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二章 错认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122 2023-03-19 23:59:52

  秦惋清楚的记得,她和时宋的初遇是在暮河一中。

  彼时高一新生开学,一千多名形形色色的少男少女,陆陆续续踏入这群暮河市排名第一的高中——暮河一中。

  开学那天,喜爱花花绿绿的秦惋难得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她长相清纯姣好,身形高挑,一进入校园就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对此,她很无奈。

  “哎,美丽何尝不是一种负担呢?我如此瘦弱的身体却承受着这么多沉重的欣赏,啊~这究竟是谁的罪过~”

  她扶额,一撩秀发,特意露出自己修长优雅的天鹅颈,在阳光下,为这份纯净的美丽更添圣洁。

  胡姚实在受不了她了。

  用力推了她肩膀一把。

  “我真受够你了,什么清纯女神啊,自恋的程度比天气预报的离谱程度都高,我真受不了你了。”

  被推了秦惋也不恼,她熟稔的挽住胡姚的胳膊,用撒娇的语气说道:“别受不了我嘛~这点力度你都受不了,那以后恋爱了结婚了,你可该怎么办啊~”

  胡姚:“…”

  我能不能把这个三句不离黄色本性的狗女人叉出暮河一中纯洁的校园?

  “秦惋女士,我郑重其事的请闭嘴。”

  胡姚迈开自己想象中的两米八大长腿,试图远离这个可恶的女人。

  奈何一米六的两米八大长腿,还是抵不过这个净身高一米七的可恶女人一米多的腿。

  没快走两步就被跟上了。

  “好了我不说了。”

  她尝试安静两秒。

  两秒后。

  “哎你说暮河一中这——么大的学校,会有多少秀色可餐的美男子供我的精神食粮啊?”

  胡姚:“…”

  她俩能绝交吗?她真的受不了了。

  上天是垂怜于她的,如胡姚所愿,没把她俩分到同一个班。

  秦惋看着学校大榜上的分班名单,气叹了十米长。

  “唉~”

  胡姚:“…”

  “唉…”

  没唉完,就被胡姚打断了情绪外送。

  “没完了是吧你?!唉什么啊唉,分个班整得跟阴阳两隔了似的。”

  秦惋不舍的手逐渐攀上胡姚的胳膊,以一米七的身高,“小鸟依人”在胡姚的肩膀。

  “打住!你不滚去七班,我也要走去我的归属三班了。”

  一、二班是以中考成绩前八十名组成的尖子班,其余的八个班都是打乱了学号安排的。

  前八十名组成尖子班,最悲伤的应该是谁?按理说应该是第八十一名。

  胡姚看着第八十一名秦惋同学背着她红色的书包,洋装淑女的向七班走去,进门前突然回头,趁别人不注意飘给她一个飞吻。

  胡姚:“…你够了。”

  成功让胡姚感受到了她浓浓的“爱意”后,她心满意足的转身进班,刚转身就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与她逆向而来。

  路过时,一股淡淡的、带着桂花的气息如秋风般拂过她的鬓边,带起她低扎的长发飘飘,擦肩而过。

  为这股气息,她停下脚步,朝那白色的身影看去。

  是和现在如出一辙的面孔,干净,斯文,从容,温柔。

  媒体记者们像蜜蜂围着蜂蜜一样拥簇着宫樾出来,他此时此刻和十四年前侧着的角度都是那么的相似。

  他一定是他。

  一定是时宋。

  时宋还活着。

  他还活着!

  凭着一股近乎着魔的信念,保安刚刚离去,她就发疯似的冲向人群,拨开人群,瘦弱的她冲向中央,在宫樾上车前一刻再次抓住他的手腕。

  比之前更紧,比上一次更紧。

  是紧紧地攥住,是死死地攥住。

  “你…”

  眼泪涌上窗口,她快要忍不住倾诉这漫长煎熬的七天她是怎么度过的。她是如何亲眼看着他下葬,又是如何亲眼看着他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

  一个星期前爱人去世是什么感觉?

  一个星期后的今天是自己的二十九岁生日是什么感觉?

  生日当天被迫加班采访是什么感觉?

  看到死去的爱人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又是什么感觉?

  猝不及防再次被人攥住手腕,这次还攥的他生疼。

  他眉头紧锁,面色愠怒的转头看向这个没礼貌的家伙。

  右眼下一颗黑色的泪痣在回眸的那颗格外美丽,也格外陌生。

  熟悉的眉眼、唇角,陌生的泪痣、眼神。

  秦惋一滴泪不受控的夺眶而出,自眼角划过脸颊,最终轮到高跟鞋旁边的土地。

  “我…”

  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在他回头之前。

  在他回头之后,在这七天她积攒了成千上万句无人诉说的话卡在咽喉,和心脏疯狂的跳动一样,上下不是。

  眼前人眼神淡漠的程度,看她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个有病的陌生人,一个与他没有存在过任何情感的陌生人。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秦惋不自主的摇头,张着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难受的要死。

  在回头看到秦惋的那一刻,宫樾被深深的震惊到了。

  秦惋松垮垮扎着的头发不知何时散了开来,有的头发飘逸在肩后,有的头发飘落在嘴角。清纯的美丽此时极具书里描述的破碎的美感。

  苍白的皮肤,更凸显她的瘦弱与憔悴。这是陪着“他”四年的治疗与七天的痛苦积累下的瘦弱与憔悴。

  那只看起来他一只手握住还有余手腕用出了惊人的力气,死死的攥着他。

  一个漂亮的疯女人不足以让他如此震惊。

  令他震惊的是她的眼神。

  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以一双漂亮的眼睛向他表达极致的爱意,这份爱浓烈到悲伤,开心又痛苦。

  这是他从未拥有过的,像冰碴融化滴落的花瓣,完全包裹住他的满满爱意。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个陌生人的眼神让他觉得。

  她好像很爱我,不知道为什么。

  先拉开他们的是快速赶来的保安,膘肥体壮的两个男人一个从后抱住瘦小的秦惋,一个抓住她攥着宫樾的手腕,用力的往开拉。

  一时间竟都没拉开她。

  旁人越用力阻拦,她越执拗,越不为所动。

  纵使筋疲力尽,还是被强迫松开了爱人的手腕,她依旧那般看着他。

  被推到一边是这样,被甩到人群外围也是这样。

  我爱你。

  你知道的。

  我爱你。

  这爱意来的莫名其妙又坚不可摧。

  

玫瑰定律

累了,睡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