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女忍者漩涡鸣人

第六章 达成协议

女忍者漩涡鸣人 西南边陲 3030 2019-05-06 09:00:00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在现在就告诉我真相?”在三年前经历了那样巨大的伤亡之后,一直都在担心隐藏于暗处的敌人会再一次利用九尾对村子出手,猿飞日斩自然非常迫切地想要知晓,究竟是什么人一手导致了三年前的九尾事件。

  只不过,面对着第三代火影情绪激动的追问,鸣人却并不认为,自己应该在现如今的这个时候,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说出来。

  “爷爷,我现在不愿意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想要包庇那个凶手。毕竟,假如没有当初的九尾事件,那么我的父母亲根本就不会死,而我也不会成为一个孤儿,进而在村子里面过着现如今这样受人排挤的生活。”

  已经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见到了那个一手导致九尾事件的人,并且了解到了隐藏在这个事件背后的所有真相,鸣人事实上并没有选择去记恨那个一手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大的悲剧的凶手。

  只不过,隐藏在这整个事件背后的各种复杂真相,现在还根本就不适合将其公之于众就是了,所以,鸣人仅仅只能够作出这样的回答:“我选择不说的理由非常简单,只是因为,现如今的时机还不成熟罢了。”

  “时机不成熟?这算是什么解释?!”因为鸣人给出的这个答案而非常明显地情绪外露,实在是对此有些接受不能的猿飞日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过只是想要得知一个凶手的名字,对方却告诉他,这个名字因为时机不成熟的关系,所以暂时不能说。

  “爷爷......”早就已经在脑海中事先模拟过今天的这场对话,所以已然预料到了三代火影会作出的这种反应,鸣人也老早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词。

  “还记得您的那位弟子大蛇丸吗?”不过才刚刚提到这个名字,就看到第三代火影的眼睫颤动了一下,鸣人更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觉到,猿飞日斩的肢体因为这个名字的忽然出现,而发生了小小的僵硬。

  “和我的师父好色仙人自来也齐名,作为木叶忍者村的三忍之一,大蛇丸是在两年前叛逃离开木叶忍者村的吧?而在他叛逃离开村子的时候,明明可以狠下心来杀掉他的您,最终却因为你们俩之间的师徒之情而放弃了这么做。”

  “我相信,其实您在当初手下留情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明白,只要大蛇丸顺利地离开了木叶,那么他就肯定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卷土重来,并且成为威胁整个村子的安全的强大敌人,对吗?但是,哪怕您在理智上非常明白这一点,您最终却还是因为感情上的问题,而下不了手,放走了他不是吗?”

  “我相信,在将来的某一天,假如大蛇丸真的在外面做大做强,并且带着自己的势力前来攻打木叶,那么,在眼看着村子就要毁于一旦的危机时刻,无论再怎么舍不得大蛇丸这个弟子,您也会在全村村民的性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选择直接对他下杀手,对吧?”

  “所以由此可见,很多事情,就算您提前知晓,在那个作为危机关头的正确时刻真正到来之前,您也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那个最终的决定的。所以,既然最后已经彻底解决掉了九尾事件的后续问题的我告知您,现在还不是让您知道整个事件的背后真相的最佳时机,那么,也就请您不要再逼问我了。”

  “毕竟,就算您现在知道了,其实您也做不了什么。”

  “......”自己的徒弟大蛇丸当初为什么没有被抹杀掉,而是直接逃出了木叶忍者村成为叛忍,这件事情的具体细节,猿飞日斩很清楚,并没有几个人知道。

  因此,面对着明明白白地说出了,身为第三代火影的他当初为什么没能够杀掉自己的弟子的原因的鸣人,猿飞日斩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自己当初做的不够好的情况下,继续逼迫他开口。

  “哪怕身为忍者,完完全全地抹杀掉自己的感情,果然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理智上非常清楚究竟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但是感情上却没有办法让自己动手,这种情况,确实是就算让人知道未来会怎么发展,也根本就让人无力做出改变啊!”

  因为存在情感,所以会对某些人、事、物生出执念,人往往就是因为被束缚在了自己的执念之中,所以才不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他人的劝说,以及理智上的开解,而改变自己,做出完全不一样的选择。

  活到这把年纪,所以非常清楚一个人的心之所向所造成的命运使然究竟有多么地难以加以改变,因此,猿飞日斩才没有再继续逼问鸣人,而是在九尾事件这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上,做出了妥协。

  “你现如今已经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但是却依旧不愿意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所以很明显,想要真真正正地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知晓罪魁祸首的名字,随后前去把他抓捕起来,或者说是直接把他杀掉,就可以从根源上解决这件事的。”

  “所以,既然事情明摆着没那么简单,不是普通的言语和拳头就能够解决的,那么,我也就还是选择相信你好了。只是,鸣人,在你接下来采取任何行动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在你允许的范围内,把你之所以要这么做的各种理由,告知给我。”

  “好的,没问题。”说话间再一次施展变身术,让自己拥有了火影直属暗部的外貌形态,鸣人知道,自己接下来很快就会搬家,并且带着父母亲的遗物,更换一个全新的住所了。

  “放心吧,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父母亲的遗物究竟该怎么处理,这一点我自然心中有数。至于,九尾人柱力为什么会在忽然之间从大众的面前消失了,这一点,我相信爷爷您应该能够对其他的几位木叶高层,作出合理的解释才对。”

  九尾人柱力忽然之间从大众面前消失了,面对着这样的事态,木叶的几位高层绝对不可能会坐视不理、视而不见。而只要他们借助感知型忍者的力量,那么,鸣人就绝对不可能把自己隐藏起来。

  “我是从二十九年后忽然间回到这个时代的,有关于这件事情,还希望三代爷爷您不要对其他任何人提起。就算其他人察觉到我用变身术改变了自己的外形,并且还成为了木叶的暗部,您为什么会允许我这么做的理由,也还是希望您能够搪塞过去。”

  “毕竟,您的竞争对手团藏大人,是不可能轻易允许我接触到村子的核心事务的,他的这种态度,想来您肯定心中有数。所以,假如您真的相信我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一些曾经发生在木叶的悲剧的话,那么,就请您不要对其他任何人提起有关于我的真相,可以吗?”

  “......好吧!”村子里面的派系斗争,以及村子当中的阴暗面,这些东西,猿飞日斩从来都是不想把他们暴露给那些生活在阳光下的木叶忍者的。

  所以,现如今看到鸣人一副对团藏讳莫如深的样子,隐约猜到这其中肯定还有很多事情不简单的猿飞日斩,为了防止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就这么答应了鸣人的要求。

  “你之所以会选择来直接对我摊牌,很明显是因为与我有着牢固的信赖关系,所以才会甘愿冒着这样大的风险。而团藏以及村子里的其他高层,你却很明显并没有和他们建立起这样的信赖关系,因此并不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告知给他们。”

  “所以,既然很明显你并没有把他们视作自己可以放心依赖的长辈或者可以进行合作的伙伴,那么,我也就选择尊重你的决定,为你保守这其中的秘密吧!”

  “谢谢您,爷爷。”

  自打自己来到现如今的这个时代之后,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如何让自己尽快变强这件事情上,鸣人为了能够通过修炼的方式尽快找回自己的力量,所以每天都会使用影分身术。

  仅仅只需要一个影分身,就可以把那些负责保护自己的人从自己身旁调开,鸣人在自己的影分身完全可以代替自己扮演好三岁的鸣人的情况下,自然可以用大把大把的时间来进行练习。

  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在回来之后去看望过自己的任何一个亲友,鸣人很清楚,在他已经解决了日向家的重大危机后,他紧接着需要去解决的,就是在上辈子惨遭灭族的宇智波一族的问题了。

  “佐助,上辈子我们俩针锋相对、互不相让那么些年,直到各自断了一只手,才好不容易终于达成了共识。这一次,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让你像我记忆中那样,走上那样一条痛苦无比的复仇之路的。你等我,这一次,宇智波一族的命运,我说什么也要为你将其改变。”

西南边陲

由于原作中一直没有明确地说出大蛇丸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叛逃离开木叶忍者村的,所以,参考药师兜对自己幼年经历的回忆,作者将大蛇丸叛逃离开木叶的时间定为漩涡鸣人满一周岁之后不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