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七章 倒霉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062 2023-10-07 23:13:25

  “秦惋,你为什么跟踪宫樾?”女警问道。

  秦惋不回答她的问题,只静静地看着宫樾的侧脸出神。

  胡姚比她都急,替她回答道:“误会,警察同志这都是误会!我朋友并不是跟踪这位…宫先生,那是偶遇!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我请她到红色酒吧喝酒庆祝,这没错吧?”

  警察调了监控,事实证明,秦惋确实没有跟踪他,两个人就是很巧的,在红色酒吧偶遇了。

  宫樾一脸不耐。

  紧接着,警察又问:“秦惋,你早上为什么袭击纠缠宫樾?”

  又是胡姚替她说的:“这也是误会啊,警察同志!”

  胡姚深吸一口气酝酿了下情绪,说道:“实不相瞒,我朋友的爱人七天前去世了。”

  相当悲情小说式的开头。

  “我朋友和她的爱人情谊非常的深厚,相识相知十四年。七天前,她的爱人因器官衰竭过世,她悲痛欲绝。就这样了,她那个杀千刀的老板还让她工作。秦惋是个记者,赶巧,她那天采访的人,也就是这位…宫先生,和她不久前离世的爱人相貌相似,她一时情绪过激,就不小心打扰到了宫先生。”

  宫樾一脸不信:“能有多像?不是十四年的爱人吗,这么不熟悉啊,还能认错。”

  闻言,胡姚对他“和蔼”一笑,心想: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一会儿你可得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她拿过秦惋的手机,按下开关,手机屏保亮起的那一刻,宫樾的不耐瞬间消失。

  秦惋手机的屏保是她和时宋的合照,那是一张颇有时间的照片,还是高中时期的她和他。

  照片中的女生举着手机佯装在拍自己,实则在偷拍身后的人。彼时,她身后的男生恰好回头,照片拍下的正是这一瞬间。

  照片中的人脸青涩,看着有些年头了。

  胡姚又用秦惋的脸解开了锁屏,手机的壁纸是比屏保照片看着时间略近一些的一张男女合照,照片中的男女靠着彼此,一个笑的腼腆,一个笑的灿烂。

  由我偷拍我们,到别人正式拍我们。

  宫樾很确定在今天之前,他与秦惋素不相识。但这照片上的男人与他实在相像,是真的能够以假乱真的地步。

  要说这照片是假的,是ps的…

  他终于看向一直沉默的秦惋。

  她虽然酒量不行,但她喝得少,上头得劲儿多少过去了些。最起码能够辨明现在周身的情况,以及眼前这个人…

  “不好意思…宫先生,我为我早上的行为和刚才在车库的唐突为您道歉。”说着,她起身向宫樾微鞠一躬。

  “很不好意思,我认错了人,不好意思。”

  听了她的原因,警察也对这个爱人刚刚去世的姑娘表示怜惜。对早上的事做过简单的训责后,又做了个笔录,就让她们走了。

  胡姚拉着秦惋一同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宫樾较她们先走几步,私人司机已在一旁等候多时。

  “等等。”

  在宫樾上车前,秦惋试图叫住他,然而并没有成功。宫樾反而越走越快,秦惋迅速脱离胡姚手的桎梏,大步跑向宫樾,并抓住他的手腕。

  此情此景,犹如早上两个人的“初见”。

  只不过这次两个人间少了那些拥挤的记者,她握宫樾手腕的力度也选没有早上那么紧。

  宫樾与她深爱的那个人的身高都是相似的,是她需要稍稍仰首才能对视的高度。只不过从前,另一个人会自觉弯腰低头,而现在,另一个人不会。

  他一脸不耐地回头。

  相信没有人会在知道自己被一个当做另一个人错认后还能笑的开心,特别那个人还是个死人,一个刚死不久、被深爱着的人。

  他最厌恶这种所谓替身。

  现在的他,不仅无法笑的开心,甚至都笑不出来。

  “你认错人了。”

  这次他率先开口,语气嘲讽的好心提醒。

  秦惋看着他,嘴欲张又合。

  她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

  瞧她犹犹豫豫、疯疯癫癫的样子,一双漂亮且深情的恶心眼神,宫樾毫不犹豫的挣脱开她的手,径直上了车。

  黑色的迈巴赫扬长而去,念念不忘的那个人还驻足在原地。

  看她这个样子,胡姚长叹一口气,走到她的身边,再次握起她的手,柔声道:“我们走吧,回家。”

  秦惋仍望着远方,不肯离去。

  他真的不是吗?真的,不是吗…

  醉意渐渐散去,夜晚的风吹过她的脖颈。

  “他…”

  司机得了指令,朝市中心的公寓开去。

  宫樾坐在车上,车窗半掩,凉风吹过他的额头,带起一阵思绪。

  今天。

  真是烦透了。

  早上,床伴哭着闹着要和他成为真正的情侣,一阵无聊的对方单方面吵闹后,以两百万的分手金彻底结束了这段不到半个月的感情。之后就是旗下新项目的一个记者发布会,快结束的时候被一个情绪过激的疯子/记者(秦惋)袭击了,那个眼神弄的他一天心烦意乱。

  中午回别墅陪将他从小养到大的姑姑一起用饭,吃着吃着就被批评了起来,说来说去无非是他二十八岁还没个固定女朋友、还不结婚的老掉牙话题,最终以他被赶出别墅,仓促结束这顿午饭告终。

  下午回公司一直在工作。晚上难得没有烦人的应酬,能和刚回国不久的朋友在酒吧聚聚,结果聚到了他在国外留学时谈的一个还算认真的前女友。现在成为了他朋友的女朋友。不过这都不算什么,要不是她旧事重提,他都要忘却了那些个不值得一提的往事。

  昔日的朋友,越发的生疏。原本以为的发小们的聚会远没有想象中的亲密,那份隔着金钱、地位的生疏,让他喘不过气来。找了个借口逃离,又在地下车库偶遇秦惋,误以为对方跟踪他,还报了警。

  结果只是偶遇,上午的事也只是因为对方把他错认成了刚去世不久的男友而已…真是艹了。

  一整天下来,没一件能让他开心的起来的事。

  特别是被错认那件,格外的堵心。

  习习的秋风也吹不散他心中的雨云。

  错认,替身,这一直是他最忌讳的词。

  这总能让他想起姑姑的亲儿子是怎么死的,而他又是怎么成为姑姑的儿子的。

  

玫瑰定律

晚安啦各位!今晚和舍友去看了电影《坚如磐石》,但短暂的欢乐也抵不过明日早八的痛苦。我恨早八⌓‿⌓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