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 再对他撒个娇

    秦扰

    浪漫青春已完结55.84万

     【爱鞋如命躁脾气高颜值盛公子×内向风沉默小孤僻学神】   盛延回国当天就被人踩脏了心爱的名牌鞋子,一路阴沉着脸色,离开了机场。   再次遇见,盛延得知踩脏了他鞋子的人是新学校出了名的小学神。   毕业那年的万圣节,盛延看着打扮成小黑猫的于知,低笑着哄道:“于知,你撒个娇,我把兜里的糖送给你。”   于知:“……”   她不是小孩子了,不喜欢吃糖!!!   好吧,盛延给的糖,她还是要了。   ……   后来上大学了,有女生在广场和盛延当面告白,于知直接买下了旁边卖花小女孩手上的玫瑰花,一股脑儿强塞到盛延怀里:“不行,他已经收了我的花了!”   盛延看着紧张地拽着他衣角的于知,扯着唇低笑:“嗯,所以……我是你的人了。”

  • 大佬的小青梅又拽又飒

    鱼加

    浪漫青春已完结55.61万

    顾沉吟啊,外界对他的评价都是少时用音乐惊艳众人,长大后手段毒辣,让顾家无可匹敌。 而洛子衿这个人,在整个京城只有顾沉吟周围的几个发小能在他喝醉的时候听到这个名字,至于真人,就好像从来不存在一样。 后来唯一一次顾沉吟失态,竟是看到他在酒吧门口伸手拉住一个女孩的手腕,无奈又带点祈求的说道:“洛子衿,你总算是愿意回来了是吗?” 可是那个惊艳绝人的女子竟然像是不认识他一般,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认识我?” 顾沉吟对于她的陌生不但没有不开心,反而宠溺地看着眼前人一字一句说道:“不认识我没有关系,来日方长。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想起我。”

  • 你是我的亿万星辰

    泯叶

    浪漫青春已完结71.13万

    【甜宠虐文】【推荐完结虐文:《方先生余生请放手》《听说你从月光来》推荐甜宠新书《我磕的cp超甜》】 他是她的星辰。 她被大火灼伤,被现实击垮,却因为他,迎来了新生。 【如果你的世界没有我,那我会从你的世界里撕裂开一条缝,纵身一跳,然后抱住你,紧紧相依。 ——林夕】 【如果你的世界里没有我,那么我会化为亿万星辰,为你的世界照亮光芒,让你永不孤单。——夜昼鄞】

  • 暮夜渐明

    风未雪

    浪漫青春已完结64.7万

    经历半生磨难,, 买彩票中了五千万!!! 背着家人狂花两千万 买五套商铺,两套房子 没想到,五年后, 这偏僻的地方居然成为了购物天堂。 每年有一千万万租金打到账户。 要直播,做电商, 奔向小康之路, 叛逆之女竟是经商才女? 什么?那日遇到的推销小哥 竟是房地产老总的儿子? 身价几百亿?来体验生活? 再遇,他缠着她,姐姐, 你还有五百万租金在我这里, 和我在一起,我宠你。

  • 夕夕还是喜欢你

    那呐咪

    浪漫青春已完结70.7万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从未想过,原来我在遇到一个人之后,可以如此的想念他,那年你22,那年我19。 那个阳光的少年,在遇见你之后,从此我的天空阴晴都是因为你。 许泽名,你知不知道,在与你相遇后的那2406天里,我有好多好多关于你的心事,多想告诉你…

  • 黑暗中属于她的光

    灿澈

    浪漫青春已完结91.98万

    暴脾气校霸小祖宗×自带xfxy体质学霸 —— 双向暗恋,暗流涌动。 人和人之间的针锋相对,人性与人性之间的矛盾纠纷。校园时期留下的回忆是一辈子的,阴影也是,痛苦亦然。 —— 如果可以忘记过去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按下“确认”,因为太多太多的伤害和阴影,让她无限制地在黑暗的漩涡里来回。 痛苦,纠结,犹豫,迷茫,彷徨。 他想让她忘记痛苦的过去,但是又不想让她忘记他。 等到再见面的时候,彼此都是成长的模样,可是两个人之间,似乎已经愈发疏离。 —— 去做他们的大英雄吧。

  • 终年不忘

    笑笑不要笑

    浪漫青春连载中98.54万

    这大千世界人生来或许就分三六九等,世人皆是沧海间的一粟,努力追寻着心的方向,却在回首中,见到你,见到未来。

  • 我以南向西

    弎个亦

    浪漫青春已完结59.86万

    一次偶然的机会,吾以南遇见了楚向西。 从此,有关她们之间的故事就这样被拉开……

  • 我的暗恋有点甜

    白梦瑶1

    浪漫青春已完结88.4万

    那个男孩,上天对他不公,他那瘦弱的肩膀,背负了太多,而那些东西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愿背负的东西,他的家庭,也似暴风雨中的茅草屋,摇摇欲坠。求学路上,乐悲交织。一次不经意的玩笑,是那个男孩的内心触动,从此以后,那个女孩在他心中占据了非比寻常的地位,她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另一个男孩,天生乐观,和那个女一起时常帮助那个男孩。上天好像太会开玩笑了,在最重要的一天,那个女孩和那个男孩发生了很多。直至那个有救命之恩的女孩的出现……

  • 如絮飘飞

    紫泫凝

    浪漫青春连载中62.53万

    酒绿灯红,斛光交错,他指尖把玩的高脚杯,酒像血一样深沉,充满邪佞。微微张开的领口露出了健硕的胸膛,怀里依偎着的金发美女,纤细的手挑逗般的探进他的衣里。 此刻,他看着她,安然的站在门口,清淡的小脸上看不出喜悲。 他说:“你知道我的,想要我帮你么?那么,脱吧!” 清蓉以为,自己想要的幸福,就那么触手可及,当她以为,在老天关闭她的那一扇门时,已经为她再次打开的天窗。竟然矗立在悬崖之边! 她的骄傲,她的坚持一次次挫伤着彼此。 也许这一生,欠了他的。用其一生,她都不可疗愈的了了…

  • 萌宠小青梅:帅哥,你站住!

    宛若七七

    浪漫青春已完结72.01万

    四岁那一年,他第一次听到她叫“哥哥”。 六岁那一年,她是唯一一个接受了他糖葫芦的女孩。 十岁那一年,她说:你们谁敢欺负糖葫芦,我就欺负死谁! 十八岁那一年,她说:阿煜,长大以后,我要当你唯一的新娘。 二十岁那一年,他拦住她问:为什么?她说:不爱,就是最好的理由! 二十三岁那一年,她面无表情的说:景煜,你根本不懂爱! 二十四岁那一年,她哭的撕心裂肺,他抱着她说:没关系的,糖葫芦一直都在! 二十六岁那一年,他用最浪漫的方式告诉她:千千,其实爱,一直都在!

  • 分手后,陆爷对我娇宠不停

    时时一诺

    浪漫青春已完结61.73万

    【懒散白切黑校草X软萌路痴小学渣】 郁振江大张旗鼓给郁眠找了个小妈后,郁眠被打包“流放”到了连城。 众人都准备看曾经备受娇宠小公主的笑话。 结果陆陆续续传来的消息却是这样的: “郁家小姐当上校花了!” “郁家小姐成绩进步飞速都够上京市大学的门槛了!” “郁家小姐舅舅家升官到京市了!” 一片大好形势里,总算传来一条突兀的小道消息 “听说那郁家的小姐在学校和穷小子谈恋爱还被甩了!” 结果,眼红的人笑声还未落下,一个更劲爆的消息就传了开来。 “天横贵胄,多的是人想去巴结攀谈的陆家新继承人竟然就是那个穷小子!” 不仅如此,被众人高捧的陆家继承人还强硬的把郁家小姐烤在了身边,做小伏低的想求一个复合。 “不是从前了,但我还是爱你。”

  • 学姐我们不合适

    陈夏喵喵喵

    浪漫青春已完结74.41万

    “学姐,我们不合适。” 初次见面,这少年就轻佻得很。 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不会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放在心上。 但是他的花式撩拨又是什么意思? 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有的人嘴上说着不合适,背地里却各种撩人!

  • 血族殿下,你够了!

    月影樱花

    浪漫青春已完结84.69万

     “你注定是我的新娘!”梦里,洛萧对她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   刻意的安排!   她这种学渣的成绩能够进入星普皇家学院,难道不 是刻意安排的?   有目的的接近!   她承认她身上并没有任何的闪光点,可是校草居然喜欢她,说没有问题谁信啊!   到底会是谁先沦陷!?   校草太会撩了,说好的禁—欲系呢,说好的高冷呢?都是放屁,那个货不仅腹黑还TMD是一个非人类!      也从此打开了安兮珃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原来除了他们人类生存的这个世界外,还存在着另一个叫极夜的世界……      另类血族VS吸血鬼猎人族

  • 寄养男神家后她被宠翻了

    吉雨淅

    浪漫青春已完结51.78万

    她是寄养在他家的孤儿,瘦瘦小小的一只跟在他身后,被伙伴们嘲笑。 他可怜她,为了让她快点长高,他把每天的加餐都给她吃;她被人欺负,他跟人拼命。 她长大了,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从此,她便成了他梦中的女孩,夜夜与她幽会。 他说:“我们私奔吧!” “好。”她爱他,只要有他,她便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可是,再深刻的感情也抵挡不住一场伤痛的席卷。 他以为她不爱他了,而她以为他不要她了……

  • 曼珠沙华的浪漫

    七氵羊

    浪漫青春连载中89.06万

    自由与青春永不相见,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永远守候你; 悲伤的回忆永在,但希翼的未来从未停止召唤; 无望的爱,相互思念,分离,伤心......

  • 雇主大人,不要过来了!

    玉姜子

    浪漫青春已完结66.9万

    她的雇主大人总说:你个没用的东西。 却又总是对她伸出援手。将她一直留在身边。 她的雇主大人总说:你不要爱上我。 却又总是无意中做了太多让她动心的事。 很多人都说徐小需就是东方定养的一只小猫。独立乖巧不粘人。还有一点小脾气。从大学开始到工作,徐小需做了东方定四年的保姆,三年的秘书。她巧妙的隐藏着内心的爱意。小心翼翼想缩短彼此天地般的距离。 她发挥着自己将近两百的智商,在东方定每一步靠近里,争取着每一分可能。 可当别人走向他,如此天造地设的美景。让徐小需就此在爱里走投无路。 他却又找了过来。 “徐小需,饭做好了没?”东方定每日必来报道。 “雇主大人,你已经不是我雇主了!能不能不要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