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八十八章礼物

嫡女虞后 钗娘 3280 2021-12-27 01:22:20

  第一个上来的就是贺兰雄。贺兰雄满眼的惊艳,穿着吉服的虞芷贞别是一番风味。

  “贞儿你也太美了吧”

  她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脸上两个陷得很深的梨涡也在笑。

  太后瞧着虞芷贞、贺兰雄那一对璧人,甚是欣慰。

  虽然她会多疼些贺兰毅,可贺兰雄也是她的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虞芷贞顺手挽住他胳膊。

  “我也觉得,你说给我的及笄的礼物呢”

  虞芷贞眨巴眨巴眼睛,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也正在瞧着他。

  贺兰雄掏出一个精美的锦囊,粉嘟嘟的,上面还有用金丝秀上的祥云图案,这个锦囊虞芷贞认识,这是她好几年前送给贺兰雄的生辰礼物。

  想不到那么多年了贺兰雄依旧像佩戴着宝物一样戴在身上寸步不离。

  贺兰雄垂下眸子认真的打开鼓捣着,尽从里面拿出一个带着铃铛的银手镯。

  “呐”

  贺兰雄带着笑意,托起虞芷贞的纤纤玉手,亲手帮她带上去。

  银闪闪的手镯戴在虞芷贞雪白的手腕上格外的好看。

  虞芷贞举起手臂在阳光下欣赏,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更加的好看。

  “铃铛!好漂亮”

  虞芷贞看着手上的手镯欣喜不已,如碧波伴清澈的眼神,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跟贺兰雄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如此的开心,他总是做出一些能够感动她的小细节。

  “赠汝之铃铛,一步一响,一步一想”

  “大熊熊还真是有心了”

  贺兰雄看见虞芷贞如此喜欢他做的东西,都要嘚瑟上天了。

  “这是我自己打的,好看吧”

  早些时候他是有其他打算的,可生辰和及笄两码事,不能一个礼物敷衍。

  恰巧听说金陵有个七宝阁,里面的钗娘做的发簪首饰乃是一绝。他看还有几天立马快马加鞭去金陵想要买一只。

  可那钗娘说送给心上人的那就得自己做,他就在那住下花了两天做了这一只铃铛银手镯。

  “好看!”

  大概是心上人用心做的,虞芷贞格外的喜欢。

  “还有一份礼,原先我打算做那个奈何太难看了,不过我想着贞儿不会嫌弃,就叫人送到你府上了。”

  想到还有一个礼物,还是贺兰雄亲自做的,更加期待了起来。

  “知道你最好了!”

  这些年,贺兰雄做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都是虞芷贞。

  送给虞芷贞的东西太多太多,这些都是他精心准备的,每一样都有自己的意义。

  贺兰雄牵着虞芷贞的手,边走边说:

  “饿了一天了吧,我叫御膳房给你做了几份你爱吃的菜。”

  贺兰雄跟她如同知己,她想些什么贺兰雄都懂。

  “你太懂我了”

  其实也不算全部都懂。有了虞芷贞后他开始注意细节,因为棒槌说细节会感动到女生。再者他不知道怎么开始会换位思考,所以他很少让虞芷贞伤心生气。

  连皇后都蔫酸的说某人有了媳妇忘了娘。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如此在意某人,不在她身边时总是担心她过得好不好,睡得踏实吗,吃饭香不香。

  贺兰毅看着俩人离去的背影,眸子里留下一丝阴鸷,面露凶光,眼神没有一点柔和。

  贺兰雄察觉到贺兰毅不对劲,扭头轻撇,留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与虞芷贞对上眼时又回到那个温柔憨憨的样子。

  虞芷贞在侧殿,推开门,里面桌上都摆上几道开胃小菜和甜食点心。

  “哇!好吃的”

  虞芷贞提起裙摆坐过去,迅速拿起筷子。

  繁琐的礼节已经折腾她又饿又困。太后设宴在晚上,她一天没有吃东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

  头上的发冠压得她吃东西都不敢低头。

  束手束脚的吃着东西,贺兰雄看着虞芷贞辛苦的样,抬手就将戴在虞芷贞头上的发冠取下来。

  发冠取下来后,虞芷贞就像得了新生似的解脱了,额前还被压得红了一条红印,那依然没有影响她的美观。

  贺兰雄开玩笑道:

  “我可以吃吗?”

  虞芷贞捻起一个糯米芝麻糕子塞到贺兰雄嘴里。

  甜甜笑道:

  “一起吃没事哒,大熊熊”

  那么大坨就往他嘴里塞,那是妥妥的谋杀亲夫。

  贺兰雄倒上一口茶水才能咽下去。佯装生气道:

  “你开心就好”

  虞芷贞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吃完后他两一同靠在榻上,虞芷贞直接躺在贺兰雄怀里小酣一觉。

  贺兰雄看着怀里她熟睡的样子嘴角轻轻弯起。

  她的眼安安静静的闭着,狭长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她睡得是那么的柔美。

  “嘭!!!”

  “贞儿~”

  叶宝珠不知轻重的踹开门,扯着嗓门喊道。

  贺兰雄下得一激灵连忙捂住虞芷贞的耳朵。面色如同锅底般黑,眼神犀利。

  叶宝珠原本嬉笑着的脸看到这一幕立马没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贺兰雄真正的还原了那句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他怀里的人儿,脸蛋儿微微颤动。吓得叶宝珠抿着唇大气都不敢喘,直勾勾的站在原地。

  她是怕极了贺兰雄,这些年她都在怀疑虞芷贞是如何看上贺兰雄的。

  当年的救命之恩也不必如此以身相许搭上下半生吧。

  好在虞芷贞太累了,又在贺兰雄怀里蹭了蹭沉睡过去,叶宝珠算是松了一口气。

  “呼”

  贺兰雄沉着脸,用唇语对叶宝珠说“还不快出去,关门小声些”

  叶宝珠怂怂的点点头,向门口挪动,要关门时看了一眼榻上的俩人。

  贺兰雄小心翼翼的帮虞芷贞理着糊到脸颊的碎发。这一刻她明白了虞芷贞为何会选择贺兰雄了。

  叶宝珠轻轻关上门,扭头就看见贺兰绪,嗷嗷的就跑上去诉苦。

  “贺兰绪~呜呜呜贺兰雄好凶~”

  叶宝珠扯着大嗓子,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贺兰雄扶额无语。

  这次设宴,如同家宴一般,大家伙是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毋庸置疑太后坐在主位上,身侧两边自然就是郁夫人和虞芷贞啦。

  “咱们贞儿过了及笄礼就是大姑娘了,可不能以后再像小孩子似的了。”

  郁夫人笑着对虞芷贞道。

  太后一听,反驳道:“怎么不能,我的宝贝贞儿在我这永远都是小孩。”

  虞芷贞什么都不说,就傻愣愣的憨笑。

  “等月底你过了门,贞儿就要经常来陪我这个皇祖母,明年生了皇孙也带来我这热闹热闹。老大你可不能拦着”

  虞芷贞羞红了脸,真是结了婚就开始催要小孩了。

  贺兰雄握着虞芷贞的手轻轻拍着手背,安抚一下她。

  笑着道:

  “我怎会拦着呢”

  “皇祖母,贞儿就怕来您这多了招您烦呢”

  虞芷贞和贺兰雄一唱一和惹得太后哈哈大笑:

  “你们两个小泼皮聚到一起了,那句话叫什么,夫唱妇随”

  一时间桌上气氛热闹融洽,充满了人间烟火气。

  太后放眼望去,郁夫人虞炎,虞芷贞贺兰雄,侯碧云贺兰毅,叶宝珠贺兰绪。这几个成双成对,还有就是剩下的贺兰寒连同虞静敏,虞珞霞孤寡。

  为什么没有莫析兰呢,因为庶女啊,怎么配同太后一桌。

  饭还没吃完虞炎就被皇帝的人,叫走了。

  肯定是因为朝政的事情。

  饭后,大家一起在太后这同她看皮影戏。

  虞静敏居然破天荒的同太后聊得来。要回去时太后还拉着虞静敏的手,依依不舍的寒暄几句。

  又嘱咐虞芷贞以后要常常带她进宫。

  这让虞芷贞生了疑心,虽是满口答应。

  在兰若姑姑送出宫门时谎称丢了很重要的东西。折回去的路上,塞了一根金条给兰若姑姑。

  她这才明白,原来是虞静敏长得及像年轻时的太后。无论相貌还是出生。

  当年太后是卫家嫡女,父亲被害,死于非命,她家的资产一直被叔伯霸占。

  过得还不如虞静敏一家。

  (虞炎没霸占虞直的家产,那都在年氏手里,那么些年下来已经不多了。为了给虞静敏更好的地位及蹭虞芷贞的课才没同意分家。)

  后面太后堂妹同别人私奔,她才被迫代替堂妹嫁给还是皇子的先皇。

  经过她的谋划,帮助先皇登基,随后又残忍的除掉了先皇的所有孩子。

  在先皇知道之前一直帝后琴瑟和鸣,等他反应过来时他的孩子只剩下贺兰常胜还有就是贺兰常羽也就是现在的洛安王。

  帝后感情破裂,那时候她便知不能动手了。

  先帝刻意护着贺兰常羽,有意培养。

  等得到风声先帝偷偷想立贺兰常羽为储君,私下打算废后废太子。她果断的杀掉先皇,烧掉遗诏。

  太后是一个绝对狠心的女人。她原先想扶持虞芷贞,但虞芷贞跟的是贺兰雄,她的这个大孙子没有野心。

  后面她也想通了,她想要的她都得到了,太后的地位,绝对的权利。后辈的的事情她都随他们去。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洛安王,当年她重金叫暗葵去暗杀都没用。这些年他一直在千里之外的封地安分守己,太后就是担心他养精蓄锐来谋反。

  所以太后即便是特别不满意虞炎和郁夫人的婚事,可到后面还是她出面拦着贺兰常胜。

  因为虞炎善战,手里有兵权,只有虞炎和叶将军是自己人,这大曦的江山才能掌握在贺兰常胜和她的手中。

  也就是因为这样,叶宝珠哪怕是打死哪家公子也是有太后兜底。所以她在京城是横着走。

  沈皇后收叶宝珠为义女,也是太后的意思。为了能更好的控制住叶将军,大家都知道他是女儿奴,自从他夫人死后,支撑他活下去的就是叶宝珠。

  叶将军不敢在战场上死去,他怕他一死太后一党翻脸就对叶宝珠不管。记恨叶宝珠的世家公子还少?

  所以叶将军才保守作战,那么些年,他一直不攻不退,就连过年他都不敢回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