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六十七章中计

嫡女虞后 钗娘 2309 2021-08-26 01:56:12

  宴会如期举行

  贺兰常胜公布完贺兰雄和虞芷贞的婚期,大家伙都前来恭祝。

  一小宫女来到贺兰雄耳边传话,贺兰雄听后跟身旁的虞芷贞报备一声。

  “贞儿我出去有点事”

  “好”

  随后便匆匆离去。

  贺兰雄跟着小宫女来到一处偏僻的小园子。

  只见沈清身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冷风中,贺兰雄,便走了过去,开门见山:

  “说吧,沈清表妹叫我来有何事?”

  贺兰雄看着眼前的沈清不为所动,反而紧了紧斗篷。

  沈清扬起一番苦笑,说着违心的话。

  “听说表哥要成亲了,恭喜啊”

  贺兰雄何曾听不出沈清的意思,装傻谢过。

  “多谢表妹好意”

  见贺兰雄有想要离去的意思,她是装不出了,若是这次不挑明内心,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开口叫住贺兰雄。

  “表哥,那么些年你就看不出我对你的真心?”

  贺兰雄面无表情的看着沈清。

  “我对你就像亲妹妹一样,丝毫没有半分其他想法”

  确实,这些年他的心只有虞芷贞,其他人再也入不了他的眼了,对沈清也只是普普通通的表哥表妹关系罢了。

  沈清不罢休,追问道:

  “表哥,那虞芷贞到底哪里好啊”

  在她眼里,她一直和虞芷贞不相上下,现在沈国公府不如曾经风光,手里没有实权,但至少是贵族世家。

  虞府是靠虞炎科举考到武状元,加上攀上了郁夫人这颗大树,才有了今日的虞府。

  若是没有这个原因,虞芷贞哪怕是一辈子拍马都赶不上她。

  “反正比你好”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贺兰雄眼里虞芷贞就是最好的那个,皇位她不想要,只想要和虞芷贞一生一世一双人。

  所以权势什么家世什么的他都不在乎。

  看见贺兰雄铁了心似的,沈清是好退步。

  “哼!即使清儿做不了表哥的妻子,那清儿给表哥做妾总可以吧”

  进了门,自己要自己耍些手段,正室之位还不是自己的。

  只是沈清低估了贺兰雄对虞芷贞的爱。

  “清儿表妹,我只想和贞儿一生一世一双人,希望你理解”

  为了避免宅斗,贺兰雄是打算以后只娶虞芷贞,坚决不纳妾。

  这话说到贺兰雄的点上了,黑着脸,甩袖就要离开。

  沈清灵机一动

  “表哥~诶哟~”

  便坐在地上,假装痛苦的揉着脚。

  贺兰雄瞧着沈清这副样子,下意识的就去扶起来。

  “怎么了?”

  “脚受伤了”

  贺兰雄想着避嫌,转身想去叫人。

  “我去叫人”

  沈清可不能让他走了,便扯住他的衣角。

  “不要……表哥~我怕黑”

  都说男人心软,沈清两眼泪汪汪。

  只是啊,想不到吧,贺兰雄是个大直男。贺兰雄轻轻拍她的肩膀道:

  “没事,皇宫里没坏人”

  沈清汗颜,吸了吸鼻子。哇的一声哭出来。

  贺兰雄最见不得女人哭,烦都烦死了,皱了皱眉头。

  “啊不要,前面是冷宫,我怕…”

  贺兰雄不耐烦的扯过衣角

  “那你要怎么做…”

  沈清哽咽道:

  “表哥扶着我就好”

  贺兰雄无奈,把她丢在这也不好,便一提溜拽着沈清的手臂,连拖带拽的道御药房。

  然而另一边

  虞芷贞瞧见贺兰绪那么久没回来,正想出去找,刚一出门就听见两个小宫女在嘀咕。

  “刚刚燕雄王殿下和沈清县主一同去了冷宫那边,我瞧着是去了前朝废皇后的宫殿去了”

  “燕雄王不是和公主殿下刚刚定下了成婚的日子么”

  “你就不知道了吧,燕雄王和沈清县主是老相好,指定去告个别”

  “那也没必要去前朝废皇后的寝宫啊,虽说朱雀台常年有人打扫,但还是很少有人经过,说不定…”

  听到这虞芷贞就按耐不住了,好你个贺兰雄敢去约会。

  立即冲出去。

  “你们两个说什么!”

  谁知虞芷贞的突然出现,那俩小宫女都要把胆给吓破了。

  “参见公主殿下”

  她俩跪在地上愣是头都不敢抬一下。

  “奴婢什么也没说”

  敢在背地里嚼舌头,还给主子听见了,泡沫气不打一出来,指着跪在地上怂成一团的两位宫女道:

  “快点如实招来,要不然拔了你们的舌头!”

  两人被泡沫这一吓,颤抖着回答道:

  “奴婢就只是看见燕雄王殿下和沈清县主一起去前朝废皇后的朱雀台”

  听到这,虞芷贞血压上升,只觉得脑袋一阵晕乎。

  “幻影,你帮我看住着两个宫女,泡沫,你和我一起去朱雀台!”说罢带着泡沫一起怒气匆匆的赶往朱雀台。

  一路上,虞芷贞的脑海里浮现了各种贺兰雄和沈清搂搂抱抱的场景,她现在恨不得将沈清碎尸万段。

  来到朱雀台门前,眼前的大门威武高大,不像是荒废多年的样子。

  曾经这里是前朝的禁宫,囚禁前朝皇后的宫殿,等皇后死后,先皇怀念其母亲,便叫人经常打扫,营造里边还住着人的场景。

  这便是骗自己罢了。到了贺兰常胜这代,就从了每天打扫到每月打扫一次。这里常驻的宫人也被撤了出去。

  “泡沫你在门口守着!”

  “是!小姐”

  进入大门,便到了一个院子,院子里黑灯瞎火,只有主殿是点着蜡烛发出烛光。

  虞芷贞的身体不自主的发抖起来,到了主殿门口却是静悄悄的。

  难不成已经入睡?这样一想,虞芷贞心里一横。

  一推开门,一阵奇香对着虞芷贞扑来。

  虞芷贞隐隐约约瞧见屏风后面的床上貌似有人。

  她满腔怒火,一股脑子热血,冲了过去!,谁知掀开床帘后,躺着的竟然是!

  “贺兰毅!”

  虞芷贞惊呼,吓得连连后退。

  床上怎么躺着的是贺兰毅!

  这时虞芷贞才反应过来中计了,只听见身后的门砰的关起来。

  虞芷贞立即跑过去试图打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她就大力拍打门,冲着外面大喊

  “泡沫!”

  “泡沫”

  虞芷贞大声的喊了两声,也没听见外边儿泡沫有回应,看来泡沫那个不会武功的憨憨是被人打晕了。

  虞芷贞正想踹了这门,奈何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眼下只求贺兰毅不要醒来,贺兰雄快来救自己。

  虞芷贞她现在恨不得抽了贺兰毅的筋,将他打死,毁了她上辈子不成,还想毁了她这辈子!

  虞芷贞这才感觉到不对劲身体燥热的不行,好家伙啊,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好让贺兰雄娶不着自己。

  这时虞芷贞已经软瘫坐在门边,今日宫宴,是不会有人过来了,难道一世英名就毁于此了么。

  贺兰毅不知何时醒来,他径直走到虞芷贞身边蹲下来,虞芷贞惊恐的看着他。

  她看着贺兰毅心里如刀割似,想去前世贺兰毅对她的好与不好,感到头皮发麻。

  “贞儿,我好喜欢你~”说罢便一把将虞芷贞揽入怀中。

  虞芷贞拼命的挣扎,那都是无济于事,双手软绵绵的,就像是调情似的在贺兰毅胸前轻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