哥俩相互照顾得了。”

雨花眼睛一瞪:“你闭嘴,以后再也不许提什么台湾特务,你们现在已经被改造好了,是合法公民了。瞧见指导员了吗,原来比你们还显老,可是现在精神着呢,只要你们勤劳肯干,保险有好姑娘要你们。我和老郭、老宋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啊,争取一年内搞定,否则以后别再叫我大姐。”

石蛋和茅小旺面面相觑,一脸难色,嘴里嘟囔着:“这……这也不是我们能够说了算的,我们……”

雨花忍不住又一次仰天大笑。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