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七十六章自相残杀

嫡女虞后 钗娘 2443 2021-11-02 22:18:39

  用过斋饭,年氏同住持寒暄两句便准备启程回去。

  寺里一堆僧人站在门口目送虞芷贞等人离开。

  “恭送公主殿下”

  回去还同来时一样,虞芷贞和莫析兰乘坐同一辆马车。

  两人很默契,一路上都没有讲话,直到走到强盗经常出没的黑山头。

  莫析兰定定的看着虞芷贞,虞芷贞感觉到莫析兰那不太友好的目光,两人对上眼时虞芷贞居然不自主的后脊发凉。

  因为这眼神如同当年莫析兰在柴房里折磨她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妹妹为何这样看着我?”

  莫析兰嘴角微微上扬,嗤笑道:

  “哼,姐姐你说这会不会出现强盗啊?”

  虞芷贞皱眉。

  她这才知道为何刚刚莫析兰定定的看着她。

  “强盗总会有,给他八十个胆,他都不敢抢劫咱们虞府的车队”

  虞芷贞说这话也在理。

  虞府哎!虞炎都是将军,手里掌握兵队。那些强盗要是想搞他们,那是想老窝被夷平么。

  话刚说完马车就出现剧烈晃动。

  车外人声嘈杂,还发出兵器打斗的声音。

  “你安排的?天杀的,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莫析兰不说话,只要除掉虞芷贞,她就是虞炎的独女,什么好事不都得落到她的头上。

  虞芷贞冷笑,的确,这些年莫析兰都太安分了,不像是她。这才是她!那么多年她对莫析兰早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堤防心。

  “姐姐,我怎么敢,要说呢你就是在外树敌太多了。”

  虞芷贞怒视莫析兰。

  “呸”

  虞芷贞现在还同莫析兰呆在车里只能是死路一条,跳下车去杀出一条血路或许还能活。

  “你给我等着!”

  说罢虞芷贞跳下车去,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虞芷贞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车外已经没有了虞府护卫也偏离了原来的路。

  看着莫析兰的车稳稳向远处驶去,恐怕车夫都是她安排好的。

  一瞬间虞芷贞周围围满了十几个黑衣人,那种打扮绝不可能是土匪强盗。

  “怎么想要我的命?”

  说罢虞芷贞掏出自己随身带的匕首。

  “那要看你们也没有本事拿!”

  “说罢虞芷贞就同他们打在一起。”

  虞芷贞小巧灵活,躲过了许多刀,可对方十几个人,虞芷贞哪有不挂彩的。手上这不就被砍了几个血口子。

  长剑不在,匕首难以发挥虞芷贞原本的实力。必须近身打,虽然杀了好几人可虞芷贞并不占上风。

  这些人训练有素,要是土匪强盗那些小喽罗早就被虞芷贞俩下给砍了。

  虞芷贞好汉不吃眼前亏,打不过就跑。

  跑到树林里,那群人不依不饶追了上来。

  团团将虞芷贞围住,虞芷贞心想怎么这群人那么难缠。看来莫析兰是下了血本的,势必要将虞芷贞除掉。

  虞芷贞咬牙,这要是打,或许还有机会存活,不打只能是案板上肉。

  心一横,黑衣人也全都冲上来。

  刀枪无眼,虞芷贞的衣服上已经是血迹斑斑。

  虞芷贞大口喘着粗气,她想不到这群人那么能打。

  这些年被贺兰雄惯的都懒得去练武,这不都退步了不少。

  混战中,虞芷贞不小心将她在暗葵那的腰牌给抖落了出来,好巧不巧刚好砸到某位黑衣人的头。

  他捡起来!定睛一看!好家伙!立即发号指令让他们停下来!

  “大家停下来!”说罢那黑衣人举起虞芷贞掉下的腰牌。

  虞芷贞眼睛眯眯,这咋那么眼熟,摸摸口袋,好家伙嘛,这不就是自己的令牌,啥时候掉出来了都不知道。

  “我的令牌!”

  黑衣人看到令牌后纷纷跪下。

  “参见主子!”

  原来打了那么久,打的是自家人!气死了!

  虞芷贞黑着一块脸,前去一把抢回那黑衣人手中的令牌。

  那黑衣人汗如雨下,心里发慌。

  虞芷贞这才想起来是她早年间叫暗葵养的死侍。

  暗葵给了她一块墨玉令牌,这块令牌所有死侍都记得清清楚楚,拥有令牌者为主子。

  虞芷贞越想越气,差点自己就栽在自己养的人手里,万一死了,那冤不冤!

  指着他们跪下的一群人破口大骂。

  “你们疯啦!老娘你们都敢杀!”

  “活腻了?老娘供你们吃喝,你们就想杀我,造反啊!”

  虞芷贞喘着粗气,心想这群人很缺钱么,什么活都敢接,自己从来不克扣他们都吃食。

  刚刚那位被砸到的死侍缓缓开口道:

  “属下不敢”

  “不敢!我怕你敢得很!”

  “是谁接这一单的!”

  虞芷贞眼光扫射一圈下去,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发出来。

  “是属下”

  虞芷贞冷冷的盯着他,那家伙,汗如雨下。

  “你?办事不利,回去服用噬骨丹!”

  那死侍惊恐的看着虞芷贞。

  虞芷贞和暗葵都是玩毒的,噬骨丹算是个中等偏上的毒药,每月都要承受一天的刮骨之痛,全身犹如爬满了蚂蚁,感觉浑身上下都被蚂蚁啃食。

  那死侍浑身发抖,讲话都磕磕巴巴。

  “主子…饶命!”

  虞芷贞噗呲一笑。

  “饶你?你差点要了老子的命!”虞芷贞从来不会偏袒甚至可怜他们,他们的命是虞芷贞捡回来的。

  在他们衣不蔽体,饿着肚子的时候带回来秘密训练,供他们吃喝,还让他们有武力。

  要是没有虞芷贞和暗葵,他们怕是早就和黄土混合在一起了。

  但凡与莫析兰有交易的,她自动视为同莫析兰一党。

  “主子息怒,属下知错”

  虞芷贞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位死侍。

  随后虞芷贞在他们之间望了一圈。

  直至有个人入了她的眼。那个死侍是个女的,面无表情。虞芷贞记得她,刚才砍她最多的就是这个女的!

  “你身手不错,叫什么名字以后跟我吧。”

  “是主子!我叫霄娘”

  虞芷贞细看了一下,模样生得不错。放在她身边好保护泡沫和幻影,毕竟她俩不会武功。

  随后又嘱咐道:

  “你们都回去。告诉各个支部的人,不能刺杀虞府和皇室之人。但凡有人抗令,格杀勿论!同时你们要保护我的身份,不能让别的支部知道”

  “是!”

  “顺便送我回去吧”

  虞芷贞受了挺重的伤,况且这是老山林里,走回去怕是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到家。有这群人护送会快些。

  晚上

  虞芷贞拖着血淋淋的身子回来,一到门口便晕了过去。

  还好守门的家丁看见。这才将虞芷贞台进去。

  回到清檀水榭泡沫哭哭啼啼的帮虞芷贞换身干净的衣服。擦拭好伤口就扶虞芷贞去床上躺着。

  躺在床上不一会儿郁夫人来清檀水榭。

  莫析兰回来府上早,她说虞芷贞被强盗劫走了,自己好不容易从强盗手中挣脱出来不小心摔下山崖,受伤了,虞芷贞是凶多吉少。

  郁夫人当然不信,虞芷贞从小练武,而莫析兰揉揉弱弱,怎么可能莫析兰挣脱出来,虞芷贞没挣脱出来呢。

  虞炎也没想那么多,当时直接冲出京郊要去救虞芷贞。顺便将一窝无辜的土匪一锅端了。

  土匪: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郁夫人担心的看着虞芷贞。忍不住鼻头一酸,哽咽道:

  “贞儿你没事吧?”

  虞芷贞淡淡开口:

  “差点我就没了!”

  郁夫人复述莫析兰回来时的话。

  “莫析兰刚刚回来浑身是伤,她说你被强盗抢了去,她连同马车一起掉下悬崖拣回一条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