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大晋女匠师

    悟空嚼糖

    古代言情已完结91.6万

    新文《大魏女史》已发,拜请书友们多多支持。 【正文已完结,番外不定期掉落】 传统手工匠师王南行,一朝穿越,成为清贫农家女王葛。 既无系统空间辅助,也无天赐金手指外挂。 农家小户如何才能真正崛起,跻身庶族寒门? 王葛摇摇头,庶族只是跳板! 要知道,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耕读传家,才能绵延不绝!

  • 抄家流放后,我带着全家种田登基

    畅然

    古代言情已完结57.33万

    月符璃胎穿十几年,一朝醒悟,竟是抄家之时。 父死母亡,身为长姐,看着眼前的弟弟妹妹以及病重的祖母。 皇帝不是想抄家吗?那她就先搬空自家,再反抄国库,顺便把玉玺也带走。 流放途中苦啊,没吃没穿,没车没房。 月符璃表示,不怕不怕,空间在手,天下我有。不就是吃穿车房吗?只要银子够,有钱能使鬼推磨。 银子一撒! 官差甲:月小姐,你要的吃食来了。 官差乙:月小姐,你要的衣服来了。 官差丙:月小姐,你要的马车来了。 官差丁:月小姐,你要的房子来了。 官差XX:月小姐,你要的XXX来了。 别人的流放,艰难困苦,九死一生。 月符璃的流放,游山玩水,好不快哉。 等到了地方,别人开荒,她买地;别人种地,她做生意。建作坊,开工厂,小女子的美名天下扬。 功成名就,志得意满,好一个人生赢家。 等等,这只大灰狼怎么回事?怎么时时刻刻盯着她呢? 楼(大)宸(灰)枫(狼):叼媳妇……回家……生崽崽!

  •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沉欢

    古代言情已完结98.9万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 仙风药令

    凤炅

    古代言情已完结74.06万

    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存在,却丧命在最亲的人手中。 一朝重生,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身娇体弱的贵公子沐宸,怎么也没想到,他本只想逗逗那小子,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深陷…… 当他已经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却发现他竟是她…… 文中片段: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白衣飘逸,墨发飞扬,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漫步在云端之中。

  •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瑾夏醉卿颜

    古代言情已完结77.24万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拾筝

    古代言情已完结60.68万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 寒门求生路:我用模拟器种田

    曾甜

    古代言情已完结54.02万

    四肢不勤的陈飞燕,穿成了古代小脚农妇。 在模拟器的帮助下,她每天都在努力的活着。还活的越来越好。

  • 锦乡里

    青铜穗

    古代言情已完结92.83万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 重生后被九王爷娇养了

    橙子澄澄

    古代言情已完结52.81万

    不忠不孝、寡廉鲜耻、心黑手毒——侯门恶女顾夕背负一身骂名,重生了。   重生在三年后,成了江南淮城一小门户顾家娇女顾西棠。   父母娇宠,兄姐疼爱,还有一对祖父母特别护短。 日常撵撵鸡逗逗狗,无聊时气气叔婶遛遛小弟。   这种小日子,顾西棠觉得挺有意思,打算放下屠刀,做个好人。   奈何前世仇敌非要往她跟前蹦跶,一个个上赶着找死。   踩她底线,触她逆鳞。   顾西棠抽出袖中金线,睥睨冷笑,“放你们生路不走,偏要闯我这地狱门,姑奶奶成全你们!”   清隽男子从后走出,将她的手轻轻按下,“棠儿,金线割手,放下。”   顾西棠秒切告状模式,“他们先欺负我!”   男子噙着浅笑,薄唇轻启,“这些碍你眼的东西,夫君来收拾。”   后来世人才知,君不染尘的贤王,扯下白衣,就是阎王。   而阎王现世,只为顾西棠。

  •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蓝西梦西

    古代言情已完结83.11万

    新书已开《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 清穿之康熙柔妃

    长相亿

    古代言情连载中56.67万

    沁柔穿到清朝,于康熙十年入宫,那年她十六岁。 嫔位、妃位、贵妃位,她一步步地爬了上去。

  • 太夫人她是真的有钱

    03年的小羊羔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66.61万

    21世纪的少女穿越成古代当了老祖宗,不用生孩子不用防小三,也不用努力,白捡了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和一堆孝顺的儿子女儿,史上最年轻的老夫人的摆烂人生~

  • 穿书后恶毒女配和女主携手共赢了

    染柳

    古代言情连载中93.19万

      正经版简介:徐慕华穿书了,成了甜宠文中早死的恶毒女配,极尽所能的想要在男女主中间插一只脚。她表示搞破坏是不可能的,嗑CP,抱大腿它不香吗?   从此徐慕华兢兢业业的当起了CP头子,抱紧闺蜜女主大腿,希望借此改变女配早死命运,长命百岁。   但是后来她发现自己穿了本假书,她嗑的CP要崩!   不正经版简介:徐慕华穿书了,成了甜宠文中早死的恶毒女配……她发现自己多了两项特别了不起的新技能!不但能看见鬼,还能听懂各种动物的语言!   从此以后,东家的媳妇偷人,西家的老爷是个变态,南边的人家为什么成亲十年没孩子,北边的谁被戴了绿帽……她听得津津有味!毕竟谁不爱吃瓜呢?   很多年以后,要问京城人最讨厌的人是谁,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咬牙切齿:徐慕华!   因为她就差把大家的老底都掀了!                        

  • 农门悍妻:黑心莲夫君求抱抱

    切个闹

    古代言情已完结95.23万

    秦逍遥一朝穿越,成了下水村破落户宋家刚进门的新媳妇。 这个家,婆婆身子骨不好,小姑子和小叔子年纪小。貌美的便宜夫君受了伤,连床都下不来。 一家人住的是破茅草屋,吃的是稀得几乎瞧不见米粒的米汤。 而宋家之所以会惨到这个份儿上,还是因为她。 只因她这屠夫家的幺女,看上了宋家那貌美如花的读书郎,让她爹以债逼婚。 可好不容易如愿以偿的跟宋阙成了亲,她又受不住清贫,作妖把自己作死了。 看了一眼自己这膀大腰圆的肥硕身子,秦逍遥感叹,还真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啊。 而她好巧不巧,现在成了那只癞蛤蟆~~ 女主:末世女,剽悍的力量系异能者,颜控,聪明。 男主:重生者,心黑手毒黑莲花。 女强男强,欢迎亲亲们入坑。 新书《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囤粮养崽》发书了,求支持,谢谢亲们!

  • 春满京华

    寂寞的清泉

    古代言情已完结87.58万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

    卿九书

    古代言情已完结62.99万

    司宁池穿成了当下最热漫画里的女配疯批皇后,她很美,可是疯了。   为了入宫杀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把她葬在桃花树下,一脸欢欣的望着景王笑:“你说你喜欢她,你睁开眼看看啊。”   “哦,你看不见啦?”那容色绝美的女子笑的张扬夺目,似是在欣赏着什么旷世佳作。   霸权凌驾与六宫之上的皇后娘娘,世人厌之弃之却又惧之,穿来后的司宁池缩起脑袋做人,可……   赵宗珩眉头紧皱:“朕怎么觉得……皇后病的更重了。”      朝野上下都言谈皇上无欲无求不近女色,帝后名存实亡形同陌路,日日盼着皇上废后。   可这盼着盼着,今日听闻皇上去了凤仪宫用膳,明日听闻皇上与皇后娘娘手牵手逛花园,再后来……   “皇上今日还不上朝!?都三天了!!!”   “……不上。”   吃软不吃硬疯批皇后x弱小可怜狗而不自知皇帝   1、双洁,1v1,宫斗,后宫诸妃形同虚设   2、女主穿来第一天皇帝就知道皇后换人了,只是懒得揭穿   3、皇帝是原著女主的白月光男配,原著二人无感情线   4、架空无历史考究,介意勿入

  • 渣男家的未婚妻重生了

    高倾倾

    古代言情连载中51.7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凤鸾九霄

    夜北

    古代言情连载中77.69万

    从圣尊被害,跌落痴傻凡人,柳韶白摩拳擦掌准备重回巅峰,削了狗男女。 结果斗了千年的死敌,却第一个出现,变身各类美男,全方位无死角的在她眼前搔首弄姿。  柳韶白得知真相后:“XXX是你?” 某人:“是我。” 柳韶白:“XX?” 某人:“是我。” 柳韶白:“那XXXX?” 某人:“是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三千是我,一瓢也是我。” 柳韶白:“是是是,就是你,只有你,唯有你!” 某人垂眸,却见代表好感值的魂石分明纹丝不变:“呵,女人都是大猪蹄子,满嘴浓情蜜意,你倒是动一动心啊?” 【死对头总想撩我肿么破】

  • 委身疯批督主后,我揣崽了

    小楼姑娘1

    古代言情连载中54.43万

    【一人之下的朝堂枭宦VS尽藏秘密的娇软美人】 风萧儿替嫁给了当朝第一大太监。 她本是青雀阁杀手,为了情报,给督主端茶倒水,捏肩揉腿。嬴得信任后,开始勾肩搭背。 她从不怀疑一个太监还能占得了自己的便宜? 结果,揣崽后的她欲哭无泪。 剧场1: 东厂督主,大太监肖祁,权贵显赫,为人极端利己。 却头脑发热,动用权势,求娶一女子。 众人问他原因。 肖祁一本正经,“长得漂亮。” 剧场2: 肖祁行事向来沉稳,今日却冲冠一怒为红颜,和旁人打了个头破血流。 皇帝震怒,将人关了禁闭。 三月春光斜日暖暖。 肖祁怀抱着被强取豪夺在身边的风萧儿,饮酒作乐赏花弄鱼。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错之有? 午夜梦回,耳鬓厮磨,竟尽是‘萧萧’二字。 风萧儿提合离的那天,闹得京城人人诧异。 她孑然一身,“他情太重,我抗不动。” 剧场3: 分开三年,再见肖祁时,他被官场浸淫的更是沉稳矜贵,高岸深谷。 亭山寺庙前,风萧儿带着三岁的俊娃,想要落荒而逃。 他眼底深沉如墨,立刻命人拦住她的去路。 “好久不见,萧萧。佛祖面前不可打诳语,这孩子,是…咱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