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悄悄暖进你心房

悄悄暖进你心房

小缘子呀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2-07上架
  • 6072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先斩后奏

悄悄暖进你心房 小缘子呀 1131 2020-02-07 19:45:12

  陈小沫,性别女,爱好男,家中有良田几亩,鱼塘几座,是名副其实的塘主家的女儿。

  陈小沫出生取名字的时候,正逢她妈妈有事不在场。

  小沫她爸没文化,看见鱼塘里的泡沫飘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而自己怀里这一小只看见泡沫也一直咧着嘴笑个不停,于是她爸心很大的就给他的女儿取名叫做陈小沫了。

  后来孩儿她妈赶回来时已经追悔莫及,户口本都上好了。

  无奈妥协后,只能给她小名起作缘缘,以作弥补。

  能够在这芸芸众生中,选择来到她们家做孩子,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啊!

  缘缘?

  圆圆!

  你还别说,这小孩小时候长得还真挺圆!!!

  受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五年后,陈小沫才有了个弟弟。

  这娃名字可就洋气多了,陈朝曦。

  这次小沫她妈可是不敢再让她爸取名,蹬蹬几下直接跑派出所把名字给登记了,斩断了一切的后顾之忧。

  小沫她爸脾气不好,这是全村人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但是前面十几年都因为有她妈在,所以在老婆的管控之下。她爸在人前脾气倒也只是比常人略显暴躁了那么一丢丢。

  按照剧本,这应该是个温馨幸福的一家四口,顶破了天也就偶尔吵个架。

  奈何天算不如人算,陈小沫初三的时候,爸妈离婚了。

  而且,过程并不算平静!

  爸妈离婚之后,陈小沫被判给妈妈,年幼的弟弟被判给爸爸。

  本想带着女儿一走了之的妈妈担心弟弟在这种环境下会心理扭曲,于是把小沫也留在了爸爸家,和弟弟好歹有个伴。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她爸的脾气日益变得不可理喻起来。

  回想起来……

  小学时期,小沫她爸妈就带着弟弟在外省打工。

  家里迎来送往的邻居客人偶尔会逗小沫说:“你爸爸妈妈带着你弟弟走了,他们不要你了!”

  这些大人的玩笑话让本来就独自留在家的小沫变得更加缺乏安全感。

  那些年爸妈外出打工的日子,不仅让陈小沫心里从此缺乏关爱,还让见过外面世界的妈妈对爸爸时常的暴戾行为和冷淡态度凉透了心。

  这也就有了后来的离婚。

  “嗡~嗡~”

  坐在补习班的陈小沫被口袋里震动的手机给拉回了思绪,看着来电显示为爸爸,她竟一时觉得有些好笑。

  自己居然因为爸爸的一个电话就回忆了这么多小时候的事情吗?

  不过也不赖她,每次爸爸一打电话就准没好事。

  八成,不,铁定是要挨骂的,所以难免让人想回忆一下以前的美好时光。

  不过,这次又会是因为什么事情惹得他暴怒呢?

  陈小沫心里有谱,所以一时不想接。

  身旁同补习班的同事老师戳了她一下:“小沫,手机响了这么久快接啊!”

  “哦,好的!”

  无奈,陈小沫泄愤似的揉了揉自己的短发,然后拿起手机走到卫生间旁边。

  “爸!”

  “你别叫我爸!”

  又是这种像要吃人的声音和语气:“你自己说你瞒着我做了什么?”

  “……”陈小沫不吱声,一心低头用脚在地上画圈。

  “要不是你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你已经填好了大学志愿!你翅膀倒是硬了啊,你填了哪里的学校?”

  从语气里就能听出他在强忍着怒意。

  陈小沫极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自己不是已经问老师了嘛,又来故意假装不知道问我一遍,有意思吗!

  左手插兜,已经开始不爽。

  这次似乎是不再满意她的闷不做声:“你听到老子跟你说话了没有?我问你填了哪里的学校!”

  她也不忍了:“贵州!贵州!我填了贵州的学校!怎么,我的好班主任没顺带把这么重要的信息也一并告诉你?”

  似乎是这种语气激怒了他:“你这是什么态度跟我说话?你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干什么,是不是想去那边找你那个不要脸的娘!”

  “能不能别什么事都扯上我妈!”小沫生气了:“填个大学志愿都能扯上她,有意思吗?”

  “有没有意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那种人你还去找她干嘛,她要是在乎你跟你弟,当初就不会跟老子离婚去外面给别的男人养孩子,这种女人叫她妈干什么!”

  电话那边的声音隐约接近癫狂,似乎还能听到奶奶在一旁劝告,却也被他吼的不再做声。

  陈小沫气到无语。

  总是这样!

  什么事情都不能好好说,屁大点事情都能够扯到她妈身上,她为什么想去贵州,他这个当爹的自己难道不会反省一下吗?

  在电话里无能狂吼了半天,他似乎总算解气了一些,这才绕回正事:“你马上去把志愿给我改了!”

  “不改!”陈小沫犟脾气也上来了。

  “你改不改?”他的声音又像是要暴怒的前奏。

  呵,每天这么大火气,心肺肝脾跟着他真是可怜,她心里嘲讽的想。

  正想再怼他两句,奶奶无力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来:“小沫,跟你爸爸好好说话,别吵架啊!”

  刚准备出口的气话就这么被生生堵回去了。

  她现在要是跟她爸对着干,自己心里倒是爽了,可家里爷爷奶奶恐怕又得受牵连遭殃,被迫承受这疯子的怒气。

  用力深呼吸了好几次,她才堪堪压下心中那股火气。

  “改不了了,昨天网上已经截止改志愿了!”

  她填志愿的事情没和家里任何人说,就是先斩后奏。

  这样,等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后,就算他再怎么凶,也不能改变她即将离开这个家的事实了。

  在她爸面前,小沫从来都是这样锋利,这样像头牛一样倔。

  她很清楚,如果不这么做,未来大学四年一定会继续被他控制。

  只要还在武汉,她就必须会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经常回去。

  而她,不愿意。

  去贵州念大学,一千多公里遥远的距离,就是斩断这所有可能最好的借口和理由。

  可她爸就像是听不懂人话一样:“我让你去改你听到没?”

  “我说改不了,要改你自己去找教育局局长帮你改啊!”

  “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连再多听一会他的声音都会让自己觉得反胃。

  她今年刚参加完高考,暑假为了不和她爸一直处在同一个屋檐下,便和好朋友惠苒一起出来找了一个补习班帮人家补课,顺便住在惠苒家。

  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她赶紧躲进卫生间,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才出来继续准备下午要补课的内容,心底却是泛出一股融不掉的寒意。

  就很烦!

小缘子呀

第一章不知道说啥,希望开个好头。有没有同款父亲的举个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