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言情 -> 尘嚣与寂静 -> 第4章:以梦为马(下)
第4章:以梦为马(下) (VIP作品) 文 / 迟幕 (粉丝群)

(3)

历经近三年的日夜创作,林涵的新书终于出版了。子荀用另一个名子,在她的眼睛里,也在别人的眼睛里,以另一种方式重获新生。而她,也为此耗尽心力。林涵在去往新书发表会的路上忽然晕倒,被人送到医院以后,拿到了癌症晚期的诊断书。

秋宜拿着诊断书站在医院的走廊,再往前几步,便是林涵的病房,她无法相信林涵好不容易让子荀重生了,自己却又要面对死亡。

秋宜蓄集全身的力量,好让自己不至于痛苦与崩溃,轻轻的走到林涵的面前,向她说明病情。林涵听完以后,朝她淡淡一笑,表情竟十分温和。

“三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那时候只是初期,如果治疗,是有康复可能的,但我放弃了,因为我要走,我愿意走。不要觉得我对自己,或者对你残忍。我一直有吃药控制病情,但现在不需要控制了。我的书完成了,这是我最大的心愿,现在我没有遗憾了。而你,你已经十九岁了,你早就学会了照顾自己,将来也会有人替我来陪伴你。”

“我不要别人陪伴,我只要你。”秋宜坐在林涵的床侧,泪水模糊了眼眶。

死亡不比活着痛苦,它是解脱,是必经之路,是最终归属。林涵用书写让子荀重生,却又甘愿将自己献给死亡。而她迎接死亡,如同迎接新生。

最后的日子里,林涵已经十分虚弱,却忽然坚持每天到一个叫做“悦访”的酒吧里,听一个叫黎苏的人唱歌。偶尔她也会带秋宜一起,不断的反复的提及子荀,她要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将子荀在脑子里重新活过一遍。

“悦访”是南城最负盛名,最小众,也最难寻的私人酒吧。而黎苏,是“悦访”的驻唱歌手,但他与任何人都不同,大多数的驻唱歌手,无论景遇是否落迫,身上都有些颓废与自傲的味道。而黎苏很干净,不仅仅是穿衣打扮,包括他唱的歌,都是简洁晴朗,自由而明亮的。

悦访的客人一直不多,因为它座落在南城最古老的巷子里,九曲十八弯,能够找到这里的,要么是常来这里的熟人,要么就是有心之人。林涵带秋宜来过好多次之后,秋宜才搞清楚“悦访”的具体位置。

“悦访”忽明忽暗的灯光里,黎苏在低低的歌唱。“子荀以前经常来这里,那时我们来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林涵指了指台上唱歌的黎苏,“那时候他唱许巍的歌,现在他唱自己写的歌了。”

“那时候他是一个稚嫩的孩子,现在他是快乐的歌者。”秋宜在林涵的回忆里,忽然说了一句与子荀无关的话,扭头望了一眼台上的陌生人,此时他正在唱:“我曾遇见水月镜花一样遥远的迷样的姑娘,她站在远方的窗,看着路上的人们来来往往,她一个人惆怅。偶尔我想带她逃离这个地方,但靠近她却让我更加迷惘。有一个晚上她的泪水透亮,打在昏暗的灯光下寂寞的窗,我猜她有什么秘密,却从来不愿对人讲。”

“我和荀有太多的日子在这里度过,那些美好的时光在生里被用尽了,但一想到我可以在死里与他继续,我就有些迫不及待。”林涵眼神明亮,如此怕生恋死,让人不知是应该心痛还是欣慰。

(4)

升入高三的卫晨,或是受了处分的卫晨,虽然已经拿到了保送名额,仍旧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之中,与从前判若两人。不仅如此,他还搬到了学校的宿舍里,似乎要在毕业之前,弥补之前缺失的同窗情谊。为免他担心,秋宜向他隐瞒了林涵的病情。只说林涵太过劳累,需多加休息。

林涵的身体每况愈下,上课的时候,由于她独自在家,秋宜总是无法集中注意力,面对课业越来越力不从心,即使有卫晨在旁督导,也无济于事。与不能陪卫晨一直进R大相比,秋宜更加担心林涵。有好几次,秋宜回到家中,发现林涵昏迷在书房里,手脚冰凉。距离高考仅剩一个月的时候,秋宜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向学校提出了退学。

秋宜从来没想过,离开学校的时候,她竟然会掉泪。在学校里,除了卫晨之外,她几乎不与人接触。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就是那些在她眼里不胜寻常的萍水相逢,让她在说出了退学二字后,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留恋与伤感。

不曾一一与他们告别,不曾与他们一起穿着校服,站在教学楼前,拍一张毕业照。也不曾与他们一起走进考场,共同接受命运的考验。没有见到彼此惜别时的眼泪,被录取时的雀跃,谁敢说不遗憾。

“你的梦想只能属于你,我无法相伴。”卫晨气急败坏的跑到秋宜面前,质问她为什么退学时,秋宜这样回答了他。

“要报考哪所学校,选择哪个课程,包括要成为怎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情,未来生活的种种,这些问题从来不曾困扰过我,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未来怎样,或好或坏,我只愿随波逐流,不愿思考,也不愿强求自己。现在我的心告诉我,我不想读大学。”秋宜还是没有告诉卫晨,她退学的原因,她执意要让误会形成,出于一种她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心理。

周六的下午,同学们都已经回家去了,秋宜一个人在教室里坐了整个下午。从下周开始,她便不用再来学校了。傍晚十分,天空忽然落下大雨。秋宜起身关上教室的门,她的学生时代从此便结束了。一个人下楼,在楼梯转角的地方,竟看到卫晨呆呆的坐在地上。

“你在这里干嘛?”秋宜问。

“应该是我问你吧。”卫晨抬起头,语气仍然有些生硬,他还在生秋宜的气。

“我来看看,下周一开始,我就不用来了。”秋宜抬起头看向落雨的窗外,故作轻松。

“如果不读书,你想好要做什么了吗?”

“暂时还没想,先不想这个。”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噼哩啪啦的拍打着窗子。过了好久,卫晨终于站起身,语气又缓和下来:“我们回家吧。”

那天雨真大,要浇透整个尘世似的,还伴着呼呼大风,似乎光是浇透还不够,还要将尘世掀个底朝天。两人走在雨中,卫晨一手扶着伞,一手扶着秋宜。“看来林涵也同意你退学了,真是没想到。”

“是啊,我也没想到。”

“算了,你不想上大学,勉强也没有用,你开心就好了。”

“你不生气了吗?”秋宜问。

“我生气有用吗?”卫晨将秋宜拉近了一些。

“好像也没用啊。”秋宜笑了笑。

“可以趁着年轻,做自己喜欢的事,比上学好。”卫晨也跟着笑了笑。

“我好像没什么喜欢的事。”

“英语,写作,电影,摄影,音乐。”卫晨一口气说出五个秋宜喜欢的事,大大超出她的预料。

“我竟然有这么多爱好?”秋宜笑着,假意怀疑的看了卫晨一眼。

“严肃一点,我们现在讨论的可是大事。”卫晨一本正经的咳了一声。

“我会好好考虑的,会的会的。”秋宜一边得意的笑,一边讨好的敷衍。

“对了,我有件事还没做。”卫晨忽然停下脚步。

“什么事……?”秋宜抬起头问,话还没说完,便被卫晨突如其来的一吻堵住了嘴巴。

雨越下越大,落到地上,冲刷尘世的污浊与灰尘。雨落成线,模糊了街道,却模糊不住两人的视线。南城旧的记忆已被雨水带走,秋宜与卫晨雨中温情的一吻,成了里程碑似的新记忆。所以南城必定记得,风雨摧城之中,秋宜与卫晨单纯而又脆弱的爱情。

晚上回到家中,秋宜独自坐在林涵的书房里,第一次真正的设想未来,任万千可能在她的脑中驰骋,最后竟演变成了角斗,一个想法刚生,另一个想法便将其扑灭。它们似乎要将秋宜逼入无从选择的绝境,要秋宜承认自己的错误,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但好在一个横空出世的想法拯救了她,那个想法一出,其他所有的想法都瞬间化为灰烬。

每个人都有梦想,只是陆秋宜太后知后觉。那些写在纸上的句子,于心中不动声色默默上演的剧情,无不是早就昭然若揭的提醒着着,她的梦想其实与林涵十分相似,都是以笔为生。她忽然想起杜拉斯曾经说过的话,唯有她写,她才存在。

林涵拖着虚弱的身体坐在客厅里,脸上总挂着温柔的笑意。可就是这种温柔,让秋宜满心酸楚。林涵已经很少进食了,每次秋宜熬好药端进她的房里,起先她还喝一点点,现在几乎不动了。她欢天喜地的数日子,每过一天,便就在日历上勾掉一笔,那种期待的神情,让秋宜胆战心惊。秋宜不舍,亦不忍心。不舍她唯一的家人即将离她而去。不忍那么好那么年轻的林涵,竟要一意孤行的结束自己的生命。秋宜甚至都不敢看林涵的眼睛,生怕每看一眼,就少了一眼。

究竟要爱到什么地步,才可以为了对方,甘愿赴死。秋宜无法明白,也不去追问。一如林涵不质疑秋宜的选择,也不追问一样。她和她站在时间的两端,林涵于生活之中,已然经历过的困境、错误、悔恨、亦或成功,都不能与秋宜分享。因为秋宜会有她自己的人生,她自己的感触。言传身教是一个具有强加色彩的词,哪有什么言传身教,你于漫漫长路之中,摸索得到的答案,只适用于你的人生,你不能随便分享。不论你如何抵达终点,你拥有的,知晓的,最后都只能与你一起,化为尘土。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