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六章 再遇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072 2023-10-06 22:24:03

  “这是…”

  秦惋懵懵地问。

  胡姚笑着说:“是生日礼物。”

  生日…对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来着。

  她低头垂眸,抚摸着吊坠,生日两个字使她将其攥在手心,吊坠的一点点冰凉似是一盆冷水浇醒了她这七天的浑浑噩噩。

  “桃桃,我们回去吧。”

  桃桃是她给胡姚起的专属昵称,源于初中第一次见面时,她将胡姚作业本上的名字看成了胡桃,之后就一直桃桃、桃桃的叫着,知道了本名也不改。

  在胡姚的心里,秦惋一直是一个勇敢、直率的人,吃了好吃的就开心,见到了讨厌的人就直呼讨厌,是朵长在太阳下的花。

  她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看着最好的朋友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心里也很是不好受。对方的眼泪堵在了出口,而她的已然落下。悄无声息的,落下再抹掉。

  胡姚的声音有些沙哑。

  “回哪儿?”

  “回家。”

  听到回答,这次胡姚没有问她回哪个家。

  买过单,她就紧握着秦惋的手离开酒吧。

  她是开车来的,两个人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她拿出车钥匙解锁,秦惋如常走向她副驾驶的位置。

  胡姚先她一步上车,待她系上安全带,转头却发现副驾驶还没有任何动静。

  胡姚看向副驾驶,车窗外哪里有秦惋的身影。

  胡姚:“!”

  明明只喝了三杯,秦惋就觉得整个世界颠颠倒倒。她知道自己是在地下停车场,现在该回家了,于是习惯性地寻找一辆车牌号是津B7Y431的白车。

  津B7Y431是时宋的车。

  是每天接送她上下班的车。

  她摇摇晃晃穿梭在不同颜色的车中,怎么找也找不到那辆熟悉的车,迷迷糊糊来到了一开始下到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门前。

  她的手刚覆上电梯向上的按钮,电梯的门就打开了。

  大概是夜晚的酒精格外上头,双颊红红的秦惋看着电梯门开,看着她的时宋穿着一件陌生的暗红色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不扣,松松垮垮的凸显风流。

  这些不重要。

  电梯里的人尚未反应过来,怀里就多了个猛地扑来的秦惋,使得他后退半步。

  “你去哪儿了…时…我都找不到你,也找不到你的车,我找不到你。”

  许是上头的酒精蒙蔽了她的嗅觉,将她半搂在怀里的人身上浓郁的酒精味还中夹杂着烟草味。

  她最讨厌烟草。

  时宋从不抽烟。

  被女人扑了个满怀,宫樾并不意外。

  他被迫半搂着她,一米八八的身高使他只看得到女生的头顶而看不到她的脸,让他错以为这是哪个他的暧昧对象,或是以往缠绵悱恻、难舍难分的床伴。

  每当寂寞时,他都不会拒绝女人的邀请,譬如现在。虽然看不到怀里人的脸,但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能够抚平他心中烦躁的味道。

  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便环住她的腰,一手轻抚她的头顶,声音温柔地问她:“找我做什么?”

  秦惋的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额头贴着他胸前露出的肌肤,温热靠近炽热。

  “找你回家。”

  她的声音闷闷的,软软的,即便如此也听得出其微凉的声线。

  直觉告诉他有哪里不对。

  他松开环住她腰的手,拉开能够看到她脸的距离,恰好这时秦惋也正抬头。

  四目相对,一双因泪而朦胧,一双惊讶与厌恶袭来。

  大概是因为早上那双装满莫名其妙的爱与悲的眼睛太过难忘,才让他此时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是谁。

  是早上拉住他的那个疯女人。

  大脑欲将她一把推开,教养却促使他退后一步,拉开与她的距离。

  “是你?”

  他微微勾起嘴角,眼神十分不耐。

  “你跟踪我?”

  说着,宫樾拿出手机就要报警,完全不给秦惋解释的余地。

  酒精上头的秦惋整个人摇摇晃晃,泪水在眼眶里几经打转,尚未流下。她还不知道刚刚还温柔抚摸她头的人,现在就报警想让她进局子。

  她就站在那里,懵懵的,她还不懂为什么自己被推开了,为什么推开自己的竟然是时宋。

  是了,她是被推开了。

  被爱人彻底地推开了,永久地推开了。

  “喂?我要报警,我在红色酒吧…我被今早袭击我的记者跟踪了…好的,谢谢。”

  干脆利索地报了警,宫樾就倚着墙边,看向她的眼神除了讽刺就是轻蔑。

  “现在才低头忏悔,是不是晚了点?”语气也是冷冷的。

  这不对劲。

  秦惋缓缓抬头,眼泪随着她的动作滑落脸颊。扎着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出门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她又穿上了那套白色的套裙。在这灯光略显昏暗的地下车库里,她此时的样子,在旁人眼里,乍一看和女鬼差别不大。

  在宫樾眼里,她和疯子的差别…她就是疯子。

  早上那个眼神,那个莫名其妙执着但深爱的眼神总是在宫樾的脑海挥之不去。

  他欲开口问,又不想开口和疯子有牵扯。

  最终两人无言,直至警察的到来。

  不过比警察先到一步的是绕了一大圈才找到秦惋的胡姚。

  她快步来到秦惋面前,拉住她的手。

  “惋惋?你没事吧?”

  见她呆呆的,不说话,眼眶还红红的,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被谁欺负了。

  胡姚正要询问在场的第二个人这是怎么回事,想要说的话却在看到这人的面孔后卡在了嗓子眼。

  时…宋?

  这是…

  她再定睛一看这人的眼神、气质、打扮,联想下午百度页面里年轻有为的宫氏集团副总宫樾,才勉强按下内心呐喊有鬼的心,觉得这并不是时宋而是宫樾。

  “你…”

  没等她多说什么,警察就来了。和宫樾确定跟踪他的对象是秦惋后,就要带着秦惋回派出所接受询问并做笔录。

  这一下来的猝不及防,胡姚一时没想到早上秦惋和宫樾的那出,焦急地问警察原因。

  “警察同志,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要带走我朋友?”随后她又看向宫樾,想要知道其中的缘由。

  她下意识以为宫樾会像时宋那样好脾气耐心的为她解答。

  但这人不是时宋,是宫樾。

  宫樾和秦惋被警察一同戴上了警车,全过程连半个眼神都没施舍于胡姚。

  

玫瑰定律

明天有早八,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