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皮生录

第十七章 一夜萧然

皮生录 肖辰不消沉 2130 2020-04-10 23:09:22

  我慌忙睁眼,窗外的风凉习习的吹来,呼呼的喘着垂死世间的一口活气。

  它们痛苦的四处流窜,被树群拽去了四肢,又被暴雨侵犯了身心,只能留着那一点点残念,往人间钻。

  我抬眼,窗外的月亮竟也去休息了,它不愿管接下来的烦心事,只顾着自己高高在上,怜悯众生就好。

  成团的乌云将天空遮住了半边,它们来的猝不及防,确也不怀好意。

  这丝毫不准半点光亮施舍给苦苦感伤的凡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再久的等待,论谁也会寒心。

  人间无光,与炼狱有何区别。

  我止住自己胡乱的心思,不再回想昨夜的种种。

  那句话落下后,世界静了很久,我与隐叔两两无言,都只是背过身去暗自抹泪。

  他终于能卸下沉重的历史担子,却要叫我拾起烈火熏天的痛意吗?

  是是非非,谁都无法逃脱罢了。

  我环顾四周,起身关紧纸窗。

  屋子里的烛灯被我点去半盏,如今倒是真的叫我看不清脚下的路了。

  我小心翼翼的从窗梗边移回身,单只脚先下地琢磨一番,才敢一步一步挪去床边。

  青石板凉,我赤着脚,忍着钻心的疼。或许在那句字里行间,林意也是这样走一步路,便疼一步吧。

  我的思绪绕在那句话里,止不住的揣摩着她的一颦一笑,一生一死。

  这场由真实故事改编的戏,怎叫人不忘怀呢?

  林一安的梦,又到底是圆了谁的心?

  ‘哐啷...’

  不远处传来玉器震碎的声音,随着断断续续的脚步声,沉重的拉回了我飘然欲呼的身体。

  侍候我的丫鬟圆子匆匆撩开门帘,急忙近身准备安慰受惊的我。

  她看着停在半路中央的我,顿了一下,弯腰扶我去床边靠着休息。

  “我的小姐,你怎么这么晚还不歇息啊。”

  “我睡不着,刚刚偷看月亮来着。”

  我接过她方才倒好的牛乳茶,笑嘻嘻的冲她眨巴着眼睛作玩笑话。

  “好小姐,这月亮都被你吓跑了。”

  “才不是呢,月亮分明是被方才的巨声惊到了,正求着云朵安慰呢。”

  我拉着她的手,将脸贴了上去。

  圆子的手很温暖,她总会细心的握着拳头,生怕手心里的老茧伤到我,可我偏偏爱这半白不白的茧子,想感受它真真切切的温暖,不禁任何修饰,不怕风吹日晒。

  “小姐你小声些,这事不能提。”

  圆子抽出一只手,悄悄的捂在我嘴边,自己也弯下腰,和我靠的更近了些。

  她歪着脑袋,不算大的双眼四处瞅着,连门缝都不放过。直到四下安静,连风声都不敢吱声,她这才安下心,替我盖好被褥。

  “小姐是不知道,朱少爷这样,不是一日两日了。”

  她压低了嗓音,话也显得干涩。我只能把耳朵凑过去,乖乖屏气凝神的洗耳恭听。

  “他是身子不舒服吗?”

  我一想到那个月光少年藏在长衫下沉睡的双腿,不禁叹气。

  原来再温柔的人,也会回归这样原始的方式,发泄自己心底的苦楚。

  我原来只一味的觉得摔东西的人不是好人,现在确也从那些碎片中体会出几分悲痛来。

  到头来,还不过是玉石俱焚而已。

  圆子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气我把什么事都这样不放在心上。

  “小姐,你可别呆着了。朱少爷自从搬回锦州,就不爱讲话。夜里总能听见什么怪声音,有时候是碎了的凳子,有时候又是下人的苦叫声......小姐,那屋子的邪气,就和....和朱少爷一样,瘆得慌!”

  “嗯....凳子碎了或是他行动不便,下人那,总归做错事了吧。”

  我看出圆子有些颤抖,她的眼神扑闪在细弱的烛光里,显得格外无助。

  我叹口气,随手给她披了件身边褪下的外衣。

  窗户没关严,风容易漏进来,直叫人心寒。

  “我的小姐,你千万别这么想。你可知道,我曾...我曾亲眼看见过青子从朱少爷那被抬出来,全身是伤,没了人样。小姐,活生生的人啊,这叫咱们下人,怎么能不寒心。”

  “这样吗...圆子,你先放宽心,我会护着你的。我本以为朱少爷温言细语,是个极好的人。”

  我看着低头忍不住啜泣的圆子,心下一紧,脑海中还是忍不住浮现那花前月下的场景,却又被屋外延续的碎裂声生生打破,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小姐,我的好小姐。你快睡吧,奴婢在这候着,你别怕。”

  “圆子......”

  我本想趁着机会问问她朱少爷之前的事,说不定能探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圆子的眼泪都悄悄的滴在我的额间,我便也住了嘴。

  她在这府里有三四年了,什么人没见过,能叫她留下这样阴影的,恐怕没有表面上看的简单。

  我乖乖躺下,却转身背对着圆子。

  珠帘被误闯进来的风撕扯着,它想再往暖和的地方凑一凑。

  窗外还是断断续续的传来器具焚身的呐喊,一砖一瓦每碎一次,都仿佛在我的心头狠狠的割上一刀,却丝毫不见一点血。

  我辗转反侧,这偌大的府宅,哪里还有暖的地方?

  也是了,人心是暖的。

  我偷偷斜着身子,想瞄一眼圆子。她只比我大两三岁,身子虽然圆乎乎的,却都是做苦力留下的毛病。

  我端详着她熟睡的脸,蜡黄的脸颊没有什么气色,眼袋沉重,发髻凌乱,这样一个本可以和我一样玩闹的女孩,却要弯着腰毕恭毕敬的叫我一声主子。

  她挡在侧门旁边,为我抵御风寒。

  我在想,被灭门的林意,是否也像她这样,变得低声下气,对所有人毕恭毕敬。

  从云台跌入泥底,她摔得那样疼,又日日受着家族遗失的噩耗,该有多绝望,多崩溃。

  所以,她便向上天许愿,让我重活一世,享尽安乐吗?

  “林意,我还好好的呢。”

  林一安会好好活下去的。

  而一旁的圆子正砸吧着嘴,小声地说着梦话。

  她每天都很累,在我这张小床边的软榻上休憩片刻,或许已是最幸福的时光。

  我干脆转过身,把被褥也盖在她身上,也分一半温暖给这个陪伴过我的好心人。

  其实这世间的人都一样,只是被一层一层所强加的阶级观念,无形中摧毁了顺水而生的人性。

  就像林意,生不如意,死不随心。

  一夜,总是悄然从谁的梦中溜走,不知往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