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全家读我心后杀疯了,我喝奶吃瓜

    五小姐1

    古代言情已完结53.01万

    【读心术、奶包、团宠、吃瓜】 睡一觉起来发现自己被牛头马面带到了地府,死得不明不白,问其原因,老阎王回答得支支吾吾,只说允她带着记忆重新投胎为人,并赠与她金手指。 纪婳没想到金手指是真的金手指,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不是投胎而是穿书。穿成古早言情小说中同姓纪的侯府。出生当日就被恶奴抱走与人调了包。两岁时被弃之门外活活冻死。妥妥的小炮灰。不止如此,纪府满门上下忠君忠国皆是合格的炮灰,死无全尸。 【爹啊,你忠君报国,主动上交兵权,最后还是落得满门抄斩,身首异处的下场。】 【娘,爹爹心中那念了二十多年的白月光就是你啊,你与自己置了二十多年的气。】 【大哥哥,你才高八斗,满腔抱负,却被人陷害至双腿残废,最后在抄家的路上被人大卸八块。】 【二哥哥,你被人陷害调戏公主,入狱数年,最后被人乱棍打死于狱中。】 【就连我也只活到了两岁。】 听到自家女儿(小妹)心声的一家人气得纷纷亮出宝剑,势要将暗中贼人五马分尸。 直到三皇子暴露,书中女主也没有出现。 纪婳:穿错书了??

  • 另谋高嫁:表姑娘休想退婚

    十三嫣

    古代言情连载中54.27万

    宋悦意与谢璟令定下了婚约。 准备嫁娶之前,被谢家老夫人接过去侍疾。 她明知谢家人想利用她的身份和人脉有所作为,她亦装作不知,兢兢业业为他们办好每一件事,为谢璟令铺就青云路——只因她认定了这桩婚事,便会一心一意。 人家却对她冷若冰霜,“离我远点!” 她以为他性情向来如此。最后才知,人家只是对她才冷若冰霜,他有爱若眼珠子的青梅竹马,“阿盈,今生今世,我只承认你是我的妻子。这辈子,我绝不负你。” 他和他的阿盈还暗地育有一子,并且不知何时就已对她下毒,令她不能生育,随后让她因愧疚将他们的三岁小儿过继到名下,成为她的嫡子。 在她死后,他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娶青梅,让父兄因她的缘故继续帮扶他,还让他们的儿子日后能在宋家登堂入室…… ** 如此经历,只当噩梦一场,梦醒时却正处于险境,性命堪忧之际。 以为她一个离家千里之外的弱女子,孤立无援之下,就能任人宰割了去? 在未吸干她最后一滴血之前,他们左右都不愿退婚。 那就莫怪她要以进为退,抛却端庄贤良,不走寻常路,让那些烂人无路可走。

  • 全家偷听我心声,流放路上赢麻了

    梵茀

    古代言情已完结66.12万

    【读心术+吃瓜+军医+逃荒流放+空间+福宝团宠】 特工军医苏米穿书了, 穿成了吃奶的小女娃,面临地狱式开局。 苏家一门九将,全部战死沙场  雁城破,百姓亡。 皇帝震怒!苏家通敌叛国,九族流放! 【奶奶被狼啃啃】 【废柴爹爹被人煮成肉粥粥】 【三哥哥被人砍成人棍棍】 苏米伸出小胖手,拼命抓挠头上的小黄毛,恨不得抓秃了。 书中的大反派——小女娃大哥苏镇北身中九枚镇魂钉,功夫尽失,全身瘫痪,在流放路上眼睁睁看着娘和妻子在他面前受辱,一家惨死。 为了保住小妹,他一度被卖进男风馆,受尽折辱,彻底黑化。 书中最后的结局:男主大获全胜,大反派大哥五马分尸。作为大反派的亲妹妹,她被处于极刑——凌迟。 【呜呜,娘亲快走,坏银抄家,你死惨惨。大哥死惨惨,我死惨惨。】 苏米急地小身子不停在美人娘亲怀里乱扭。 全家偷听她心声后, 大哥成了首辅 三哥成了首富 她? 那个书中最擅长PUA的男主养成系小皇帝,竟然成了她的小跟班。 别人流放风餐露宿哭叽叽, 他们全家只要跟着妹妹混,吃喝不用问, 流放路上赢麻了!

  • 团宠乖乖:全家上下都能听我心声

    橘喵猫

    古代言情已完结74.53万

    将军府一窝小子,终于生了个女娃娃。 林老爹喜滋滋抱着怀里软乎乎的林宝儿。 【爹爹战无不胜,刚正不阿,长的也好看。】 林老爹还没从小女儿的夸奖中出来就听到。 【可惜,最后却落了个通敌卖国,五马分尸的下场。】 【娘亲温柔似水,贤良淑德,却被人诬陷不贞,最后一病不起,抑郁而终。】 【大哥俊朗有才,本该前途似锦,却被迫娶了奸细丞相之女,最后落了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二哥生性单纯,却被奸诈小人利用,成了奸人成名的靶子,落得万箭穿心下场。】 【三哥是经商天才,七岁就有了产业,赚得盆满钵满,可以最后却成了街头乞丐,下落不明。】 【我全家满门忠烈,最后却满门惨死,就连她也幼年早夭,被冻死在冰湖里。】 林家上下:“竟然有人敢害我家宝贝疙瘩,定将这贼人五马分尸!” 最后,林宝儿看着全家人和睦安康,大哥成了丞相,二哥成了将军,三哥掌握全国经济,一家的小团宠终于心安了。

  • 反派们听到我心声后,全不淡定了

    冬月间

    古代言情已完结73.9万

    颜沐安穿进了男频爽文里,作为炮灰男配的炮灰辅助,她前一刻提刀叫嚣砍皇帝,后一刻被捆着让人驱魔降妖! 自己作死就算了,名义上的丈夫同样整天琢磨怎么拉光环加持的男主下马,主打一个合格的反派人设! 可惜功败垂成,夫妻双双成为男主征伐天下的踏脚石,可悲可叹! 剧情对她这么不友好,颜沐安表示就这样吧,躺平、摆烂、爱咋咋地! 宴席上,面对讥讽她充耳不闻,打开吃瓜系统努力吃瓜,“呀,刚才讥讽我的刘夫人给刘将军戴绿帽,对方还是她表哥,咦~” 讥讽她的刘夫人抖如糠筛,乱说,她造谣! 国宴上,面对他国使臣挑衅,她继续吃瓜,“呀,对面的皇子是个冒牌货,真皇子此刻岌岌可危?” 皇帝眼冒精光,真皇子在哪里,救,必须救! 面对寡王丈夫越来越热烈的眼神,颜沐安横眉冷对,英年早逝的货,还敢肖想她! 然,听了她心声的寡王拿着让人心动的好处,笑的如沐春风,道: “王妃,有他国来使态度蛮横,想请你出面怼一下。” “王妃,灾情刻不容缓,大人们挺着富贵肚哭穷,想请你出面拿捏。” “王妃,本王还没子嗣,想请你...” “滚!!!” 颜沐安超凶,说好的寡王人设呢?

  • 我在十八世纪当神仙

    青竹lin

    古代言情连载中74.44万

    夏青黛收到了一个逼真的古堡模型。 模型里面住着一群小人,漫天飞雪下,有小人要烧死一个更小的小小人。 夏青黛手一伸,从火海中把小小人提了出来…… 十八世纪冬,雪灾肆虐。 欧文新继承了家族的古堡,正难得地吃一口饱饭,却被一群嚷嚷着要烧死女巫的人惊扰,哪有什么女巫! 他还没来得及呵斥,便震惊地看到一只从天而降的手! ——种田文,将古今双穿进行到底。

  • 快穿多胎,娇娇狂撩绝嗣反派

    吹梦先生

    古代言情连载中60.28万

    【快穿+生子+非双洁+微宫斗+攻略+无固定CP】 林淳欢作为快穿局王牌攻略者,还差最后一次轮回就能攒够积分,回到现实世界。 但这最后一个……竟然是生子系统! 需要在各个位面完成生子任务,确保反派不会黑化,导致位面崩溃。 世界一:不能人道绝嗣皇帝*娇软江南商户女 世界二:中年性冷淡皇帝*备受折磨将军少夫人 世界三:极端恐女太子*侯府哑巴庶女 世界四:清冷佛子*艳绝天下花魁 世界五:威武草原霸主*亡国祸水小妖妃 世界六:暴虐军阀*魔都娇俏大小姐 …… PS:女主绝美清醒,不会动心,虐男不虐女

  • 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西西东东

    古代言情已完结73.67万

    上辈子,温凝被囚在裴宥身边,做了他的笼中鸟,掌中雀, 每天不是在计划逃跑就是正在逃跑的路上, 最终被他折断双翼,郁郁而终。 重活一世,温凝决定藏好身份,掩住性情。 尖酸刻薄,目光短浅,愚不自知…… 关键还爱他爱得不得了。 总而言之,他怎么讨厌她就怎么来。 果然,这辈子的裴宥对她厌恶至极,退避三舍, 看到她都恨不得洗洗眼睛。 温凝身心舒畅,终于可以安心地择一门夫婿。 温凝定亲的消息传遍全城那一日,与裴宥不期而遇。 温凝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演好最后一出戏,抱着裴宥的大腿声泪俱下: “哇,大人,小女不想嫁,嘤嘤,大人,小女对您的真心苍天可鉴日月可表,呜呜呜,大人,小女此生痴心不改非君不嫁!” 在温凝的剧本里,此刻裴宥该是无情拔腿,决然离去,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她。 却不想他岿然不动,在她都要演不下去的时候徐徐弯腰,温热的指尖擦掉她眼角未掉的泪,从眼神到声音,都透着一改往日清冷的蛊魅:“既是如此,那便嫁我,如何?” 温凝:“……………………???”

  •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成珍珍

    古代言情已完结86.39万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 这个皇后不太卷

    白柠柚

    古代言情已完结60.57万

    【病娇暴君 VS 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 有108宝的暴君男主要以身相许

    侧耳听风

    古代言情已完结54.45万

    因为给一本男频种马文写了一篇差评小作文,妇产科圣手池保保一觉醒来穿进了这本文里,成了最终被疯批暴君五马分尸的小反派!   男主丰越天是个傀儡帝王,受太后、阁老、镇国将军等掣肘,看似举步维艰实则暗中经营心机深沉狠辣无情。   一路披荆斩棘开各种外挂金手指,收美女练神功,收复六国生了108宝。   所有反派皆是他的磨刀石,全部成了他脚底的渣渣!   主角必定势不可挡,池保保决定奋力洗白协助暴君成就千秋霸业,再凭借自己一手妇产医学知识为他庞大的后宫服务,把那108胎伺候的妥妥的。   望暴君能看在她忠心耿耿呕心沥血的份儿上,最终能让她安享晚年!   ——   原书暴君的后宫中许多媳妇儿没有姓名,被作者以XX女命名。   珍珠女:池保保无心的爬进了一个巨蚌,稀里糊涂的成了珍珠女被走火入魔的暴君酱酱酿酿,暴君神功大增。   圣果女:池保保误吞圣果再次被走火入魔的暴君酱酱酿酿,暴君神功大增。   白狼女:……暴君神功大增。   花豹女:……神功大增。   池保保爬着逃走,“不行了,一滴都没有了……”   疯批暴君强行拖回,“保保,你若跑了朕那108胎谁给生?”      (双洁双强+腹黑纯情暴君+扮猪吃虎小阁老)   

  •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肆月桃

    古代言情已完结66.67万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 重生后我成了小侯爷的白月光

    别枝鹤

    古代言情已完结52.79万

    一朝重生,元妙仪从乾朝的公主变成了大燕荣安候府的二姑娘。睁开眼面对的就是亲娘早逝,亲爹等着把外面的红颜知己扶正的局面。 好在还有一母同胞的兄长和足够强势的舅家可以倚仗。于是斗了一辈子,卷了一辈子的元妙仪这一世只想躺平。 曾经她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只有家世比她低些,她好拿捏,省去后宅争斗,方便她舒舒服服地过完这辈子。如果能相貌出众,那便更好不过了。 元妙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大燕这个最年少的战神,最顶尖的权贵有所交集。 新婚之夜,她看着眼前之人,回想起当初自己对夫婿的要求,倒似乎只有相貌出众这个要求成功达到了。 元令珩将萧云樾视为挚友,曾向人夸赞他襟怀坦荡,怀赤子之心,唯独有些担心视若明珠的妹妹对友人起了倾慕之心后受到伤害。 萧云樾自诩自己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半生都光明磊落,从无有愧于人。 唯有倾慕挚友妹妹一事……面对元令珩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他说:“其实我早就对你妹妹一见钟情了。”

  • 新婚即流放,我靠商城娇养战神

    秋夜暗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91.89万

    第十次重生后,步瑶毅然走上第一世的替嫁之路,嫁给了年轻战神高伯懿。 世人艳羡她夫君圣眷正隆,她却深知一顶通敌叛国的罪名即将扣下。 新婚三天后,抄家流放的圣旨如期而至。 流放前: 高伯懿:既成了我的妻,我自当护着她,予她一世安稳。 步瑶:卖卖卖卖卖!卖得的钱交给我,这世上,还有什么比钱更靠谱的? 流放后: 高伯懿:你正当韶华,不必跟着我吃苦受辱,还是一别两宽的好。 步瑶:买买买买买!相公,少说点废话,快告诉我你要吃什么!看看你都瘦成竹竿了! …… 原以为是大难临头,却不想竟柳暗花明。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

    糯棠

    古代言情连载中64.69万

    小时候,小茶音学着刚养的小猫,给为她打架景庆哥哥舔着伤口。 半大的小男孩看着怀里小猫似的小娇包,耳尖悄悄地红了,却不想被小妹妹抓了包,气鼓鼓地叉了腰质问他是不是嫌弃她的口水。 小男孩欲言又止地说着不是。 —— 许多年后,茶音让景庆哥哥帮她给耳后华冠磨破的伤口抹药。 刚刚翻墙而来的少年接过药膏,随手往旁边一撂,深笑邪肆地应着好,来到了娇软小人儿的身后,凑到她颈间轻舔细伤,顺便偷嗅了她的甜糯女儿香。 小人儿粉腮顿娇红,奶凶凶地推开使坏的少年。 还不等小人儿哼唧,少年噙着坏笑,很是理直气壮,“音音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嫌弃我的口水?” 小人儿想起了她小时候做过的蠢事,桃靥愈娇红,羞恼地把坏少年直往外推,却被他趁机一拽,娇软入怀。 【书友群号:792565837】群内活动多多,时有惊喜掉落,欢迎来交流~

  • 农家福妻种田忙

    大鹅用铁锅炖

    古代言情连载中65.39万

    胎穿古代,全家团宠,拥有现代知识的她是选择偏居一隅,还是造福于民; 天灾人祸,被迫迁移到荒芜塞外,是放弃过去的梦想选择安稳度日,还是重头再来; 无金手指,无锦鲤附体的女主,在古代努力生活并奋斗,顺便和年下小奶狗弟弟谈个甜甜的恋爱。 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 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伟人之肩,藐视卑微的懦夫。 愿每个女性无论在各种境遇都活出自我,勇于拓宽生命的宽度,演绎独属于自己的风采。

  • 贵妃她娇又媚,疯批暴君拿命宠

    七叶槿

    古代言情连载中67.2万

    新婚夜,真假千金身份曝光,嫁到辰王府的是戚国公府养了十六年的假千金,找回来的真千金竟然是辰王心心念念了多年的白月光。 假千金一夜之间成了弃妇,全京城都在等着她什么时候被休。 一年后,真千金心疾复发。 假千金被曾经的家人和夫君逼迫换心救命,走投无路,假千金剖出心脏,转身跳下十丈高台。 三年后,京城来了位和亲的青槡郡主。 跟死去的假千金长着一张七分像的脸。 一进宫便成了暴君的心尖宠。 她趾高气扬的踩过真千金的手指,金钗点在真千金的胸口, “听说这颗心不是你的,我把它挖出来,如何?”

  • 喝口盆盆奶压压惊,全家等我去救

    霜浓花瘦

    古代言情已完结77.5万

    【全家读心术+团宠+幼崽萌宝】   偷看族长爽文小说的啾啾意外穿书成了文阳候府侯府的小小姐,一睁眼发现全家竟然全是炮灰!   稳住不慌,啾啾小锦鲤在此,厄运通通退散!   爹娘离心?不存在的,有啾啾在一定要大团圆!   兄长们惨死?不可能!有啾啾在全都要活得好好的!   踩着啾啾全家上位的男女主?   不好意思,这次她一定要赢!   ……   穿书的啾啾摇头晃脑像个呆呆的胖头锦鲤。   一路守护自己的家人,顺便打压打压踩着他们全家上位的坏人。   闲来无事再救个未来神医,捡个未来战神,顺手收几个非富即贵的小弟。   直到有一天,啾啾的小跟班们为了啾啾的归属权打起来了。   神医姐姐:“爷爷说,我以后要跟着啾啾的。”   未来首富:“我有钱,锦鲤池子,金的。”   福宁公主:“我有权,男宠,玉树临风!”   孤僻的少年将军单膝下跪:“我愿奉啾啾为主,终身追随!”   众人:“……”   啾啾美滋滋上前,正准备小手一挥全收了,突然觉得后颈皮一紧……   四个哥哥阴沉着脸:“啾啾,我们家的!”   小锦鲤一摊手,都说别宠我了,他们就宠我!就宠我!

  • 嫡长女她又飒又有钱

    少年顾

    古代言情已完结85.47万

    顾轻书前世背负太多,这一世只想做个咸鱼。 奈何穿成了个小可怜,父亲被害入狱,母亲重病垂危,弟弟右手被废前途尽毁。 连她定好的婚约,也从前途光明的小公爷,变成了侯府内庶出的傻儿子。仅凭着一纸婚约,在侯府内苟活。 为了生活,顾轻书挽起头发换上男装,一心搞钱。 赌坊圣手是她,盛京第一代笔是她,无情奸商也是她。 世人都欺顾家弱小,肆意踩踏侮辱。世家贵族以身份为界,将她视若小丑百般耍弄。 她便赚尽天下钱,以一己之力,将整个盛京搅得天翻地覆,令世人皆抬头仰视她。 唯独她那未婚夫不太对劲,说好的退婚他却反悔了。 明明是盛京城内一绝,俊颜无双,战功赫赫。 却只看她,宠她,疼她,甚至还想投喂她。 开始时皆以为他对她有所图谋,后来才发现他最大的图谋,便是她。 世人都道她有千万般不好,唯在他眼中,她哪里皆是好。好到他只想将她珍藏,彻底的占为己有。

  • 宠妃无度:娘娘又引权臣为她折腰

    举墨

    古代言情连载中93.38万

    棠阮本是家族庶出女,爹不疼,娘不爱,徒有一张倾国倾城脸。 被太后姑母赐婚给年轻君主,位列贵妃。 侍寝前,温泉水滑洗凝脂,她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抱住。 帝王之宠,竟如此放浪形骸么? 转头看到男人的脸,棠阮惊得几欲瘫软…… …… 承宠之夜,帷幔未开。 棠阮眼睁睁看着裴枭拜见帝王,又惹怒君主,三言两语,就让她失宠了。 她本暗自庆幸,未被发现失身之事。 不料皇帝一走,摄政王转头就来扯她的衣衫。 …… 人人都道当今摄政王裴枭,是杀伐冷情的战神,无悲无喜,心思深沉,就连当今陛下也要忌惮几分。 可当皇帝的贵妃棠阮一朝落入他怀,裴枭变了。 美人计? 他很喜欢。 尤其是,看这个女人,一边遮遮掩掩,一边又主动求亲亲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