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皮生录

第二十一章 病入膏肓(二)

皮生录 肖辰不消沉 2069 2020-04-14 23:34:09

  我移步走向窗台,想给她倒杯茶水缓缓气。

  只是走近一看才知道,台子上的白瓷水壶早已浑身积满了尘灰,柄间是随风破败的蜘蛛网与我相言。

  我举着它空无一物的身体,疲倦的连泪都滴不下来。她已经不吃不喝的病了这么

  …….....

  我感觉一些脱力,随手撑着身子小心摔倒。

  我背对着圆子,生怕她又担心。

  “圆子,我前几日去小厨房尝到了最近可好喝的红枣玉露汤,趁着正好没人,我们俩来好好的喝一杯吧。”

  “小姐....奴婢咳咳.....咳咳....”

  “圆子,你信我,喝了之后身子就暖了,你很快就能好了!”

  “你等我!等我啊!”

  我害怕听见她的回答,赶忙放下水壶拔腿就跑。

  或许我已经知道答案,又或许冥冥之中我们这场离别,总会到来。

  我选择了逃避,用这样最幼稚,最无力的方式,企图寻找一丝不着边际的慰藉。

  我不想总是失去。

  我记得梦里的林意,她总是一个人。

  无论是悲是喜,她都是一个人捧着那些零零散散的回忆,苟延残喘。

  我如今走的每一步,都是她心心念念想拥有的侥幸。

  所有人,都终会不告而别。

  我绕过黑梁走廊,庭外的花都开了,她们在杂草中昂首挺胸,却只能换来我的匆匆一瞥。

  有时候你的努力,并不会获得相应的回报。

  就像我和你,是否只是隔着一场无稽之谈的梦呢?

  林意从不后悔。

  林一安只能往前走。

  我跑了很多冤枉路,才走到小厨房后门。

  如今外面的阳光还没那么烈,距离午膳也有段时间,可是我悄声推开门,却瞧见了一团蒸汽后不算很大的小厨房里挤满了神态各异的人。

  她们的身影伴随着不断敲响的刀板声一起一落,也随着来回散发香味的菜肴分分合合。

  我走进,这场繁华的小闹市。

  笼屉边擀面粉的阿婆流着汗,用力的糅合着面团,铺满白色面粉的案桌上画着无形的太极图;

  炒锅旁的阿姑全副武装,与铁锅里跳舞的油花和仰望天空的食材打交道,一颠一勺用简单的佐料绘制了一幅上好的‘出厨图’;

  而在角落旁添着炭火柴根的杂役,和这些边角废料说着悄悄话,又看着它们飞蛾扑火一样为美食献身......

  我从她们身旁走过,看着一静一动结合,听着当啷作响的乐曲,嗅着世间最初的邂逅。

  每一个人,都有了存在的价值。

  小厨房的总管刘嬷嬷一早瞧见了蹑手蹑脚的我,起身便端着一小盏甜梨菊叶茶向我走来。

  她揽着我的肩,慢慢的带我走到略微安静的后台歇歇脚。

  “林小姐怎么屈尊来这油烟味的地儿了,可没到饭点,您这小胃就馋不住了?”

  “嬷嬷,我这不是贪心前几日喝到的红枣玉露汤,如今正是想来与圆子一起饱个口福的。”

  “有是有,刚酿好的....圆子?....您去见她了?”

  刘嬷嬷一下放开端着茶盏的葱葱玉手,假意拿帕子干咳几声想盖住我方才说的话。

  她唤身边的人去取酿好的红枣玉露汤,四下瞄了眼依旧忙活的众人后,才单手撑着身子斜靠向我,压低了嗓音说道。

  “小姐,圆子可是生了那病的,您怎能去招惹。”

  “什么病?圆子不是得了小春寒吗,我经常发热,这病好得快,嬷嬷不用担心的。”

  我歪着脸,眼中倒映着她满脸的忧思。

  刘嬷嬷颦着眉,贴过唇脂的嘴皮微微扯开一点小缝,又赶忙闭了回去。

  她状似无聊的晃着手帕,双眼迷离的向窗外的太阳挑了几眼,这才又看向我,回应了几句无奈的叹气。

  只是小厨房四处飘荡着油烟气,云里雾里的,到叫我也分不清刘嬷嬷半声不响的忧思神色,究竟为何而来。

  她顿了顿,凑近我,带者混合油腻味的廉价香膏散发出来的浑浊气儿,向我娓娓道来。

  “林小姐不知道?圆子可是...可是得了肺痨的人!”

  “什么?!....肺痨?”

  ‘哐当!’

  ......

  我恍回神,看着手中的红枣玉露汤瓷碗向走廊倾斜,直直的摔碎了下去。

  红白相间的晶莹汤水洋洋洒洒的渲染了半块阶梯,那些原本名贵精致的食材一下跌入泥地,又被打回原形。

  我端着空落落的托盘,杵在走廊里,耳边是不远处那扇门后圆子无力的咳嗽声,叫我挪不动脚步,不敢往前走。

  我想着纸窗里她的身影像极了此刻斑驳的阳光,忽闪忽闪的游走在光阴之间;我更想捉一捧暖意与她分享,却也担心一点缝隙中的灰尘会给她徒增痛感。

  就好像,我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我闭上眼睛,那个和我一般大的傻姑娘的身影还在我的脑海里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就像每每午夜梦回的林意一样,看着我活在世间,饱受别离之苦。

  不会的....

  我只能不断重复这三个字....我深呼一口气,想平复内心止不住散发出来的无力,或许真的是世事无常,人也只剩好聚好散。

  屋外的天气这般好,上天真的忍心叫她连这样四四方方的小风景都不给观赏吗?

  我还能对她说什么?

  那些宽慰身体的假话吗?陪她有一日,没一日的过下去?

  或许这就是离别,匆匆的推着你向前。

  我抬头,不想眼泪掉下来,却又一次看见头顶半漏半显的白云,偷偷的离去。

  它可以日复一日的游荡在这片天际,见过地面千千万万的过客,却只剩我们慕然回首。

  望所思兮若何,云离离兮心断。

  我转念想起手中的云木纹的托盘,它不和往日一般沉重,已经没了满腹对生活的眷念。

  我睁眼定睛一看,却又只能惋惜,一切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罢了。

  不会的....不会的....

  我还不能放弃......

  圆子在等我......

  我对着它遥遥相望,这满眼的空空如也,圆子看了也会更加黯然神伤吧。

  不...我不能这么做...我总能弥补什么的.....

  我心急如焚,满脑子里更充斥着她的笑声,一句句的刺着我的心。我扯着自己的耳朵,抓着头发,想吼也吼不出声。

  圆子……

  我不想她离开我……

  我求求你了……别夺走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