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言情 -> 尘嚣与寂静 -> 第3章:月照桠溪(上)
第3章:月照桠溪(上) (VIP作品) 文 / 迟幕 (粉丝群)

(1)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一路颠簸,尔后转入水泥路,再一阵行驶之后,林涵带着秋宜来到了安城的火车站。安城的火车站好旧,旧旧的,且阴沉沉的。好似它知道秋宜与林涵乃是离别之人,因而不肯施舍善意一般,灰着脸对她们。林涵一手拎着行李,一手牵着秋宜,走进了人潮涌动的进站口,秋宜不知怎的,竟然不敢回头看。

近两个小时的行程,火车穿越了无数隧道,安城的山和水以迅疾来不及记忆的方式,一股脑涌进秋宜的眼中,似乎要她记下它们,只因它们是故乡的景色。可她什么也没记住。除了那条从火车站到福利院的路。

火车抵达南城后,两人再次乘座汽车去往桠溪。车子于一片碧绿田间行驶,天空明澈澈的蓝。与安城狭窄而又颠簸的乡间公路完全不同,桠溪的乡间公路被修的格外平整干净。秋宜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陌生风景,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好好记住这最初的模样,因为从此以后,这里便是她真正的家。

林涵位于桠溪的居所是一幢古色古香的复式小楼,有宽敞的院子,以及高高砌起的围墙。在她离家的日子里,她将钥匙留在了邻居那里,她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也一直交由邻居打理。正值春季,院子里的花卉竞相开放,像在欢迎她回来一般,姹紫嫣红,好不热闹。秋宜站在院子里,目光沿着一楼的藤蔓往上看,二楼的窗台上开满了紫色的小花,大大的落地窗被窗帘遮住了一半。一楼与二楼的走廊上摆有许多盆栽,也都星星点点的绽放着花朵,日光洒下来,这座久无人居的小房子,俨然一座隐藏在花园中的城堡。

“进来吧!”林涵招呼傻站在院中的秋宜,此时的她已经换了一身素服。

林涵带着秋宜来到二楼,打开那个阳台上绽满紫罗兰的房间,房间里一切都已收拾好。淡紫的窗帘,上面缀有细碎的花卉图案。房间的墙壁,刷着淡淡的粉紫,天花板上有淡蓝的月牙彩绘,中间吊着星形的水晶吊灯。床单和枕套是浅蓝色的,上面还摆了两个漂亮的洋娃娃。秋宜站在门口,迟疑着不敢进去,难以相信林涵竟对她如此周到,甚至可以说是宠溺。

林涵看见秋宜满脸惊讶的表情,笑着走进了房间里,掀开隔在房间里的淡紫门帘,那里有她为秋宜准备的小型书房。暖白色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旁边是一张写字桌,桌上摆着一盏台灯。

“这里是我的房间吗?”秋宜怯怯的问。

“当然是你的房间了。”林涵笑着回答,并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进去。

秋宜将手中的行李放在门口,它们跟着她从安城一路颠簸至此,此时她却觉得它们太旧了,旧的配不上眼前的好。可林涵走过来,将它们重新拿起来,放在房间的桌子上。

“现在自己把行李放进衣柜里,可以吗?”她轻声的问。

“可以。”秋宜点点头。

她一件件拿出自己的衣服,像在翻阅一段段历史。一段段与福利院有关的历史。

雅风送她的糖果盒,她将它放在床头。

等到秋宜放好了行李,林涵再次开口:“走吧,我带你去见见新邻居,认识新伙伴。”

秋宜被林涵带领着,来到了隔壁邻居的家门前。林涵叩响房门,来为她们开门的,是一张稚嫩的脸孔。男孩盯着秋宜的脸看了两秒,没有任何反应,转而仰起头看看林涵,“林涵姐姐?”他迟疑着有点不确定。

“难得卫晨没有忘了我”林涵笑着对名叫卫晨的男孩说,尔后又开口:“爸爸妈妈在家吗?”

“在,在的。”卫晨听林涵提到爸爸妈妈,立刻反应过来,对着院子里大喊大叫:“爸,妈,林涵回来了,林涵回来了。”

林涵摸了摸卫晨的小脑袋,佯装责怪的说道:“连姐姐都不叫,直接叫我名子了。”

卫晨的父母听到卫晨的声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见是林涵,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说话的人是卫晨的母亲,她一把拉过林涵,左看右看,眼睛里隐隐约约竟有泪光。

“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林涵有些不好意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卫晨的父亲也走了过来,拍了拍林涵的肩膀。

“这是我妹妹。”寒暄过后,林涵转过身来,将秋宜扶到卫晨的父母面前,向他们介绍道。这个介绍彻底解决了秋宜心里的疑虑,她一直不知道既然跟了林涵,是叫她妈妈还是姐姐,她做妈妈显然太年轻了,做姐姐的话,又不符合一贯的叫法。

“妹妹?”卫晨的母亲走到秋宜面前,端详了好一会儿,忽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长得像是有几分像他。”

“他是谁?”秋宜奇怪的问,然后看了看林涵。

“没什么”林涵笑着摸了摸秋宜的头,然后对卫晨的母亲说:“今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回去准备一下。”

“好啊,小涵难得回来了,请吃饭一定要去的。”卫晨的父亲走到林涵面前,乐呵呵的回答。

“卫晨,你带新来的妹妹一起玩。”卫晨的母亲给他下了命令。

陆秋宜与卫晨之间第一个正式的交集,便是在那一天开始的。卫晨有一个铁盒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画片。他将它们分成两份,给秋宜一份,然后用剪刀石头布的方式,决定谁先拍,谁将对方的画片拍过来,便算是赢了。两个小朋友第一次见面,倒也不生疏,不一会儿的功夫,卫晨便在秋宜旁边大声嚷嚷:“不是你这样儿的,只能拍一次,你不能拍两次的。”

“我有拍两次吗?”秋宜问。

“你刚才就像这样拍两次的。”卫晨装模作样的朝秋宜的画片拍了两次,第二次,秋宜的画片被翻开了。

“咦,我赢了。”他一脸无辜的表情。

“你这是耍赖!”秋宜惊觉自己上了当,指着他的鼻子大叫:“你拍了两次,我根本没有拍,你耍赖,卫晨耍赖!”

“我没有耍赖!”卫晨狡辩。

“对了,你叫什么名子来着!”卫晨又问。

“陆秋宜”。

在桠溪的第一个晚上,林涵怕秋宜一个人住一间房,会感觉孤单,便一直守在她的身旁,直到她沉沉睡着。其实对于秋宜来说,林涵与桠溪,是她突如其来的幸福,是上天的恩赐。她根本没有时间来感觉孤单。

第二天,林涵带秋宜来到桠溪最好的小学,与校长商量着让秋宜插班学习。卫晨听到这个消息,比秋宜还高兴,他和秋宜一起赶到学校时,还在她的耳边提醒她:“你一定要选三年三班哦,我在这个班的。”秋宜朝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可是事实上,她的心里忐忑极了。

秋宜害怕林涵对校长说出她的身世,她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是在福利院里长大的。因为早在安城时,福利院的一班孩子,常被周围村子里的孩子们嘲笑,被称为“孤儿”。福利院是一个不光彩的过去,因为它的存在,让秋宜与别人显得格格不入。现在她好不容易离开了,不想再与它有任何关系。她怕别人知道她的身世,怕被看不起,怕被奚落。

幸运的是,林涵从头至尾都没有对别人提及秋宜的身世,她只称呼秋宜为妹妹,她是为妹妹找学校来的,希望学校收下她的妹妹。

“你会写字吗?”校长问秋宜。

“会的,我会写很多字。”秋宜朝校长点点头,想起在福利院时,院长说的话,要好好表现。“现在也是我表现的时刻,我若表现的不好,便不能留下来。”她对自己说。

“知道唐诗宋词吗?”校长又问。

“知道”

“背一首你最喜欢的吧”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听完校长的话,秋宜背了一首苏轼的《定风波》。

校长听完秋宜背的诗,先是微微一愣,尔后欣慰的朝林涵笑了笑:“难为你让她这么小背这么难的词。”

“不是我让她背的。”林涵有些愕然,摇了摇头。

“我自己在书里读到的,没有人教我。”秋宜对校长说。

“你自己学的?”校长还是有些不信。

“是我的自己学的”秋宜低下了头,不再做更多解释。心里想,如果他不信,我解释也没有用。

“留下来吧。”校长拍了拍秋宜的肩膀,像对一个大人似的:“我相信你会是个好学生的。”

“我可以去三年三班吗?”听见校长让她留下来,秋宜又问。

“三年级?”校长再被错愕,因为一般的转校生,都会留一级。

“校长,您就让她去三年级吧,她可以的。”林涵在一旁帮腔道。

“好吧。”校长叹了一口气,再次走到秋宜的面前,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那你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秋宜拿着自己的书包走进三年三班的教室时,卫晨一见到她,便兴奋的跑到她面前:“你真厉害,居然真的可以转进来。”

“为什么厉害?”秋宜奇怪的问。

“我们班可是年级重点班!”卫晨接过她的书包,将她领到教室里的一个空座位上,继续说道:“你一个新来的,没经过测验就能进重点班,还不厉害吗?”秋宜哑然,这才明白为何校长那般语重心长的告诉她,要好好学习,原来如果她不好好学习,就会拖整个班级的后腿。

“想什么呢?”卫晨见她没有反应,用胳膊轻轻的碰了碰她问道。

“我有点怕了”她老实回答,“万一我学不好可怎么办。”

“怕什么”卫晨朝她笑了笑,“有我呢,我可是班长。”

(2)

秋宜喜欢林涵为她梳的羊角辫,成年之后,她也为自己梳过,只是脸庞不再稚嫩,照镜子觉得已然不配那幼年时喜欢的发型,便又将它扯散开来,从此任凭它毫无章法的生长。

十一岁,秋宜和卫晨讨论青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卫晨用这八个字概括他想要的青春。

“我希望安安稳稳,波澜不惊。”对于期待快点到来,也即将到来的青春,两人有不同的希望。卫晨期待疯狂甚至流离的青春。而秋宜,从安城到桠溪,觉得老天待她已经足够好了,好到她不便折腾,只求安稳。

“那有什么意思,青春就是要疯狂,就要叫颠沛流离。”卫晨对秋宜一味追求安稳,表示不解。

“你说的又有什么好?”秋宜问。

“唯有疯狂,才不枉此生。唯有颠沛流离,才叫青春。”十一岁的卫晨说出这句老练深沉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