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言情 -> 尘嚣与寂静 -> 第7章:古宅惊梦(上)
第7章:古宅惊梦(上) (VIP作品) 文 / 迟幕 (粉丝群)

(1)

秋宜一步步紧跟在黎苏身后,却在转瞬之间,体会到了醉酒的感觉。酒精的后劲慢慢在她的体内发酵,她原先的故作清醒,就要被击倒,她感觉自己的头愈发重了,脚步也慢慢的不听使唤。黎苏的影子,在她的眼睛里慢慢变成一个模糊的剪影,变成一个点,然后她感觉有人扶住了她,之后便什么也记不清了。

既无愤恨,也无怨念,只有回忆,它太过根深蒂固,即使没有土壤,也仍然顽强求生。秋宜在梦中品尝着爱之深,则忆之切,在非爱非恨的梦境之中游离,对于卫晨的心痛与失望,再次侵袭而来。她环顾周遭,看见自己于陌生之城,恍如置身另个世界。

水泥森林,遮天蔽日,高架桥下,车流往来不多,车灯忽闪忽灭,鬼火一般。大雨将至,天空一片黯淡灰蓝,视野蒙蒙,海风袭人,秋宜裹紧身上的衣服,怕自己生出病状。身侧有一个男人背靠高架桥的护栏,不停的抽着烟,一支接一支,落了满地的烟蒂。烟雾模糊他的脸,非人非鬼,像个谜团。秋宜站在他左侧,手扶着护栏,偷偷侧脸看他,却看不清他的样子。

两个人都不说话,似要与对方的心思捉迷藏。男人体形瘦削,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仅扣一粒扣子,可以看到白色衬衫,与黑色领带。像极了黑白电影里的男主角。但他拿烟的古怪手势,以及吞吐烟雾时的自如模样,又使得他看上去,与他得体的装扮极不相符。秋宜在脑子里搜寻可以用来形容他的词,终于,在林涵书架中一叠古老的录像带里,发现了男人的踪影。西方电影中的雅痞,对,就是雅痞,大概就是他这个样子了。

风越来越大,男人抽光了他全部的烟,秋宜用余光打量他,发现他正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看,不知是在看她,还是在看她身后的地方。过了好久,秋宜觉得连她身后的地方,都要被他看尽了,他终于转身,似乎要走。

秋宜恍恍惚惚,一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只得紧紧跟着他,亦步亦趋,又怕惊动了他,如履薄冰。

男人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桥下的车来车往,秋宜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男人,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秋宜低下头,静静等着男人开口与她说话。惟有男人先开口,她才可以回他的话,一问一答,她才可以顺理成章的解开他谜样的脸。“如果运气好,说不定我们还可以聊天,聊得从容,聊得畅快。”秋宜这样想。

等了好久,等得秋宜都为自己的耐心捏了一把汗。

男人终于面朝向她,开了口,烟雾慢慢褪去。

“你害怕吗?”男人问秋宜。

“我为什么要怕?”秋宜颖惑。

“一夜露水情缘,明早醒来无边寂寞,欢愉短暂,孤独却永久。”

“那你怕吗?”秋宜迎风问他,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感到一丝颤栗,难道这是一夜情的前兆吗,她完全搞不懂眼前的状况了。

“我怕。”男人将手伸进口袋里,想拿一支烟出来,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

“我不怕。”秋宜蓄集力气,又勇敢又战兢的走到男人面前,于烟雾四散之中,逼近他的脸,男人的轮廓慢慢情晰,慢慢清晰……

居然是一张她认识的脸!

天涯海角,山长水阔,我为何追随你,于浮世飘摇,夜长梦多。

是了,这就是梦了。

秋宜从床上惊醒,一身冷汗,为刚才那个要她浑浑噩噩的梦,梦中她一度以为自己就要沉入一场荒唐的爱恋之中。好奇怪的梦境,她居然在梦中见到了黎苏。她还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感觉到颤栗。梦中的她那般小心,生怕稍一用力,就震碎了那谜样的影像。难道在梦中,我竟是个娼妓?常常于夜半捡拾露水情缘,归家欢愉,然后清晨分开,陷入孤独与寂寞?秋宜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梦中会有“一夜情”的想法。

天光梦尽。

(2)

青城的悦访要比南城热闹的多,秋宜一觉醒来已将近下午。待她收拾好自己,下楼的时候,酒吧里已经来了许多人。黎苏与SAM见她下楼,自然的与她打招呼,弄得她都不好意思去不好意思了。青城的悦访无论是装修还是整体的定位,都与南城的悦访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黎苏不登台唱歌。这是秋宜在往后的一周里发现的,除了她初来的那天晚上,黎苏为她唱了一首歌之外,其他的任何时间里,黎苏都不曾登台唱歌。

青城的天空何曾黯淡,海风清咸,吹人发醒。天色蔚蓝,日光朗朗。秋宜坐在悦访二楼的窗子前,想着来青城已有数日,对于卫晨带给她的失望,她已经放下不少。她怎能因为一个人给她带来的伤心,而看不到整座城市的好呢。

这几日,黎苏为尽地主之谊,带着她几乎逛遍了整个青城。她与黎苏并不算熟识,对青城也是陌生的,但是有黎苏在旁热心作导游,她还是感觉亲切,像是青城这座陌生的城,便是她的城,她并不是一个过客。

秋宜仍旧想起初来那天的梦境,浑然忘了自己来青城的初衷,是为了与卫晨重修旧好。也淡忘了卫晨带给她的失望与痛心。更加忘了,当她拎着行李离开R大的时候,只想找个地方买醉,然后尽快离开青城,因为在南城,有太多的寂寞在等着她。

难道是梦境作祟吗,她有些怀疑了。

梦中人是个谜,但黎苏非谜。秋宜看着黎苏的身影,她明明可以将他看得清清楚楚。梦中的自己会捡拾露水情缘,而在现实之中,秋宜笑了笑,简直扯得太远了。在南城,她一个人度过了那么多的寂寞时光,怎会如梦中人一样,找短暂的欢愉呢。

“黎苏!”她开口叫住黎苏。

“怎么了?”黎苏停下脚步,转身问她。

“我想留在这里了。”

“哦?”黎苏挑了挑眉头,“你不是只借宿几晚吗?”

秋宜低下头,对于黎苏不怀好意的揶揄,完全无力招架。

“哦,都怪我。”黎苏走到秋宜身边,低下头道:“怪我带你到处看,导致你爱上了青城,舍不得离开了。”

“我……”秋宜不好意思的看了黎苏一眼。

“你怎么了?”黎苏似笑非笑,饶有趣味的看着秋宜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我会付你房租了。”秋宜支吾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话。

“房租?”黎苏一脸无所谓的神情。

“是的,我会付你房租的。”秋宜抬起头,满脸通红。

“你脸红什么?不好意思?”黎苏俯下身子,逼近秋宜的脸问道。

“反正我会付你房租的!”秋宜狠狠的瞪了黎苏一眼,加重了语气,“我不会白住你的房子的。”

“看来带你看青城,是白看了。”黎苏站直了身子,故意朝秋宜叹了口气摇摇头。

“又怎么了?”秋宜懊恼的抬起头,感觉自己就快要生气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很熟了,你居然跟我谈钱。”黎苏再次摇了摇头。

“我不想白住你的房子。”秋宜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又没说白让你住。”黎苏一脸无辜。

“其实,我也可以住别的地方。”秋宜后知后觉道。

“你打算住哪里?”

“我要先找找才知道。”

“那还是住这里吧。”黎苏依旧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会付钱的。”秋宜再次说了这句话,生怕丢了自尊。

“那就不用了。”黎苏慷慨的说道,“不差你那点房租。”

“不行,我一定要付。”秋宜不依不饶。

“没见过这么积极给钱的。”黎苏的脸上挂着笑容,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这么一个瘦小的人儿,倒还挺倔强。“不过既然你要出钱的话,我有另一处房子,更适合你。”

“这里已经很好了,我喜欢悦访。”

“相信我,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悦访只适合短暂放松,但那个地方,绝对适合写作。”

“你怎么知道我在写作?”秋宜疑惑的看着黎苏,来到青城之后,秋宜没有提笔写任何东西。而且自从被林涵的编辑否定后,她就再也没有投过稿,没有给任何人看过她写的东西。

黎苏漫不经心的看了秋宜一眼,“我随便猜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