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八十七章及笄礼

嫡女虞后 钗娘 3589 2021-12-26 13:20:49

  眼看着就要到了及笄那天了。

  虞芷贞在玉兰苑里试着吉服。

  虞珞霞和虞静敏也一同来凑个热闹。听说虞芷贞的吉服是太后赏赐的。

  在京城那可是独一份,那么稀罕的事儿她们俩怎么会不来凑凑热闹。

  虞芷贞站在大铜镜前整理衣裳。

  虞静敏和虞珞霞两人坐在身后的塌上嗑着瓜子。

  “大姐姐,你说大姐夫都在忙什么,一连好几天都不来看你了”

  虞珞霞连带疑问。

  自从她上次听说贺兰雄带着几大箱子的礼物来看望虞芷贞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虞芷贞也是无奈啊,她也是见不着贺兰雄。

  “我也不知道,他最近神神秘秘的。”

  思来想去最近贺兰雄总是早出晚归,不去军营不在西墨殿,也不来她这。找又找不到,干脆她就不想了,反正贺兰雄全部身家都在她这,量他也不敢乱搞。

  虞珞霞神经兮兮的凑过脸来小声说道:

  “说个事儿,我总感觉有人经常盯着我”

  虞静敏看着傻子的眼神看着虞珞霞:

  “大白天的可不兴鬼神之说啊。”

  虞珞霞急眼了,认真的说道:

  “真的,三姐姐可别不信。”

  虞静敏自然是不信呐。

  “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吗,你就会瞎想”

  虞芷贞附和道:

  “对呀,四妹妹。”

  虞芷贞都是死过两次的人啦,鬼神之说她可不信。

  虞珞霞从小受到年氏的影响,特信这玩意,小说嘀咕道:

  “不行不行,我害怕,明个儿我就叫娘亲陪我去寺庙烧香,祈求佛祖保佑。”

  “去吧去吧,求个心安。”

  虞静敏想着让虞珞霞去拜拜,毕竟这可是内心恐惧,说不定去了就能给自己个心安何乐而不为呢。

  “大姐姐我听祖母说你的及笄礼是在宫里举行”

  “对,我好说歹说也是个公主啊,在家里也不太符合规矩。”

  二月初三

  虞芷贞一身华服,在太后的寿康宫里举行了及笄礼。

  到场的可都是诰命夫人或是虞芷贞的至亲朋友。

  寿康宫侧殿,虞芷贞沐浴完换上常服,坐在镜子前。宫中资历深厚的嬷嬷在帮她挽着头发,镜中的她面容姣好,带着些许青涩。

  “公主你可真美,过了今日公主就是大人了”

  虞芷贞微微一笑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前世她也是如此。

  只不过那时她蠢笨没有如今的好人缘。来的也只是莫析兰、虞静敏那两姐妹还有叶宝珠。一般人家怕是觉得来了会触了霉头似的,都抱病不曾前来。

  如今宾客云集,坐无虚席。京城谁不是墙头草,前世郁夫人死后,虞府日渐没落,当年虞府摇摇欲坠,贺兰毅要不是看上虞炎手中的兵权或许连虞芷贞这种废材都不会娶回去当正妻。

  殿外

  虞炎、郁夫人在外迎宾,郁夫人满面红光,耳垂上戴着一对祁连山白玉团蝠倒挂珠缀,一荡一荡,在风中微微飘动,衬得脖颈愈发的修长而优雅,纯净的无一丝杂质的琥珀项链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泽,皓腕上的一对独山透水的碧绿翡翠镯子,使一身的装容更加完美。身穿一品诰命夫人的吉服站在宫门口,接待着各位夫人小姐。

  虞炎一身鲜红朝服,站在郁夫人身侧。朝中三品以上官员都来见证虞芷贞及笄礼,虞炎少不了在他们面前寒暄几句。

  虞芷贞静静的坐在殿内等候。

  太后作为正宾来到,她身着凤袍头戴凤冠。略施粉黛,身着明晃晃宫服,宫服上绣着几朵莲花,穿着简单,但却不失华贵的气质。

  肤白如新剥鲜菱,双眉修长,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郁夫人亲上前迎接,相互行正规揖礼后入场。

  主宾落坐于主宾位;客人就座于观礼位;宾客都落坐后主人才就座于主人位。

  场面一贯井然有序,这一个及笄礼可以说得上是满京城中最隆重的了。

  要想这待遇还得是先皇的皇姐也就是前朝长公主才有这种场面。

  奈何虞芷贞是太后义女郁夫人的女儿,还是皇帝钦封的公主呢。

  开礼主人(父亲)虞炎起身,理理朝服简单致辞道:“今天,小女虞芷贞行成人笄礼,感谢各位宾朋佳客的光临!下面,小女虞芷贞成人笄礼正式开始!稍顿片刻”

  太后身边的大公公扯起嗓子大声道:“请虞芷贞入场拜见各位宾朋!”

  侧殿门缓缓打开。

  虞芷贞一袭橙色的常服站在门前,双手放置胸前,脸上展露自信从容的微笑,仪态端庄典雅。只须俏目一回眸,那鲜花便绽放万紫千红;只须丹唇稍开启,那黄莺便婉转珠玉佳音;只须蛮腰轻摇曳,那翠柳便飘拂春风几度。

  观礼位上的诰命夫人夸赞虞芷贞。早间听闻虞家有女初长成,一时间虞芷贞风光无限。

  叶宝珠作为虞芷贞最好的闺蜜,自然是赞者。随后叶宝珠先走出来瞧着便知她是一位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叶宝珠以盥洗手,于西阶就位。她今日难得的乖巧,乖乖的站在一旁。

  虞芷贞走出来,一步一步至场地中,面向南,向观礼宾客行揖礼。

  然后面向西正坐(就是跪坐)在笄者席上。

  赞者叶宝珠为其梳头,然后把梳子放到席子南边。

  太后位分最大她理应是正宾,太后先起身,郁夫人和虞炎随后起身相陪。

  太后于东阶下盥洗手,拭干。相互揖让后主宾与主人各自归位就坐。

  来参加虞芷贞的及笄礼的还有几位皇子。

  虞芷贞的一袭装扮可把贺兰毅眼睛看直了。

  从前虞芷贞总是躲在府上,见面时虞芷贞总是长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脸上。不长时打扮也是普普通通,哪像现在。

  心中更是后悔不已。

  想着自己府上的侯碧云,怀了身子后日渐肥胖,早就没有早年间的轻盈之感,皮肤也是蜡黄,整天就在府里看账本。

  他一回去侯碧云就粘着他,这让他烦躁不已,干脆躲书房睡。

  看着虞芷贞如天之娇女,犹如哪最灿烂的一颗星,闪耀在空中。

  初加

  虞芷贞转向东正坐;

  兰若姑姑奉上罗帕和发笄,太后走到虞芷贞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然后坐下为虞芷贞梳头加笄,虞芷贞心情激动,泪儿都在眼里打转。

  平时太后严肃很少笑,她也是高傲冷漠,可是对虞芷贞也是打心眼的疼爱。她与先皇没有女儿,而虞芷贞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对待自然是极为疼爱。

  虞芷贞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

  太后然后起身,回到原位。叶宝珠为虞芷贞象征性地正笄。

  虞芷贞起身,在场的嘉宾为虞芷贞作揖祝贺。

  虞芷贞回到侧殿,叶宝珠从兰若姑姑手中取过衣服,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发笄相配套的素衣襦裙。

  换好衣服叶宝珠携着虞芷贞一同走出来。

  虞芷贞跪在郁夫人和虞炎面前。

  一拜,行正规拜礼。

  这是第一次拜。这次是表示感念父母养育之恩。

  二加

  虞芷贞面向东正坐;

  太后再洗手,再复位;

  兰若姑姑奉上发钗,太后接过,走到虞芷贞面前;

  高声吟颂祝辞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叶宝珠为虞芷贞去发笄。

  太后坐下。为虞芷贞簪上发钗,然后起身复位。

  叶宝珠帮虞芷贞象征性地正发钗。宾向虞芷贞作揖。

  虞芷贞回到侧殿,叶宝珠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发钗相配套的曲裾深衣。

  二拜

  虞芷贞着深衣出来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太后,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二次拜。这次是表示对师长和前辈的尊敬。

  三加

  虞芷贞面向东正坐;

  太后再洗手,再复位;

  兰若姑姑奉上钗冠,正宾接过,走到虞芷贞面前;

  高声吟颂祝辞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

  叶宝珠为虞芷贞去发钗。太后跪下,为虞芷贞加钗冠,然后起身复位。

  叶宝珠帮虞芷贞正冠。宾向虞芷贞作揖。虞芷贞回到东房,赞者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钗冠相配套的蓝色大袖长裙吉服。

  三拜

  虞芷贞着大袖礼服、钗冠出房。

  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国旗,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三次拜。

  这次是表示传承文明报效祖国的.决心。

  置醴

  兰若姑姑撤去笄礼的陈设。宫人在西阶位置摆好醴酒席。太后揖礼请虞芷贞入席。虞芷贞于是站到席的西侧,面向南。

  醮子

  太后向着西边,叶宝珠奉上酒,虞芷贞转向北,太后接过醴酒,走到虞芷贞席前,面向虞芷贞,念祝辞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虞芷贞行拜礼,接过醴酒。

  太后回拜。虞芷贞入席,跪着把酒撒些在地上作祭酒。

  然后持酒象征性地沾嘴唇,再将酒置于几上,兰若姑姑奉上饭,虞芷贞接过,象征性地吃一点。

  虞芷贞拜,太后答拜。虞芷贞起身离席,站到西阶东面,面朝南。

  字笄者

  就是给虞芷贞取“字”。太后起身下来面向东。

  虞炎郁夫人起身下来面向西。

  宾为虞芷贞取字,念祝辞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永乐甫。”

  虞芷贞答:“永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奉”

  虞芷贞向宾行揖礼,太后回礼。太后复位。

  聆训

  虞芷贞跪在父母面前,由父母对其进行教诲。

  虞炎、郁夫人满脸慈爱,对着虞芷贞柔声道:

  “时时体贴爹娘意,莫教爹娘心挂牵。要首孝弟,次谨信。”虞芷贞静心聆听。

  郁夫人说完后虞芷贞答:

  “儿虽不敏,敢不祗承!”。

  虞芷贞红着眼眶跪在地上

  对父母行拜礼。

  上辈子虞芷贞虽然在寿康宫行及笄礼。可坐在上面的是莫析兰的母亲莫娟悦啊。

  看她的眼神哪是慈爱,分明是厉色。

  郁夫人喜极而泣,满脸欣慰。

  揖谢

  虞芷贞分别向在场的所有参礼者行揖礼以示感谢。

  虞芷贞立于场地中央,先后行揖礼于:正宾、客人、乐者、有司、赞者、旁观群众、父母。受礼者微微点头示意即可。

  太后身边的大公公扯起嗓子道:“礼成”

  虞芷贞与虞炎郁夫人并列,全体起立。

  虞炎面向全体参礼者宣布:“小女虞芷贞笄礼已成,感谢各位宾朋嘉客盛情参与!”

  虞炎、郁夫人并与虞芷贞向全场再行揖礼表示感谢……至此,笄礼结束。

  结束后仍有许多人来同他们一家人寒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