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五章 梦醒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085 2023-08-02 03:14:50

  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美梦的宁静,迫使秦惋醒了过来。

  她先是看看窗外的天色,夜幕初临,再看向手机的来电显示,是好友胡姚打给她的。

  她接起:“喂…”

  胡姚:“你的声音怎么听着有气无力的?听刘友在说你停职啦,怎么回事儿啊?你现在在哪儿呢?”

  作为秦惋从初中到现在一直都是最要好的朋友,她很担心秦惋此时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听她这声音有气无力,语气愈发的着急。

  秦惋刚睡醒,还有点懵,一时没回答,电话另一头的胡姚就更急了。

  “秦惋你说话呀!”

  秦惋这才不急不忙地回答道:“我没事,就是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过来。”

  说完,她想起胡姚问她在哪里她还没回答,又补充道:“我在家呢。”

  话音一落,电话另一头陷入了沉默。

  秦惋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没有急着询问,只是陪着她沉默。

  良久后,胡姚才试着问:“哪个家?”

  这回主动沉默的人变成了秦惋。

  原来胡姚是怕提到任何与时宋有关的事、地点,怕引她伤心,才沉默着思考,她是在父母家,还是在与时宋的家。

  自从时宋病危,自从时宋去世,身边的人都是紧避着时宋两个字走,生怕说到了什么勾起她的伤心。

  每个人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刘友在是,胡姚也是,想来,应该是很累的。

  一种愧疚漫上心头。

  电话另一头的沉默让胡姚瞬间明白了,这个家是哪个家。

  说了句“我去找你”后,就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电话已经挂断了,秦惋却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不止是因为对身边人的愧疚,还是沉迷在了那个有他的梦里。

  过了会儿,她起身换了身衣服,打开冰箱想着拿出两罐胡姚和她都爱喝的橙汁来,却发现每一瓶都过了期。

  她凝视着罐装橙汁上过期的日子许久。

  待有人按响了门铃,她才回过神来,犹豫了下,将橙汁放回了原位。

  她打开门,来人果不其然是胡姚。

  “你来啦。”

  这个家一共只有两双拖鞋,来的客人都是备好的穿一次性拖鞋,这是时宋的习惯。

  打开门的那一刻,她看见面容憔悴穿着白色家居服的秦惋,对她扬起熟悉的笑容。

  她想,秦惋本人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知道她的笑容有多勉强。

  没有橙汁,秦惋就倒了杯白水给她喝。

  胡姚接过,喝了一口后又放下,问她停职是怎么一回事。

  “我就听刘友在说你因为什么情绪过激,骚扰被采访者停职了?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儿,秦惋突然就想起了早上她在会场看到的那个人,那个长得和时宋一模一样的人。

  “我见到了时宋。”

  胡姚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秦惋又重复了一遍:“我见到了时宋,活着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宋。”

  就在胡姚要断定秦惋脑子出问题的时候,秦惋拿出手机,打开和刘友在的微信页面,点开他最新发给她的一张截屏,拿给胡姚看。

  “宫氏集团总裁…宫樾?!卧槽!”

  在看到递过来的百度截屏里,长得和时宋一模一样,却是另外一个身份、另外一个名字的宫樾的时候,许久不爆粗口的她还是没忍住。

  “这是真的?!”

  不信邪的胡姚拿出自己的手机搜索宫樾这个名字,弹出来的页面上的信息,是和刘友在发给秦惋的截屏里一模一样的内容。

  “卧槽!要不是这下面的介绍,我都要以为是时宋诈尸了!”

  胡姚不断放大宫樾的照片,说道:“要是没有右眼下的这颗泪痣,表情再温柔点,就和时宋一模一样了!真是震惊我全家一百年,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不是双胞胎,却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啊!还帅的各有特色。”

  胡姚的反应逗笑了秦惋。

  而胡姚继续搜索着关于宫樾的信息,一遍搜索一边念叨:“不应该啊,这么帅的男人,我竟然不知道!”

  秦惋拍了她一下,道:“你又不关注财经新闻。”

  胡姚立马反驳:“可我关注帅哥啊!”

  秦惋:“…”

  闹归闹,笑归笑。胡姚是打心眼里心疼她这个最好的朋友、唯一的闺蜜。

  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能和她共情。毕竟有几个人拥有长达十四年始终如一的爱人?有谁在这十四年的拥有后再失去。

  从前她很羡慕惋宋的情比金坚,现如今她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拥有过这样轰轰烈烈又细水长流的难忘爱情。

  不然,在长久的拥有后又永久的失去,只怕比挖心都痛。

  “桃桃,想什么呢?”

  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她将胡姚两个字看成了胡桃,认识后才知道是自己搞错了,以后也就一错再错下去了。

  胡姚看着憔悴的秦惋,突然笑了,说:“惋惋,生日快乐!我们出去过生日吧,我带你去喝酒,去看帅气的小哥哥。”

  秦惋本不想去的,自早上的事后,她更感觉身心交瘁。

  四年为时宋卧病在床的担惊受怕,时宋去世七天的茫然无措、心不在焉,一股脑地压了下来。

  喝酒…

  “好啊。”

  胡姚是酒吧的常客,对整个暮河的酒吧都了如指掌,她带着秦惋就近来到了一家叫做“红色”的清吧。

  进去前,秦惋看着“红色”两个字还略有紧张,因为这是她活了二十九年第一次出入酒吧场所。

  进去后,一杯酒下了肚,什么紧张都烟消云散。

  老人说,一醉解千愁。

  可胡姚看着秦惋,却是越喝越愁的样子。

  不喝时,还懂得勉强地微笑;喝了,别说笑了,话都不说一句,只盯着边上的空位独自走神。

  她一开始尝试着叫她回神,尝试了两次后就放弃了,叫她回神一次不过两分钟就又走神了,不知道在想些…

  算了,想吧。

  瞧秦惋这副三杯下肚就迷迷糊糊的样子,胡姚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临近九点的时候,她从包里掏出一个蓝色的长方形盒子,她打开,拿出存放在里面的银项链,为秦惋戴上。

  脖子上突然多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秦惋迷茫地低头看向项链,伸手摸了摸项链上挂着的花朵形状的吊坠。

  

玫瑰定律

又是熬夜的一天~本大一新生一样开学不要军训T﹏T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