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 若无希奕,何来辰夜

    情小悠

    现代言情已完结3.67万

    3012,军阀割据,战火纷飞。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也是一个英雄辈出的世道。 在这个困难的时候,在这个机遇的境界。 他们肩负着民族大义,肩负着爱国的重担,一个是将军之子,顾辰夜;一个是巨贾之后,沈晨白。 虽然身处烈火的时代,受尽烈火的焚烧,但是也满怀柔情。 当然,一腔热血的不仅有男子,更有女子。 谢希奕,她本是20世纪的一个平凡女子。但是因为丈夫的残忍,也因为婆婆的责难,还有闺蜜的背叛。在重重压迫的境界上被杀,被埋。 因为不甘心,怨念中是成就了她,借着祖传的附身福,她穿越到了这个黑白冷血的时代,也接受着烈火的洗礼。

  • 卿生君已老

    子衿0

    现代言情连载中48.25万

    民国三十六年,沈阔不知所踪,后寻其尸骨,不得,仅余手书,手书如下:吾爱卿卿,国危矣,吾赴战场,再不能伴汝左右,此去不知归日,愿汝珍重,好生抚育念安,待其长大,万望告知,念安父为吾,吾深爱他,吾亦……深爱汝。 汝切记:其一不可忧思,其二不可贪食,吾在天亦长念于汝,他日所手植桃花开否?卿卿吾爱,再三念汝长爱,久安。 建国1973年,清明,一老妇提满篮海棠拜于枯冢,涕泪半日方归,其碑书曰:吾爱沈阔。

  • 穿越之只想吃瓜看戏

    打个招呼

    现代言情已完结38.92万

    温淼淼穿越了,穿越到这个动荡的年代。 知道历史结局的她并不担心,安稳一遭只想当个吃瓜群众。 奈何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她不曾想看了一场戏却惹了一身骚……

  • 我把反派养佛系了

    文且君

    现代言情已完结50.52万

    三十出头的傅琪琪,作为一个优秀刑警却嫁不出去。经同事介绍去相亲,对方是个地中海就算了,竟然还是跟当天抢银行的匪是一伙的,被蒙在鼓里的傅琪琪在拦截劫匪的过程中,被相亲对象背后捅了两刀子。 傅琪琪满腔不忿的醒来,成为了一个流着鼻涕穿着开裆裤两岁孩子的妈,这孩子长大后还是个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病态反派!傅琪琪背脊一凉,觉得自己如履薄冰任重道远! 嫁的男人是个流氓!前两年祖国恢复高考政策,就为了不准原主去参加高考,还把人打破头了!傅琪琪嘴角一扯,打架她从未怕过!

  • 明月映山河

    一块儿桂花糕

    现代言情已完结29.95万

    民国四年,落魄书香世家的二小姐秋玉芜在戏园子里遇上了诗句中“年少轻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富贵少爷陈慕山,初时他被身边众人簇拥,风光无限。他瞥她一眼,竟一见钟情。可秋玉芜认定陈慕山是纨绔子,衿德城里玩猫逗狗的混不吝,抵死不从。而后土匪抢亲,他设计强娶了她,她却清冷如故,无论如何也不愿靠近他,陈慕山为了让她折服,几乎用尽手段,可到头来却是自己成了她的裙下之臣,为她摧眉折腰,为她心碎煎熬。浪子回头金不换,前有情难圆满,后有商战匪贼,纷乱如麻,玉芜与陈慕山最终在无数危难是非之中互相依靠,交付真心...

  • 少帅的小祖宗又美又撩

    热水宝宝

    现代言情连载中2.16万

    【民国文+宠夫文】烽火连天的时代,各方势力逐鹿,本是小小孤女的陆西,自从踏进皇甫家的大门成了皇甫月漪,就卷入了她此生都无法承受的纷争之中。 她亲手掐灭了一次又一次可以重新选择的机会,带头来不过是身心狼藉的一场空欢喜。 这一世,她不会再拒婚,她要嫁给那个名噪鹭州的‘纨绔’顾二少,她也要用生命去爱他敬他,但现实好像与她计划的有点不一样....... 听差A:少奶奶,不好了,少爷又上报纸了,这回搂了四个姑娘。 陆西:去报社发声明,这四个姑娘都是我新认的干妹妹。 听差B:少奶奶,少爷嫌弃花裳服饰店做衣服的都是老太婆,把人店给砸了。 陆西:你拿钱去找店老板,让他重新招一批年轻漂亮的女裁缝。 听差C:少奶奶,少爷把柳帮当家的给打进医院抢救了。 陆西:少爷有没有受伤?备车,我去医院求柳大哥原谅他。 听差D:少奶奶,少爷为自己找了一个后妈,说您天天管着他,他也要找个人来管你。 陆西:少爷现在人呢? 听差D:少爷现在跪在书房正在被老爷打,少爷还说....说你不去救他的话,就让你当寡妇。 ....... (陆西:我做过太多错误的抉择,但顾幼卿从始至终都是我的底线!)   本书又名《卿月花如许》~

  • 重生小仙妻

    王微悠令

    现代言情已完结111.64万

    新文《我的极品甜宠女友》已开,欢迎大家过去收藏一个~ 夺舍到民国少女的身上,被恶霸欺凌却收获未婚夫一枚? 受伤落水却找到恢复法力的办法…… 什么?九尾灵狐有点乱! 要时时刻刻和自己的未婚夫待在一起,还要想方设法睡了他? 对于她这个九尾灵狐来说,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是…… 谁能跟她解释一下,自己的魂是怎么到那个男人身上的?

  • 东陵旧时雨

    沈婉宁

    现代言情已完结69.67万

    东陵城里谁都知道济世堂的东家顾之衡。 青年才俊又多金, 可是为何到了这个年纪还不结婚呢? 这个问题沈惟也想不通, 按东家的条件,怕是整个东陵城的小姐都挑不过来吧! 只是沈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他有交集, 她只是济世堂最底层的小学徒,为了逃婚不得不女扮男装努力赚钱。 可是某天自己居然成了顾之衡身边的仆人。。。 故事悲欢离合,结局却都与你有关。 女主女扮男装,混口饭吃,男主药铺东家!民国架空! 就酱! 第一次写文!欢迎跳坑! 男主:顾之衡 女主:沈惟 1V1 日更!

  • 雁北归去

    小兔也白

    现代言情已完结673

    白月影不懂,为什么李照允要丢下她一个人? 他明明知道闯进月城的兵是来屠城的……

  • 雁南飞去

    小兔也白

    现代言情已完结733

    满目山河空念远,花落风雨更伤春…… “为什么要把我丢在荒无人烟的郊外?谁不知道,那里有吃人的野狼……”

  • 梨城风雨

    卑微如尘

    现代言情已完结46.38万

      作为梨城第一名媛,颜夕的日常就是穿衣打扮做个花瓶。其实背地里,却是情报局的积极分子。 直到有一天。身边多了一群拍也拍不死的…      到底,是谁在这乱世,谱写了一曲讴歌?                  

  • 土匪和姑娘

    你挑着担

    现代言情连载中8.77万

    他的命本是挂在裤腰带上的,最后却挂在了一个姑娘身上。

  • 粉面商云

    遥香

    现代言情连载中11.49万

    你以为只是热血商战吗?NO!我们是甜宠恋爱文!民国背景,这里有昆腔,有茶道,有桑蚕,有丝绸。第一人称,第三视角,一面镜子眼中的民国。 他们的相处是这样的:乔升平从床上爬起来:“反正我听,不听就死。”   少奶奶上前捂乔升平的嘴,粉色的一张素手绢团在乔升平口鼻上,乔升平眨眨眼:“好香啊!”   眼瞅着少奶奶额头也红了,她慌忙把手撤回来,乔升平又狗似的追着叼过来:“我是说手绢香……”他闻一口,“这个给我了吧?回头送你个新的。” “乔升平!”少奶奶扬起脸:“你就不埋怨?”   乔升平轻捧着一颗心浅笑:“埋怨过,谁家嫁人的姑娘不是绕着丈夫转,可我又想,我家依妹不是寻常姑娘,我家依妹是能提鞭打马的春风筝,线给我我得让它好好飞,飞累了就回我身边歇歇脚。” 《粉面》的故事还是这个调调的:国之根本是民生,民生之根本是生息,也不知这动荡年代要如何才能安居乐业休养生息,我此时才惊觉,我以为的杭州繁华其实是在战火之外,她只是看不见硝烟,却并非不被硝烟波及,小小茶叶都受牵连,天堂丝织也要谨慎行船。   汽车起火,发动机的“轰隆”声像人此时的心脉,是一段负重前行。

  • 重生八零:宠妻无下限

    羽鸽

    现代言情已完结33.32万

      前世,被闺蜜和丈夫联合陷害入狱,死后重生回到十八。   这一世,自己将上一世的遗憾,这一世自己发誓决不在留下遗憾。   在八零年代,宁瑶将走过完美的一生。   这一世,自己要为自己而活,拒绝诱惑,拒接美男,要将伤害自己的人打入地狱。   见到渣女,就出手。   在火车上,遇到上一世那生命救过自己的人,并且错多。   这一世,自己决不放手,决定将他拿下。   宁瑶看着楚奇“我喜欢你,你愿意娶我吗?”   楚奇“你愿意嫁,我就愿意娶。”   回到家里见家长。   宁母“你看上他哪一点了?长的有不帅,除了一身蛮力,那里好啦!”   宁瑶“长的不帅,他会疼我,对我好啊!女人不就是要找个疼自己老公吗?”   

  • 无字花笺

    枯城阙

    现代言情已完结53.22万

      讲述千金小姐与佣仆相互爱慕却平行远离的故事。景行原是大学教师之子,但因学生游行,父亲被误杀;母亲改嫁,将他卖给花匠。他们凭借一手栽花园艺的本领,到药商谢家做下人谋生。正逢无子嗣的谢太太初孕,景行因八字相合被选去“旺子”,带入后院,从此与三小姐若昕相识。此后不论晴雨,景行都相伴左右,成为她枯燥生活的一缕甘泉,描绘着她无法踏足的外界景象

  • 她有一点公主病

    方枪枪枪

    现代言情连载中6.17万

    他是出身高贵的军阀之后,少年意气,清冷孤傲。 她是家族式微的财团千金,骄纵任性,敢爱敢恨。 幼时惊鸿一瞥,牵扯出多年纠缠。她是他身边吵不完的蜜蜂,甩不掉的牛皮糖和打不死的小强;而他却是暖不化的冰山,打不开的黑匣和走不到的远方。 阴谋、野心、动荡是非....她却不知,阻挡在他们之间的,不仅是那份淡漠疏离,还有国仇家恨。 十年以前,他惨遭灭门之灾;十年以后,他云淡风轻,主持杀戮。 那场屠杀屠尽几十万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而她从此下落不明。 有人说,她死了,也有人说她跑了。 他却以枪封住天下悠悠之口,一字一顿,“就算是死,我也要亲眼看见她死在我身边。”

  • 玫瑰说她不开了

    鹿右

    现代言情连载中16.34万

    她曾将满心欢喜赠予一人,然后他回赠她空欢喜。 他曾想护她一世周全,让她一直无忧,最后他才知道,逼她懂事,令她绝望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