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三章 时宋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625 2023-06-30 19:12:52

  他的步伐很快,眨眼间就没了身影。

  “时宋长的是真的帅啊…他应该能继育才中学校草后,再任暮河一中的校草吧!”

  “是帅,但一中的校草不一定会是他哦~虽然这种温柔似水的邻家哥哥风很好,但还是痞痞的、坏坏的那种更吸引我,嘿嘿…”

  温柔似水吗?

  秦惋随意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将瘪瘪的书包挂在桌侧的挂钩上,一阵秋风不知携了哪里的桂花味来,吹至她翻来的课本与活动的指间。

  比起水,貌似风,更贴切。

  台上的班主任熟练地运用经验,为台下的学生们讲述:作为暮河一中一位合格的学子,该如何正确、充实地度过这高中三年。

  台上老师说的起劲,台下同学却不一定听的认真,就比如靠窗的秦惋,托腮望着窗外,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桂花,是开在秋天…

  “靠窗的同学?

  靠窗的那位女同学!”

  班主任早就注意到了明目张胆走神的秦惋,想着小姑娘走会儿神很快就会回神的,没想到从他进来开始直到现在,一节课都要过去了,她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在走神。

  这就不得不认识一下这位同学了。

  是好心的同桌推了她一下,她才一脸茫然地回神,再一脸茫然地起身。

  班主任往上一推黑色的眼镜,笑着问她:“开学第一天,同学你就有值得走神十来分钟思考的事情啦?”

  闻言,秦惋迅速挂上乖巧的微笑,并眨眨眼,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道:“抱歉老师,我不该在课上思想抛锚,我诚挚的认识到了我的错误,日后我会改正的。”

  班主任:“…”

  其他同学:“…”

  如此快速的认错,班主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顿了顿,秦惋又问:“老师,我可以坐下了吗?”

  这丫头!

  “倒是伶俐,你叫什么名字?”

  “秦惋。”

  听到她的名字,老师瞬间反应过来她就是入学考试考了第八十一名,差一名就考进尖子班的那个学生。

  学习好,嘴和模样一样伶俐。

  班主任突然笑了。

  “秦惋同学是吧,有没有兴趣当咱们班的班长啊?”

  “啊?”

  这回被打个措手不及的人换成了秦惋。

  “老师,我?”

  看着她懵懵的样子,班主任很满意。

  “对,就是你。为人民服务,愿不愿意啊?”

  班长等于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等于人民公仆。

  这种平时需要操不少心,还常常吃力不讨好的活计,秦惋要是同意干,她名字就倒过来写。

  秦惋正打算张口委婉的回绝,下课铃声就响了。

  班主任在临走前同她说:“给你一个课间和一节课的时间考虑,第二节课下的大课间时间,你来办公室找我。”

  瞧班主任那副笃定她一定会同意当班长的表情,秦惋心想,这真是个怪自信的老头啊。

  她刚落座,心想要怎样拒绝班主任老头才算礼貌的委婉。

  这时,上课时提醒她的同桌,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胳膊,待她转头,笑眯眯地问她:

  “班长你好,我叫阮颖。”

  秦惋连忙解释道:“阮颖你好,我是秦惋…那个,我还不是班长。”

  阮颖笑道:“一会儿你就是了呀,我早点叫也可以的吧。”

  秦惋想着,当班长这件事,等她委婉的回绝了班主任,再告诉同桌阮颖也是可以的,省了现在解释。

  一个课间,外向的秦惋碰上外向但不明显的阮颖,两个十六岁的女生从天南聊到地北,从电影明星聊到同校同学。

  “惋惋,时宋,你知道的吧?”

  不到十分钟,亲昵的“惋惋”就已经代替了生疏的“秦惋”。

  “时宋…我知道,就是上课前来咱们班的那个男生。”

  听她说知道,阮颖更激动了。

  “我觉得,他应该就是咱们学校新的校草啦!他多帅啊,学习还好,全校第一呢!

  哎,当我入学的时候,看到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在校榜上一个天南,一个海北,就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更努力点,站在男神身边~”

  一段话的时间,在阮颖的口里,时宋从同学,从校草,从全校第一,升级为了男神。

  “惋惋,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呀?或者说,你心中的男神是谁?在咱们学校有没有具象化的存在?”

  秦惋本来是没有的。

  但一阵风的吹过,不知从何而来的桂花味席卷她的湖面,鬼使神差的,她说出口一个无比抽象的形容。

  “我大概喜欢…桂花味的。”

  问秦惋喜欢什么样的男生的阮颖:“啊?”

  怎么突然说起吃东西的口味了。

  但是说到这个。

  “我还是觉得零食里,橙子味的制品最好吃。”

  下一节是英语课,时髦的英语老师,和教语文的班主任老头形成鲜明的对比,中文加英文,一节课就这么轻松又有趣的度过了。

  下课铃一响,阮颖就推了推秦惋,提醒她:“你该去找班主任领上位执照啦!”

  不知道阮颖哪儿来这么多新鲜奇怪的词儿。

  秦惋笑了笑。

  委婉的说辞已经通过又一节课的走神在心里打好了草稿。

  秦惋势在必得地走向二楼楼梯间旁的班主任办公室。

  班主任的位置在秦惋一进门就能看到的显眼地方,而她的第一眼却落在了另一个背对着她的的人的身上。

  他的身姿挺拔而不刻意,白色的半袖衬衫干净又略显陈旧,十来点钟的阳光有点刺眼,但落在他的身上却显得那么的柔和。

  明明是只见过一次,甚至只是擦肩而过的一个人,她仍旧能通过眼前这背影而知道这个人是谁。

  虽然并不知道时宋是哪个时,哪个宋。

  但就是知道,是时宋。

  班主任见她来了却不进来,便主动招呼她:“秦惋,来。”

  秦惋象征性地喊了声报告,然后走向班主任的办公位。

  “老师。”

  秦惋叫道,并扬起一个自以为乖巧得不能再乖巧的微笑。

  微笑,这是她委婉回绝的第一步。

  班主任瞧她这一副八百个心眼子全写脸上的谄媚样子,不由得也笑了。

  “你这丫头,怎么样,想好要当咱们班的班长,身兼荣誉和使命,充实的度过这一年了嘛?”

  秦惋闻言,心想:不愧是高中的语文老师啊,把操老妈子的心和干骡子的活说的这么上档次。

  她还是学的不够啊。

  她正欲开口,就听到时宋那边,时宋的班主任正对他嘱咐类似的事情。

  时宋的班主任是个面容温婉的女教师,她笑着拍了拍时宋胳膊,一脸的喜爱和疼爱。

  “你要是当咱们班的班长,老师是最放心的。就是以后要多麻烦你帮老师干这儿干那儿的,肯定要比普通的学生辛苦些。

  时宋,你愿不愿意啊?”

  这老师倒是说的问的直白。

  时宋微笑道:“学生愿意。”

  听到肯定的回答,女老师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有这么个学习好、人品好、模样还好的学生,哪个老师不得乐开花啊,这可是年级第一呀!

  秦惋这边在听到时宋答应了班长这个职业后,回绝的话不知怎的在嘴边绕了个弯,说出口就变成了:

  “好的老师,我一定会去您所说,充实的度过这宝贵的一年。”

  听她爽快的答应,班主任反而奇怪。

  看她这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还以为少不了一顿你来我往呢。

  不过爽快的答应自然是最好的事。

  班主任又说了些夸奖和嘱咐的话,交代了几个小任务后,秦惋就可以离开了。

  她刚说完老师再见,转身就又一次擦肩,不过这次擦肩的同时还是正面的相遇。

  因办公室桌子的布局、地上的书太没布局,她黑色的小皮鞋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白球鞋。

  她惊讶的抬头,眼神满怀歉意,“不好意思”“对不起”的话还未说出,就得到了对方原谅的笑容。

  没关系。

  他没有说,但她听到了。

  

玫瑰定律

我高一的时候也是班长呢!   当时只觉得上语文课,要比英语课轻松的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