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十一章 烈日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257 2023-12-01 08:56:14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屋内的人跪在原地。

  一滴泪划过她的脸颊,滴落在柔软的地毯上。

  秦惋在地上跪了许久,她头发凌乱着,凝视着地毯上的泪痕直至其彻底消失。

  “Baby

  你就是我的唯一

  两个世界都变形

  回去谈何容易

  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

  独自对着电话说我爱你

  我真的爱你

  Baby…”

  手机铃声响起,熟悉的音乐唤回秦惋的神识,她起身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母亲的电话。

  “喂?小惋啊,你下班了吗?最近你爸身体不太好,我想带着他去医院检查,这个老家伙他非说不去,我劝不动,就想让你回来一趟。”

  秦惋看向挂在墙上的表,已是四点多了,秋天的日渐短,北方的暮河已见暮色。

  “…妈,我今天没上班。”

  “啊?这,怎么没去上班啊?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秦惋本想坦白自己被无薪停职的事情,可一开口话就不自觉地拐了弯:“…没什么事,你别担心。就是,之前攒的假一直没用,这不最近比较忙,我有点累嘛,就想着奢侈一把,用用之前攒的假期。”

  这是个很烂的借口。

  秦惋怎么可能还有没用的假期?

  时宋还在的时候,她几乎每夜都睡在医院,特别是赶上时宋治疗的时候,无论是请假还是用年假,她都要陪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进去,再看着他出来。

  秦惋没有刻意编一个完美的借口骗自己的父母,秦母也很懂自己的女儿,默契的没有拆穿这个谎。转而嘘寒问暖,询问她最近想吃什么,回来她做。

  挂掉电话,秦惋背靠沙发,望着天花板长出一口气。

  次日清晨,秦惋乘第一班的公交车回父母家所在的暮河市北城区。

  明明就住在同个城市,可除却时宋葬礼的匆匆一面,回想起上次回家,都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窗外的风景转瞬即逝,秦惋戴上丢了一只的蓝牙耳机,打开手机软件,播放随机音乐。

  她的头轻抵着车窗,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上上下下,来来往往。眼神在一张张不同的面孔中游离、飘远,直至公交车在暮河一中站停下来时,一个个穿着暮河一中蓝白相间的校服的学生,如泉涌般上车来。

  推搡间,欢声笑语无数。也有为今天的作业发愁的忧伤,也有和喜欢的人坐在一起的窃喜…

  当繁多生动的情绪在他们的脸上转换时,秦惋看着不远处没有位置依靠着杆子的少年,在嘈杂的环境中侧目望着窗外。

  她不认识他。

  可在他无意间转过头来看向她的那一刻。

  她认识他。

  今天是秋季运动会的开幕式,秦惋作为学生主持人,正坐在操场正北大舞台侧方的遮阳伞下,无声地读着手中的稿子。

  本来,她连运动会都不想参加,这下好了,不仅参加了,还当了个主持人。

  主要是为了躲开那些班里没人报的比赛项目,不然最怕麻烦的人怎么会自找麻烦。

  还有半个小时开幕式正式开始,秦惋放下手中的稿子,毕竟临场前,越读越错。

  这时有人递了她一杯冰水,在这余热未散的十月天里,对怕人的人来说很有必要。

  没多想,她拧开瓶盖就喝了一大口。

  随着冰水下肚,凉意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令她舒适,相反,一股不适涌上。她扯了扯裙边,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又的确想不起自己忘了什么。

  又过了十分钟,负责开幕式的老师来和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说些老话,例如第一次主持也不要紧张什么的。

  男主持连连点头应和老师的话,而秦惋则表情僵硬。过了会儿,那股不适感实在是压不下去,反而愈演愈烈。

  秦惋不好意思的向老师报告她突然身体不适,想上厕所。

  这时离开幕式开始不到十五分钟,老师看了眼手表,嘱咐她休息时间,让她去了。

  可能是因为那瓶冰水,也可能是因为她倒霉,没记生理期来临的日子。

  她看着内裤即将被血渍浸透,心想,还好发现得早,没沾染到礼裙,礼服是借的,要是脏了得赔钱。

  眼下她并没有卫生巾,眼看开幕式就要开始了,她现在要是再不出去,开幕式就要出事故了。

  左思右想,秦惋一咬牙,放声喊道:“有人吗?有人有卫生巾吗?”

  不出意料,女厕所内无人应答,厕所之外的洗手池处,倒是有人停下脚步。

  她听到有脚步声,甭管男女,先解解她燃眉之急,有卫生巾最好,要是没有,大舞台离学校小卖部也不远,麻烦拜托人家帮她买一趟回来,应该也不是不行。

  于是,她继续放声道:“那个,同学,我来姨妈了,但是我眼下没有卫生巾,请问你有卫生巾吗?”

  那人迟疑道:“…没有。”

  完犊子,听声音还是个男生。

  她只好继续道:“那个,同学,我是开幕式的主持人,现在急需卫生巾,很急,真的很急!能不能拜托你帮我买趟卫生巾?拜托!”

  这次,对方很迅速的答应,随后她便听对方离开厕所,听着,像是跑去的。

  还好遇到了个好人啊!

  不过这声音…

  秦惋猜到了是谁,正因为猜到了是谁,她更不好意思了。

  至于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到五分钟,他就赶了回来,在进女厕所时犹疑了下,左盼右顾没人,才走了进来。

  “秦惋?”

  闻声,秦惋立马回答:“这儿这儿!”

  他以此生最快的速度把买来的卫生巾放到她所在厕所门下,感谢学校的厕所门下的缝隙足够塞进一包卫生巾,不然更尴尬的画面就要出现了。

  给完卫生巾,他就离开了女厕所,嗯…厕所。

  换完卫生巾,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秦惋就急急忙忙回到大舞台旁的遮阳棚下,到了才知道,离开场还有四五分钟的时间,她还以为要迟到了。

  在临开场前,她手里拿着稿子,离开了遮阳棚,站在上舞台的楼梯处,眼却瞟向操场上站的整整齐齐的各年级各班。

  她不近视,他也很好认。

  几乎是瞬间,她就从众多人中寻到了那个最笔直如白杨的人的身影。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玫瑰定律

大量的回忆~~~   写主持稿我最擅长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