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言情 -> 尘嚣与寂静 -> 第6章:海市蜃楼(下)
第6章:海市蜃楼(下) (VIP作品) 文 / 迟幕 (粉丝群)

(5)

秋宜拎着行李,在陌生的青城没目的的兜转。靠海的青城,风里都是海水清咸的味道,吹得人异常清醒。但她此时,却只想醉,大醉一场。一路没有方向,她走到了一间酒吧的门口,一间名为“悦访”的酒吧。与南城的“悦访”有着同样的名子。

秋宜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没有与人共醉过,也没有独醉过。但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她的酒量这样好。一连喝了好几杯洋酒,她不仅没醉,反而越喝越清醒。

她想起第一次喝酒时,是与卫晨一起,卫晨骗家人说要交补课费,要了两百元,带着她去了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酒吧。也就是卫晨和宁宇打架的那个小酒吧。秋宜还记得酒吧位于老街的二楼,旋转木梯,人一走上去,嘎吱作响。酒吧里的空气很是混浊,去那里的大多是逃课的学生,或不务正业的社会青年。

她还能记起两个人在吧台旧旧的高低凳上假装大人的模样。“给我们来两瓶啤酒!”卫晨冲着酒保喊,学着电影里古惑仔的口吻。

“我不喝酒的!”秋宜环顾周围,看到的全是奇形怪状的脸孔,她冲卫晨胆怯的摇了摇头。

“喝嘛,就喝一口。”卫晨哄骗一个孩子似的对她说。

“那我就喝一口好了。”秋宜一方面拗不过卫晨,一方面觉得只喝一口应该没什么大碍,便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怎么样?有感觉吗?”卫晨见她喝完一口后,赶紧问道。

“没感觉。”秋宜摇摇头。

“那你再喝一口。”

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好笑,一瓶啤酒下肚,秋宜没有醉,反而是卫晨,脸上泛着红光,一副醉汉的样子。“你怎么喝一瓶啤酒就上脸了?”

“是吗?”卫晨还不知道自己的脸红成了什么样子。

“那你自己看吧。”秋宜从口袋里拿出镜子递给他。卫晨接过镜子,往眼前一照:“这么红!”自己被自己吓到了。

“你没有感觉吗?”秋宜问。

“没有。”卫晨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喝过酒后,脸会那么红。

“我们走吧,一会儿回家被发现了。”

……

……

秋宜断续往自己的酒杯里倒酒,明明刚刚才见到卫晨,才刚刚听完他让人失望透顶的往事,她却已经开始想念他了。究竟是人的记忆太过于顽固,还是真如常言道“酒入愁肠愁更愁”呢,秋宜无从知晓,她只顾着喝酒,一杯接一杯。她真的好希望醉,惟有醉了,才可以失掉理智,才会没有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秋宜不知道在记忆里胡乱的穿行了多少回,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少,服务生过来提醒她:“小姐,桌上的酒您还要喝吗?”

“为什么不喝?”她奇怪的反问。

“您已经喝了很多了,我看您是一个人来的,现在很晚了,您若是醉了,回家会很不安全。”

原来还是一家有良心的酒吧呢,秋宜想。“你是怕我喝醉了闹事吧?”秋宜故意说道。

“小姐您误会了,我是担心您的安全。我们酒吧有规定,不允许提供过量的酒给顾客。”

“来酒吧不喝酒,那来做什么?我没醉,我要喝。”她心里想,老天真是落井下石,连醉都不肯给她。

“我们要打烊了。”服务生继续开口。

果然是对我下逐客令了,好好劝说不行,非要拿出这个借口吗,秋宜心里想。“就打烊了吗?你们不是24小时营业吗?”她不满的问,心里却在问自己,你究竟哪根筋不对了,居然独自在异地的酒吧里,与一个服务生较起真来了。

“如果你想继续喝,我可以为你24小时营业。”秋宜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身后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回头一看,居然是黎苏。

秋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跳下椅子,站起了身子。“你,黎苏?”她指着黎苏的鼻子问:“你真的是黎苏,南城的黎苏?”

“除非你还认识第二个黎苏。”说话间,黎苏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并对她身边的服务生说:“SAM,这里交给我。”

“你怎么在这里?”秋宜还是很惊讶,他乡遇故知这种事,她从来没遇到过。他乡遇到自己欣赏的人,更加没有。

“你不也在这里吗?”

“我没地方去。”秋宜老实回答。

“没地方去?你不是在这里吗?”

“我也没想到。”秋宜端起桌上的酒杯,酒杯已经空了。

“你来青城做什么?”黎苏问。

“我来找朋友,你呢?”

“我来找你啊。”黎苏半开玩笑的回答。

“找我?”秋宜抬头看向黎苏,“我可不认识你。”

“这间酒吧是我开的。”黎苏终于说了实话。

“悦访是连锁吗?”秋宜惊讶的问。

“不是,因为我喜欢青城,所以就在这里开了间酒吧。”

“喜欢一个地方,就在那个地方开一间酒吧?”秋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觉得不好吗?”

“好啊。”秋宜将空酒杯放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当然好了,就是有点奢侈。”

“好在我奢侈的起。”黎苏笑了笑:“每个人都想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是吗?”

“是吧。”秋宜点点头。

“你呢,你有没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吗”秋宜抬头看向黎苏,一张好看的脸孔,陌生而又熟悉。“我应该做了吧,我一直听从自己的心。”她想到自己的文字,即使被别人贬得一文不值,她也坚持不懈的写它们。她也想到了卫晨,她怨恨他,原谅他,寻找他,又离开他。每一个与他有关的步伐,无不是遵从了自己当时的心境。

“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开心吗?”黎苏问。

“更难过了。”秋宜低下头,忽然感到委曲。

“那就继续喝吧,反正你快醉了,醉了就忘了。”

“你不怕我喝醉了闹事吗?”秋宜睁大眼睛看向黎苏,猝不及防的问了一个傻问题。

“你能闹什么事?”黎苏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笑着问道。

“那可说不准。”她拿起桌子上的酒,继续往杯子里倒。

“你倒是挺能喝的。”

“是啊,都不知道遗传谁。”她举起酒杯,递到黎苏的面前:“敬你一杯!”

“好啊,我拿杯子。”黎苏笑了笑,转身走进吧台。

黎苏的生活一向简单,酒吧的事情从来都交由别人打理,他的生活大部分都交给了音乐。除了乐队的朋友,他从来不与外人交际,尤其是女孩子。由于经营着一家酒吧,他见过的女孩子太多太多,对他表达爱意,邀他喝酒或唱歌的更是数不胜数,但他从来都是拒绝的。只是这一次,他不想拒绝。

他看着秋宜递过来的酒杯,以及秋宜如水般清澈的眼睛,怎么会有一个大人长着一双孩子的眼睛呢?他从吧台里拿出一只酒杯,给自己倒满,然后一饮而尽,轻声安慰道:“难过与开心是相伴相随的,因有难过,才有开心,看淡了就好。”

“我已经看的很淡了。”秋宜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给你唱支歌吧。”黎苏放下酒杯:“听歌的时候不可以喝酒。”说罢,便转身走向了舞台。SAM站在吧台里,正擦拭着一只杯子,听见黎苏要唱歌给秋宜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与黎苏相识多年,知道黎苏的性格,如果黎苏愿意为某人唱歌,那么那个人一定与众不同。他偷偷打量吧台外的秋宜,看不出她究竟有何特别。

秋宜乖乖放下自己的酒杯,像个听话的孩子。转身安静的看向黎苏,黎苏拿起一把吉他,坐到舞台中央的椅子上,简单的调弦之后,终于开口唱了:“我遇见过的像露水一样干净明亮的姑娘,她没有好看的模样,她像风一样迟早会消失,只能带给我忧伤。她走在喧闹的世上,却像一束温暖的光,它打在我的脸上,从此我只为她迷惘,只为她歌唱……”

黎苏的歌声里,秋宜再一次回到从前。有太多次,林涵带着她去南城的“悦访”听黎苏唱歌,但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时间或者命运,真是玄妙的东西。从前她欣赏黎苏,像欣赏一个偶像,黎苏带着遥远而神秘的色彩。而现在,黎苏离她这样近,近到她可以与他喝酒,近到他愿意为她唱歌。

一曲唱罢,黎苏又回到秋宜的身边。

“你的歌总是与别人的不一样。”秋宜发自内心的对黎苏说。

“有什么不一样。”黎苏问。

“你的歌很晴朗,像是春日里的阳光,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虽然也有一点点忧伤,但更多的还是自由和温暖,那种感觉,就像置身在春天的田野,或秋天的麦田地。”秋宜认真的在脑子里回想黎苏唱歌时的样子,用尽可能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她的感受。她还没有意识到,就在方才,她已经忘掉了卫晨。

“评价的很到位嘛。”黎苏挑了挑眉毛,本就好看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

“因为我感觉,我好像认识你很久了。在南城的时候,我和林涵一起,经常到悦访,我们都很喜欢听你唱歌。”

“是吗?”黎苏故作吃惊的表情:“我也认识你很久了,在南城我就注意到你们了。”

秋宜没有想到黎苏会这样回答,心里不免有些意外,眼含期待的问道:“那你知道我的名子吗?”

“陆秋宜。”

“看来你确实注意过我。”秋宜想再敬黎苏一杯酒,却发现桌子上的酒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收走了。

“既然这里不让我喝酒,那我走了。”她拎起放在身边的行李,起身准备离开。

“你去哪里?”黎苏问。

“随便哪里。”

“你朋友呢?他不来接你?”

“大概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与他告别的,他当然不会来接我。”秋宜转身朝门口走去,她已经感觉到了明显的醉意。

她昏昏沉沉的走出酒吧,一脚轻一脚重。看来我是醉了吧,她这样对自己说。酒吧外面,街灯微亮,秋宜站在路边等待计程车。夜风有些冷,吹得她瑟瑟发抖。忽然之间,她感觉到身后有人正在靠近她。“谁?”她警觉的回头。

“看你紧张的。”黎苏拿着一件衣服站在她的身后,被她紧张的模样逗笑了。

“你……”秋宜疑惑的看着他。

“悦访楼上有空房间,你可以住。”

“我为什么要住悦访?”秋宜奇怪的问。

“因为你一个人很不安全,而且现在很难打到车了。”

秋宜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但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知好歹了,她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就只有她这个人了,而她这个人,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什么都不用去想。

“那好吧,我们走。”她拎起地上的行李,乖乖的跟在黎苏身后,反正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