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军事 -> 相距并不遥远 -> 二十五、霓虹闪烁之下
二十五、霓虹闪烁之下 文 / 走累了歇一歇 (粉丝群)

江虹韵还是抵不住汪倩的纠缠,第一次对家人里撒了谎,她告诉江铸成妈妈,今晚要加班整理图书,要晚些回来。

放下电话后,江虹韵摸着自己的心跳,自我安慰道:“就这一回啊,以后还是按时回家,千万别跟汪倩搅合在一起。”

当江虹韵穿着绿军裤、短袖军上衣出现在昏暗的酒吧的时候,服务员打量着她问:“请问您是……”

江虹韵很不习惯这吵闹的地方,眼光扫视了黑乎乎的屋子,寻找着汪倩的影子。这时吧台里过来一位穿着白衬衣、打着领带的男青年很有礼貌地问:“您好,我是领班,请问您是江小姐吗?”

江虹韵别扭地点点头,领班彬彬有礼地鞠躬说:“您好,欢迎光临,汪小姐在里面包房等候,请跟我来,里边请。”

江虹韵跟在领班后面穿过宾客满棚的大厅,来到一扇软皮包装大门,门口的服务员打开大门后鞠躬道:“欢迎光临!”,江虹韵犹豫着向里张望。

只见里面长长的走廊暗红色的色彩充斥视觉,两侧一扇扇玻璃门上闪烁的霓虹,伴随着优雅的音乐有节奏的跳动着。第一次光顾这样场合的江虹韵觉得头晕眼花,非常压抑,说实话她很不喜欢这样的场所。

领班推开一间包房门,做出请的手势,江虹韵紧张地不敢进去。

“是韵儿吗?快进来。”里面传来汪倩的声音,接着一阵高跟鞋敲地砖的响声由远而近,出现了身着黑长裙的汪倩,她一把挽住江虹韵的胳膊亲切地说:“哎呀,我的大美人,终于把你盼来了,来来,快进来坐呀。”

江虹韵心有余悸地环顾整个屋子说:“你干嘛要到这地方来,这是我们军人来的地方吗?我不习惯。”

汪倩拍着江虹韵的军装说:“是军人,可我们脸上又没有贴上军人的标签,现在是下班以后的自由时间,你不穿军装谁会认为你这么漂亮的宝贝会是军人啊。”

江虹韵警惕地问:“就咱俩吗?还有谁呀,你可不能拉我下水啊。你知道的,我是军人再加上军属,你可不能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介绍给我,不然我立马走人,不给你面子。”

汪倩双手作揖笑着说:“好好,今天没别人,咱俩是闺蜜,我第一个让你见见我的未婚夫,就咱仨,怎么样?”

“你未婚夫?动作够快的呀,告诉我怎么认识的呀。”江虹韵坐下后仍然摇着头说:“这地方干嘛搞成这样,太压抑,我受不了,精神要崩溃的。”

汪倩递给她一杯饮料说:“慢慢会习惯的,毕竟这里是大上海,你也不能在部队呆一辈子吧。”

江虹韵着急地说:“哎,你别绕弯子,说说你这从天而降的未婚夫吧,你前几天说的把自己买了是什么意思,是买给他了对吗?那他一定是高干子弟喽。”

汪倩叹了口气说:“唉,你说的没错,他是北京总部高干子弟,原来也在部队,前几年转业下海了,现在上海搞房地产。他……离过婚,我是在一次聚会认识他的,我们谈的很投缘。他告诉我,上海发展机遇很大,要过来发展,希望我能够过来陪他创业,我想乘自己还年轻,赶紧把自己的未来都搞定,他就出面活动把我搞到上海来。”

江虹韵惊讶地说:“离过婚呐……那……你要嫁给一个二婚呀,他有孩子吗?”

汪倩耸耸肩说:“是二婚,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我现在正努力和小丫头搞好关系,嗨,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啊,一天一天过呗。”

江虹韵盯着汪倩说:“感觉你在拿自己的人生赌博,风险太大了,你可想好了啊。”

门外有人轻轻敲了一下,汪倩赶紧对江虹韵说:“他来了,你要给我面子啊。”说完声音飘忽地说:“哎,来啦……”边说边站起来理理头发,走向门口。

江虹韵看着汪倩,感慨她的变化。

服务员打开门后, 进来一位身穿藏青色西裤,白色短袖衬衣的高个男人,手里夹着一只皮包,迈着大步走进来,一看就是军人出身。

还未等汪倩介绍,他已经把目光完全投向了更加俊俏的江虹韵,优雅地伸出手说:“你好,战友,我叫冯建军,认识你很高兴,请坐。”

江虹韵没有和他握手,只是礼貌地欠起身子,旁边的汪倩有些不爽:“呦,见到美女都不用我介绍了。”

江虹韵有些尴尬,她听懂了汪倩话里的意思,忙打岔说:“你好,我现在也在军医大学工作,我爱人也是部队的,是海军,我们是战友。”

冯建军好像恍然大悟似的:“哦,我说嘛,咱们都是军人,你爱人在海军哪个部队,需要我帮忙尽管说。”

汪倩马上接过话题:“哎,还真需要你出手,韵儿的未婚夫在东海舰队舟山群岛驻守,你有本事把人家弄回来,人家可就等着结婚呐。”

冯建军自言自语地品味道:“韵儿,好名字,韵味十足。”

江虹韵赶紧打断他:“别听倩倩瞎叫,我叫江虹韵,叫我小江好啦。”

冯建军从沉浸中醒来:“呵呵,还是韵儿好听啊,不过我尊重你,就叫你小江,这韵儿应该是留给你爱人的专用称呼,这个我懂。”

江虹韵诡秘地一笑:“他……也不叫我韵儿,他另有叫法……”

汪倩有些吃醋:“呦,瞧你那幸福样一定是宝贝心肝、小猫咪什么的。”

冯建军矜持地微笑道:“没你想的那么俗,好比韵儿一样的高雅,才配得上。”

江虹韵见汪倩有些不高兴,忙打断道:“冯先生原来在哪个部队服役啊?”

冯建军笑着一摆手说:“嗨,你都说了咱们是战友,还叫我先生,我自己都觉得别扭,叫我小冯或者建军都行。”

说完冯建军看了看江虹韵的军装长舒一口气说:“哎……我从小就在部队长大,十六岁就被父亲送到他的老部队去当兵。七九年赶上了自卫反击战,那时我是军部干部处的副营职干事,战前我写血书要求去前线作战部队,被批准后到下面当了副营长。战役打响后我率领一个连穿插到敌后作战,被敌军包围了。连长牺牲了,我自己代理连长,顽强坚持到大部队到来。”

冯建军停止了说话,目光盯着前方一动不动,许久从包里拿出一盒烟点燃后低头猛吸一口,拿烟的手微微颤抖。汪倩一个劲地对冯建军使眼色,还对着江虹韵努嘴,可是冯建军没有理会,当他抬起头把烟一掐说:“不说战争了,太残酷了,所以我转业了……”这时他才发现江虹韵早已泪流满面,情绪颇为激动,这下他不知所措地望了望汪倩,起身对江虹韵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不是……伤害了你……”

汪倩把呆呆站在那里的冯建军拉到屋外,小声告诉他江虹韵参加南疆保卫战前前后后的经历,冯建军听后脸上露出敬佩的神情。

回到包房后冯建军默默地坐在江虹韵身边一言不发,汪倩想去安慰又不知该说什么好,递上自己的手帕,江虹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拒绝了,气氛有些沉闷。

江虹韵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抱歉地对冯建军说:“对不起,你的话又把我带回那惨烈的回忆中,这恐怕是我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我无法忘记这一切。”

冯建军真诚地说:“我没有想到像你这样外表文静的女孩也有这样悲壮的经历,我想……两位牺牲和受伤的战友他们都是好样的爷们,都是咱军人的后代和骄傲,有机会我想去看看那位伤残的兄弟。”

汪倩想把他们的话题转移到别处去,忙说:“哎哎,咱们喝点什么吧。”

江虹韵起身说:“对不起,我真的不喜欢这地方,我想走啦。”

冯建军点点头说:“好吧,今天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揭你伤疤。我看出来了,你是很传统的军中女孩,虽然来到了上海,但却依然保持着军人的纯朴,很难得。以后我保证再也不带你来这种地方,走吧,我们送你回去。”

汪倩欲言又止,跟在后面离开的包房。

夜晚的商业街灯光璀璨,车水马龙,江虹韵对送行的汪倩和冯建军说:“今天是我扫了你俩的兴,我很抱歉。冯建军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也没多大追求和理想,我很容易安逸满足,尤其是经历过生死考验后,能够有今天我真的很满足了,我祝你们幸福,早日完婚。”

说完转身就要走,冯建军一摆手:“等等,我有车,能不能送你回去,这样方便些。”

汪倩也认真地说:“是啊韵儿,以后去哪儿你做主行了吧。”

江虹韵“噗嗤”一下笑了:“好啦,谢谢你们,我没那么娇贵,我乘公交,也很方便的,我走啦,拜拜。”

望着远处的公交车,冯建军感慨地说:“不是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吗?为什么要让她这样柔弱的姑娘亲历生死考验呢?”

汪倩瞧着冯建军酸酸地说:“这参战的女兵还少吗?你们部队不也有吗?看来是我做错了一件事,不该把江虹韵这样气质独特的女孩介绍给你,你们俩有那么多共同语言和经历,反倒我是多余的了。”

冯建军笑着搂着汪倩的腰说:“你想多了,我不是那种移花接木的人,只是……她的确很特别。”

说完对汪倩说:“好了,我们换个轻松的频道,换个地方去喝咖啡。”

汪倩幸福地依偎在冯建军身边。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