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 惊!东宫太子竟是我男宠

    五月柚

    古代言情连载中3.5万

    简介:江湖第一高手琼水宫宫主凤清瑶,走火入魔之时,被貌美男宠下毒,使她内力紊乱,神功尽废。 又被武林四大门派与同门师兄围剿,置于绝境,跌落悬崖。 阴差阳错下,凤清瑶成了当朝东宫太子妃。 凤清瑶发誓,不将背叛她的男宠碎尸万段她便不姓凤! 新婚当日,凤清瑶才知穿着四爪龙袍的矜贵太子爷,竟是害了她没有半条命的男宠瑾奴! 无奈重伤未愈,杀不了瑾奴,凤清瑶只得暂时忍辱负重,尽太子妃之“责”,搅得东宫不得安宁。 待伤好后,统一江湖,夺回琼水宫,再将太子大卸八块,挫骨扬灰也不迟。 …… 太子容瑾为处理威胁朝堂的江湖宵小,卧底进琼水宫,竟成了琼水宫凤妖女的男宠。 忍辱负重半年,容瑾终于找到机会,将凤清瑶这个妖女逼入死地。 江湖再无凤妖女,容瑾功成身退后,娶了沈家女为太子妃。 太子妃虽病重却也貌美柔弱我见犹怜,与那琼水宫妖女天差地别。 新婚数月,容瑾觉得得此娇妻,夫复何求。 直到有一日,他亲眼见到他那娇媚柔弱的太子妃,一出手便是山崩地裂,江湖高手皆重伤倒地…… 才知杀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绝尘烟客

    古代言情连载中15.01万

    【男主工具人,女主独美,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伴树花开

    古代言情连载中9.33万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 病弱首辅的锦鲤妻

    临风诵书

    古代言情连载中7.98万

    一个是看人眼色生活,一直给嫡妹充当才艺替身的隐忍庶女;一个是失去母亲庇护,被父亲当做棋子送去替皇子做质子的病弱嫡子。 当这对替身男女在黑暗独行中结为连理,所有人都觉得会是一场早早散场的滑稽戏。但两人却否极泰来,负负得正,在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势不可挡。 这世上的恰如其分莫过于你有病,我有药;你缺甜,我属糖。 多年以后,人人称羡的姜融吃着爱心牌羹汤,笑问眼前人:“他们都说,首辅娘子诸事皆宜,我该如何谢你?” 清冷持重的首辅大人星眸璀璨:“要不,娘子陪我去拜拜送子观音?”

  • 满朝文武都等我瓜吃

    淘气的丸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27.11万

    简介:沈云瑶穿越了,成了北昭的三岁半小公主。 好消息:父亲——北昭暴君永兴帝把沈云瑶宠上了天。 坏消息:满朝文武对沈云瑶虎视眈眈,都想杀她而后快! 好消息:沈云瑶作为原书女主长公主——沈闻溪的炮灰对照组,一事无成,除了吃就是睡,成功让女主对她这个废柴放弃了打压的兴趣。 坏消息:除了原书女主,现在整个皇宫都想弄死沈云瑶! 好消息:沈云瑶有一个神奇的攻略系统,叫——【吃瓜小棉袄系统】,它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什么狗血的的个人隐私它都知道,并且它还不要脸,整天想着攻略宿主,动不动就给宿主送小礼物…… 坏消息:沈云瑶的心声所有人都能听见……除了她自己不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声音的传播范围和正常人说话的传播范围相同。

  • 另谋高嫁:表姑娘休想退婚

    十三嫣

    古代言情连载中41.2万

    宋悦意与谢璟令定下了婚约。 准备嫁娶之前,被谢家老夫人接过去侍疾。 她明知谢家人想利用她的身份和人脉有所作为,她亦装作不知,兢兢业业为他们办好每一件事,为谢璟令铺就青云路——只因她认定了这桩婚事,便会一心一意。 人家却对她冷若冰霜,“离我远点!” 她以为他性情向来如此。最后才知,人家只是对她才冷若冰霜,他有爱若眼珠子的青梅竹马,“阿盈,今生今世,我只承认你是我的妻子。这辈子,我绝不负你。” 他和他的阿盈还暗地育有一子,并且不知何时就已对她下毒,令她不能生育,随后让她因愧疚将他们的三岁小儿过继到名下,成为她的嫡子。 在她死后,他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娶青梅,让父兄因她的缘故继续帮扶他,还让他们的儿子日后能在宋家登堂入室…… ** 如此经历,只当噩梦一场,梦醒时却正处于险境,性命堪忧之际。 以为她一个离家千里之外的弱女子,孤立无援之下,就能任人宰割了去? 在未吸干她最后一滴血之前,他们左右都不愿退婚。 那就莫怪她要以进为退,抛却端庄贤良,不走寻常路,让那些烂人无路可走。

  •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一颗杏黄

    古代言情连载中5.33万

    长嬴人生格言是:一个不想称帝的皇后不是好太后。 人人皆知定远将军的嫡长女是个扶不起的病秧子,一天三顿饭五顿药,连隶京的顶级金牌媒婆也要望而生畏。 别人以为她入宫是阴差阳错,只有她自己清楚一切结果的背后都是她精心策划。 她从没想过做个好人。 凭什么非要被人用刀指上绝路才开始反击? 她明明完全有主动发出攻击的权利。 凭什么要求她不犯我我不犯人? 既然蹚进这潭权力漩涡的浑水,那就谁,都,别,想,逃。 * 越慈很心累。 为牵制强势的皇太后和权臣,他苦心暗示定远将军送个女儿进宫,君臣共赢。 结果来的只有那个病名远播的病秧子,他一度怀疑定远将军在耍他玩。 暴君真的很想把定远将军乱棍打死,但他必须忍; 他也很想把病秧子找个茬打入冷宫,但他也必须忍。 …… 后来他发现,他老是不自觉往雪阳宫里跑,就连他养的鹦鹉都会叫那病秧子的小字。 * 暴君×腹黑病秧子 排雷:非双洁,男女主不是非黑即白,偶尔善,主夺权。

  • 炮灰反杀记

    小小小头

    古代言情连载中8173

    她堂堂白家大小姐,吃东西噎死后穿越为了王府庶女。 都认为她是草包是人人可以拿捏的小点心小点心。 邪魅一笑,锋芒初露, 让那些挑衅看不起的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只要敢惹到她,管你是嫡母还是亲妹还是皇子,皇妃,招惹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 为婢

    三只鳄梨

    古代言情连载中15.1万

    (一心向上的落魄孤女vs强取豪夺的假傀儡王爷、逢场作戏,互为囚牢) 苏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自请卖身入府为婢。 蒲柳之姿,放在王府后宅中的一众莺莺燕燕里头,连水花儿都溅不起来。 表面看,她谦逊温顺,暗地里却卯足了心劲儿的要接近这位临王殿下。 起初谁也没在意,可至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她早已成了府中最得怜爱的“苏娘子”。 众人才知她存了攀龙附凤的心思。 她倒是没有张口委屈,闭口解释的,反而是关起门来仔细养好身子,日日都在谋划着如何还能更进一步。 **** 临王风流,这是大宣朝人人皆知的事情。 成亲七载,红颜知己数不胜数。 他初见苏在之时,本以为只是个性情纤柔温顺的小小奴婢,宠着就好。 日夜相处后,才发现自己于不经意间早已情根深种。 谁料世事无常,待其身世一朝得雪,那个曾经对他巧笑嫣然的女子,早已是人去楼空,连封书信也不曾留。 他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不知为何,这一夜却辗转难眠,尝透了被人抛弃的滋味……

  • 踹掉渣男后,我在后宅杀疯了

    作家3RD4Ml

    古代言情连载中44.04万

    上一世,孟芷芫安安分分做好陈府主母,一辈子为了陈家考虑,却落得夫君与阿姐双双背叛。 最后她和腹中的孩儿一起被活活烧死。 重来一世,孟芷芫发誓让渣男渣女血债血偿。 这次,她再也不想进陈家那个炼狱。 新婚当日,她脚踹渣男,设计让阿姐嫁入陈家。 不料,白衣青衫的男子却将她抵在门上。 “你看我们各救对方一次,若能以身相许,那便是天定的缘分!”

  • 金台锁娇

    序临

    古代言情连载中4.97万

    【双洁独宠,白切黑年下绿茶小暴君为爱上位】 江轻也这几日常做一个梦,梦中人总是蒙着她的眼,灼热的呼吸洒在她耳边,连声求她疼他。 潋滟春光被红绸尽数遮掩,她连他的脸都没看清。 姑娘有些苦恼,就算守活寡,也不至于做这种梦吧。 长公主嫁人,新婚夜,丈夫却连夜领兵出征,三年未归。 江轻也为他守了三年活寡,替他操持府中一应事宜。 从没想到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自己从边疆带回的孤女抬为平妻。 他说她父兄为他而死,孤苦无依,说他只是给她一个身份。 她以为自己永远是被厌恶的那一个,直到那一日,红绸被打落,少年帝王将她困于方寸之地。 “我本就是你的好情郎,是与你纠缠,你口中的真夫君,你为何总是不肯回头看我一眼?” “是我妄求,是我贪念,又如何?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良缘。” 她两眼一黑,假死逃脱,只是再一睁眼,漆黑的屋子里,燃着昏沉的灯。 这才知道,那在深宫中的金台为谁而建。 - 萧鹤微有一心上人,藏于心间。 直到有一日,一场风波... 阴暗心思便如参天大树滋长,再也无法遮掩。 她就是他的镜中花水中月,不能碰,也不敢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序临

    古代言情连载中37.58万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 踹了渣夫后,王爷抱我大腿求下嫁

    琴律

    古代言情连载中79.48万

    叶轻悠为出征的丈夫守了四年活寡,尽心尽力经营小家。 可他凯旋归来娶新妇,还逼她自降为妾? 她誓不做妾,坚决和离。 “我堂堂三品将军配不得你个小庶女?让你做妾是抬举了!” “你们叶家欠我的,让你死,你也得受着!”男人道。 叶轻悠人单力薄,娘家不肯为其撑腰,她只能狐假虎威,借大梁最霸道的阎罗名头求自保。 本以为那只猛虎不屑理睬她的小心机。 谁知和离契书盖了印,他就把她接走了。 “利用完本王就想跑?你总得付点报酬。”洛宁王道。 “我有药铺三家、茶铺三家、盐米油粮都有路子,殿下您想要多少?”她说。 他判若两人,提出要求,“本王要你做媳妇儿,二婚的王妃当不当?” ……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十年前,暗巷里,偷她药吃的人是他。

  • 娘娘又茶又媚,宅斗躺赢上位

    随许

    古代言情连载中22.62万

    娇媚绝色的侯府大小姐岳秾华,突然变成话本里早死的恶毒假千金? 争宠?争个屁! 大小姐不干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却后悔了。 怼竹马:【你选真千金,我嫁人你哭什么?】 嘲兄长:【新妹妹好新妹妹妙,新妹妹抢你机缘吸你骨血上位,开心吗?】 就在她封心锁爱,准备避开这群倒霉催的主角时—— 【警告!受反派磁场影响,暂时无法吸取岳秾华气运!】 岳秾华大惊:她以为自己是反角所以活该惨死,结果真相是她也被穿越女吸了气运? 抬眸看向身边被系统称会在未来谋朝篡位,此刻却还是小白脸的纨绔夫君。 大小姐压下心头怒火,第一次主动依进他怀中,声甜似蜜:“夫君,抱~” 看着突然热情黏人的小妻子,萧厌挑挑眉,反扣住少女细软皓腕,单手将她禁锢在怀中,锋利桀骜的眉眼要笑不笑: “乖,别撒娇,就算你这样,我也绝不会放手让你离开的。” “哭也不行。” - 萧厌知道他的小妻子心底有别人,还总是异想天开要离开他。 可费尽心思才吃到嘴里的兔子,又岂能再让它跑了? 她是他的了,谁都别想抢。 本文又名: #惊!我的纨绔夫君竟是隐藏BOSS# #疯批反派盯上逃不掉#

  • 重生后高嫁:嫡女的躺赢日常

    花隐掖

    古代言情连载中20.26万

    何书兰重生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同父异母的嫡妹也重生了。 上一世何书珍抢了她的婚事,嫁给郡王,而她则被嫡母刻意毁掉名声,嫁给京城正七品小官。 让众人唏嘘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何书兰嫁的小官成了吏部尚书,掌管官员升迁,人人上门送礼物。 而嫡妹何书珍,用尽手段也没有抢到郡王贵妾手中的掌家权,反而遭到贵妾的诬陷,被郡王关在后院,抑郁而终。 何书兰确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再次睁开眼,回到过去。 何书珍找到嫡母,把抢到手的婚事还给何书兰,让何书兰当郡王妃,这让众人不明白,每天嚷着要当郡王妃的何书珍,为什么要下嫁给正七品的小官。 只有何书兰了然的笑了笑,等何书珍嫁过去就会知道,柳辰之所以能成为吏部官员,是因为她救了太子太师的孙子,为表达谢意,太子太师向皇上举荐柳辰进吏部,没有她,柳辰什么都不是。 而这一世,何书兰成为郡王妃,依然过的风光无限

  • 暴君请接招:臣妾要黑化

    莉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27.86万

    前世,为了听从渣男的诡计,她花了近两年时间才让太子爷爱上她,与渣男里应外合,夺了太子的兵权,在太子爷爱她入骨时,她却亲手结束了他的命。 太子死后,她变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弑君妖女。 在死牢中,她得知了一切真相,原来她不是孤儿,是镇国府的双生姐妹?嫡姐枉死?渣男为了堵住悠悠之口,血洗姜府,亲手喂了她毒药。 她的一生以及姜府都是十年前渣男就布下的棋子。 重活一世,她一定不再重蹈覆辙,对渣男断情断爱,她一定让渣男血!债!血!偿! 当渣男发觉,昔日满眼皆是他的女人,如今却与他渐行渐远,更是站在他的敌对,与其算计他。渣男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当他恍然醒悟时,火葬场,跪求回她重新回来他的身边时,哪知那女人早已对他恨之入骨了…… ~~~~~ 某女因为上辈子害死了太子爷,只要一见到自家太子爷!她就感到心虚、愧疚。 于是,她逃了。 太子爷得知,连夜把人擒回, “再敢逃,本殿打断你的腿。” 没办法,惜腿,她怂了。

  • 被读心病弱太子带我和系统杀疯了

    软糖十七

    古代言情连载中36.99万

    【穿书+读心术+系统+宅斗宫斗】 《谋君》一书里的太子谢熙温文尔雅,为人正直堪称明君,被无数读者奉为“白月光”,最终却惨死在疯批四皇子的剑下,四皇子谋反成功。 结局一出,陆小小被气得心梗,一睁眼她就穿成了同人文里的太子侍妾,还是宫里派来的眼线,开局即死。 为了保命,她被迫绑定系统,一边吃瓜,一边兢兢业业的在太子谢熙顺利登基的路上添砖加瓦—— 【原来,淮君公子于四皇子而言,竟是这么有用?那我必须得斩断他们二人之间的孽缘!】 【四皇子果真虚伪,嘴上说着敬重兄长,背地里就派了杀手过来刺杀谢熙!那我得护着殿下!】 【糟糕!殿下的外祖父家即将被陷害流放,我该怎么提醒他呢?】 谢熙:“……”不用你来,我亲自动手! 太子阵营里的众人:“!”连夜出谋划策。 谢熙默不吭声的带着众人设局反杀,铲除所有有异心的人,一步步的坐稳了太子之位。 陆小小:? 有点不对劲。 她的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 太子顺利登基那日,陆小小挥了挥手:“再见了,亲爱的夫君,我要去远航!” 结果,还没能逃出宫门,陆小小就被某人捉回来了。 谢熙:“你逃不了了,我的皇后。”

  • 外室娇软,作成奸臣白月光

    画扇妖妖

    古代言情连载中26.76万

    林墨婉做了沈家二爷三年外室。 世人皆说,能有几分像沈二爷早逝的红颜是她的福气。 世人还说,沈二爷清冷禁欲又正直,她身娇体弱,一步三喘,无依无靠,养她也全当是做善事。 只有林墨婉嗤笑:“此世间没有不喜腥的猫,也没有不近女色的男人。” 林墨婉的母亲和她那穷书生父亲一见钟情,拿着卖艺的钱供养她父亲读书。 金榜题名那日,父亲转头娶了当朝郡主,又和她母亲纠缠不清,原配变外室。 直到他位及丞相,她的母亲被人拖进了暗巷,连带着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弟弟一起,永远没有再出来的可能。 半生蹉跎…… 当她借北定侯的势,终于以养女的身份拥有了踏入丞相府的资格。 丞相府大公子突然横死街头,年幼的二公子失足落水自此成痴…… 这才是他们噩梦的开始…… 她原以为,那日母亲遇害,救走她的人是广宁王。 后来,广宁王说要娶她。 记忆中少年模糊的脸却逐渐清晰,原来,并没有什么红颜…… 那曾经说过永远不会娶她的沈二爷,红着眼低语:“你要是敢答应他,爷就血洗广宁王府!” 「情绪稳定的疯批,腹黑阴狠娇美人X口嫌体正直,心狠手辣两面三刀矜贵奸臣」

  • 心机毒妃一回眸,疯批亲王折了腰

    小醉竹

    古代言情连载中14.95万

    神医桑甜儿一朝背负叛国罪名,险些命丧黄泉。 小娘为了自己女儿能够当上太子妃,无所不用其极, 害得桑甜儿母亲失踪,弟弟惨死。 父亲更是不顾她的死活,毅然决然与其断绝关系,亲手将她送上“断头台。” 为有萧黎国三皇子萧易寒,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带兵进京屠戮百人,只为能替桑甜儿洗脱冤屈。 后来,皇帝震怒,收了三皇子兵权,下入诏狱,受尽刑法,最终沦为他国质子。 五年后,桑甜儿化名桑凌音归来,首要任务便是救回沦落他国的恩人—萧易寒,帮他成就救国大任,另一方面,有皇室撑腰,那她复仇洗冤之路,便有了捷径。 三皇子,你为我舍生取义,我为你杀进宿敌。 桑凌音一朝携三皇子归来,便闹得满朝风雨,皇宫内外惴惴不安。 …… 甜甜小戏台 深情款款时: 萧易寒:桑甜儿,沧海桑田我来娶你。 桑凌音:萧易寒,千山暮雪我只嫁你。 日常斗嘴时: 桑凌音被皇上罚跪,萧易寒悠哉悠哉而来。 桑凌音自觉难堪,故意低头,全当没看见。 萧易寒一脸小得意,故意晃到桑凌音身边说: “别担心,我是来落井下石的。” 女主也不恼:“不担心,井口早就被你堵满了。”

  • 另谋高嫁!侯门主母重生被撩疯了

    璟绣

    古代言情连载中19.86万

    【古言宅斗+重生虐渣打脸+皇叔追妻】 上一世,崔令宜临死才知道继子是给别人养的。 正妻的位置,是替夫君的心上人挡刀的。 曾经跪在她面前痛哭有隐疾的丈夫,原是心有所属。 生怕她知晓了闹腾,才扯的这弥天大谎。 可笑她为了替丈夫隐瞒,将无所出的罪名往身上揽。 她本想就这么相敬如宾一辈子的。 不曾想,熬到继子中了科举,她得到的竟是一纸休书。 重活一世,她不干了。 以万贯嫁妆换一道和离的圣旨。 京城众人哗然。 最受宠的小皇叔迫不及待的带着聘礼自请入赘,就怕晚了,媳妇儿跑了。 没想到,侯府离了她,一落千丈。 前夫、渣儿跪求她回去。 小皇叔急哄哄的撵人出门:“下跪可以,抢我媳妇,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