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第十二章 桂花

谁能像你一般爱我 玫瑰定律 2210 2023-12-07 23:49:18

  年少时的悸动至今刻骨铭心。

  看着陌生的少年到站下车时,回头不解但略显羞涩的眼神,秦惋一下子就回了神。

  她坐的是靠窗单人椅,身边没有记忆里的时宋。

  中途秦惋换乘了两三趟车,之后又步行了几百米,才回到了家,和父母的家。

  父母的家藏在离暮河一中两条街外的老小区里,她上高中时那里还是颇热闹繁华的街区,没想到才过了…哦,原来离她的高中时代,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只是她很少回来,更很少一个人回来。所以对于时间的变换,她较多感受到的一般是爱人衣服的薄厚,头发的再次剪短…

  抚过起皮的木质楼梯扶手,抬眼看去满是岁月痕迹的灰色墙壁。

  她有多久没回家了呢?

  “妈,爸,我回来了。”

  钥匙就在她的包里,可站在门前,犹豫了下,她选择敲门。

  而妈妈,就像她学生时代每一次回家那样,明明嘴角带着压不下的笑意,却总是口是心非地说:

  “让你带钥匙带钥匙,说的话就和耳旁风一样吹过就只是吹过了,从来不留心带!害得我天天得在做饭的时候给你开门!”

  那她呢?她会像没有骨头似的往妈妈身上一靠,把书包像扔垃圾袋似的往沙发上一扔,埋怨一天太长,埋怨作业太多。

  爸爸么,作为一名初中语文老师,在她放学的点或许还在下班的路上,或许早她一步坐在沙发上,品着她喝不出味道的茶水,教训她道:

  “学生不写作业干什么?家里爸爸妈妈都是老师,亏你天天都要说一遍一定会被骂的话!”

  饭菜丰盛时,妈妈会叫爸爸进厨房帮忙端菜,她则是客气的试探一下是否需要自己帮忙,不需要,她就继续瘫在沙发上,更换自己喜欢的电视频道,如果需要…就当没听到,不过结果往往都是她被骂,然后灰溜溜地进厨房帮忙。

  “惋惋回来啦?!快快进来,我刚做的红烧肉,马上就能出锅啦,为着你,今早我在菜市场专门挑瘦肉多的。”

  记忆里的妈妈,总是会买她喜欢的食物,照顾她的口味偏好,但很少会把宠溺的事用言语表达出来。

  她的拖鞋就放在鞋柜最下面那层,用脚就能够出来,她从小懒散,能不弯腰的事就尽量不低头做。

  她一边换鞋,一边问妈妈:“妈,我爸呢?还没回来?”

  锅里的油裹着菜,在火焰的加热下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秦母听到女儿在讲话,但听不清她在讲什么。

  “你说什么?大声点。”

  也可能是人上了年纪,耳朵大不如前。

  “我说,爸呢?”

  爆炒过后,声响逐渐小了。

  “你爸最近当了个班主任,还是管年级最闹腾的班,忙得不得了!现在才十一点多,且不回来呢。”

  秦惋“哦”了一声,询问母亲做饭是否需要她帮忙,得到的回复是意料之外的:

  “不用,你笨手笨脚的能干什么,平时进厨房的也不是你…”

  她的确不擅长厨艺,做饭仅限于能熟、能吃的水平,和能给秦母打下手毫不费力的时宋比起来,的确是差远了。

  以前回家,都是时宋进厨房帮忙,她进去转悠一圈意思意思,被赶出来后陪秦父看看电视、说说话、下下棋、摆摆盘子碗什么的。

  秦母话说一半,察觉到再说下次可能就会提到那个人了,话在喉头打了个弯儿,说秦父昨天刚给她整理的房间,找出不少她的“破烂玩意儿”,让她去看看。

  她应下,把从超市买的水果往桌子上一放,走进自己从前住的房间——现在仍旧是属于她的房间,从来没变过。

  相较于父母的主卧,她的房间虽小但日照最好,一点儿都不阴湿。

  木质的单人床旁边,是她学生时代趴在上面不知道写作业睡着多少回的同色书桌,书桌上的架子,摆放着她小学时读的童话书,初中时跟风买的密码本,和许多本高中时她总结的文科类笔记。

  那个蓝色的密码本,看起来塑料廉价,却是她从初中用到高中毕业的日记本。

  看到记忆里的物件,快乐的回忆涌上心头,怀念从前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而真正清晰的往事,是自两张从日记本里掉落出的照片开始。

  她拿起照片,轻轻揉搓着照片的一角,回忆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照片的边缘发卷,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两张照片,不同的情景,一样的主角。

  其中一张照片背景是蓝空万里,她和时宋共同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一左一右,中间隔着个面容和蔼的年级主任。

  记得当时是高一的下半学期,临近选科分班,在大家的依依不舍和憧憬未来等多种复杂却纯粹美好的情绪中,学校照例举行了一场颁奖典礼。

  奖项与以往大差不差,什么优秀学生啊突出进步奖啊三好学生的,都是见怪不怪的老把式。

  暮河一中的优秀学生奖,一个年级仅颁给一个人,可谓是学校最具含金量的一个奖项。

  每年这个奖项都是颁给每个年级学习最好的人。别的年级不说,高一能荣获此奖的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时宋了。

  秦惋站在班级的最前头,头顶是冬日里温暖舒适的阳光,再加上前面学校几个领导轮番的讲话无异于催眠,让她昏昏欲睡。

  直至开始正式颁奖,第一个奖项就是优秀学生,年级主任满面春风地喊出“时宋”两个字时,就像暖风轻撩了她的脸颊,温柔但使人清醒。

  从他出现在她视线里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再没移开过。

  他是真的好优秀啊…

  在这一年里,虽有一开始隔着一条走廊,开着窗聊天的美好开头,可之后再见面,大多是偶然的相遇、礼貌点头。

  最常遇见的地点不是学校小卖铺前浪漫的桂花树下,而是二楼走廊尽头阳光刺眼的教师办公室。

  她自认是一个很懒散自由的人,最怕麻烦,本身当上这个班长就不太情愿,之后一段时间她更是抱着没事不去找事的心理,很少去办公室。

  直到有一次,她刚踏入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了一个让刺眼的阳光也变得柔和的人——时宋。

  他站在七班班主任的桌前,微笑着聆听秦惋班主任的夸赞。

  “要是每个班都有一个时宋就好喽!”

  时宋的班主任也在,靠着椅背满脸笑容地注视着自己的得意学生。

  大概是因为最近的考试他又稳稳地拿了第一,办公室里的老师正轮番的夸奖他。

  秦惋站在门口,看着他,他的身上携带着自然的柔光,恰到好处的笑容使他脸上最常见的表情,没有讨好的感觉,也不显得过分敷衍。立体的五官造就他雕塑般的侧颜。见过他才知道,睫羽如扇、唇红齿白这样偏女性化的词汇,也是能用在一个男生身上的。

  他抬眼时,一双动人的桃花眼看的人心颤;垂眸时,长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一片阴影,格外惹人怜爱。

  “谢谢老师,老师过誉了。”

  近些观察,他笑起来时眼睛弯弯,被人夸的不好意思了会手指蜷缩。

  她常想,这样锋利的长相怎么会有如此柔和的气质呢?真是矛盾,奇怪。

  擦肩而过时,一米七的她堪堪过他的肩头,虽只是瞬间,可她就是明确地闻到了、记住了,他身上的味道。

  是桂花的香味。

  

玫瑰定律

全勤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