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九十五章求签

嫡女虞后 钗娘 2144 2022-03-12 01:19:08

  虞芷贞骑上飘飘飞快的就往福安寺跑。

  一路上山风凛冽,她紧抓着缰绳,一路疾驰。

  来到福安寺前方丈大师早就站在门前等她了。

  福安寺有国师在,当年的虞氏出凰就是国师夜观天象占卜出来的。

  这次虞芷贞慌慌张张的来,也是请求国师能够帮她算一下推测一下叶宝珠的安危。

  国师是常年在福安寺观天象推星运,方丈是在国师的受意上前来等虞芷贞的。

  “公主”

  虞芷贞跃下马,便看见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披着袈裟,双手合十站在门前。

  “方丈大师?”

  虞芷贞一眼便认出了他,只因为他曾经参加过虞芷贞的抓周礼。

  这方丈大师在大曦德高望重,专研真经已经闭关很久了,他的出现确实很稀奇。

  虞芷贞也不管那么多,刚想略过他进去,方丈缓缓开口道:

  “公主可有心事”

  她回首。

  “嗯?”

  望着方丈大师面无表情的脸,可又想到他又在门口等着她,想必她要过来国师也是算到了的。

  “那公主可有求上一签,或许他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

  话语说完方丈大师就转身向寺庙内走去,虞芷贞紧随其后。

  “请方丈带我去”

  虞芷贞屁颠屁颠的跟着方丈来到圣坛,圣坛中间摆着一口四四方方的青铜鼎,三根偌大的香插在那飘散着一缕缕青烟散向天空。

  下面放着一个供桌,桌上一个竹筒里插满了签。旁边放着几本佛经。

  这一看架势就是已经早就准备好了。

  虞芷贞抬起头望向最高的占星楼,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袍子,面带黑铁面具的人矗立在那,他自带神秘光圈,注视着圣坛的动静。

  那黑衣人对着方丈点点头,方丈便呈上装满竹签的竹筒轻声道:

  “公主请吧!”

  虞芷贞跪在蒲团上虔诚的拿着竹筒,摇着手中的竹筒。

  “啪”的一声,一根竹签掉落在地上。

  虞芷贞捡起来递了过去。

  “方丈大师帮我看一下”

  方丈大师接过,翻开泛了黄的经文,查阅了一番,最后得了个结论。

  “此乃上签”

  虞芷贞呼出一口浊气:

  “那我就放心宝珠了”

  “县主洪福齐天,定会平安无事”

  仔细一想,叶宝珠是上签,可是她的预感怎么就那么不好。

  “我还想求一签”

  带着疑惑虞芷贞又求了一次,这次她心里默念的是贺兰雄。

  “公主请”

  她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会来求签,叶宝珠那一签是吉兆,在她身边身处危险之中的就只有贺兰雄了。

  方丈大师看了虞芷贞的签子后,眉头紧锁:

  “下下签乃大凶!”

  看了方丈大师的反应怕是这个签子是少见最臭的那种吧。

  虞芷贞心里一惊,贺兰雄他可万万不能有事啊,自己的肚子里还怀着他的骨肉,她还来得及告诉她怀孕的事情。

  “冒昧问一下,公主所求是何?”

  虞芷贞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内心忐忑不安。

  “燕雄王北征!”

  方丈大师舒了一口气,难怪那么坏的签子呢,但凡是打仗的,就没几根好的。

  “公主莫要慌,自会有法子解决”

  虞芷贞眼珠子咕咚一转,望向高楼上的人,可他早已不见踪影。

  她垂下头,满眼失落。

  可就在她灰心之时,黑袍人又出现在她面前,只见方丈对他恭着身子表示尊敬,虞芷贞就明白这个人定是国师。

  “国师,我该怎么办?”

  虞芷贞抬起头望向他,他的紫眸深邃,令人看不透,又犹如一摊死水。

  面具下的他缓缓说道:

  “援兵!”

  想到这,虞芷贞幡然醒悟。对啊!大曦地大物博,军队不可能完完全全都在虞炎和叶将军手上。

  皇帝手上还有亲军和禁卫军,这要是能够给贺兰雄加上一万个援军也是好的,总比硬撑着全军覆没的强。

  行礼谢过后,拔腿就往外边跑去。

  “国师,方丈大师,多谢。先告辞了!”

  虞芷贞只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她跃上马,极速向城里奔去。

  叶府

  贺兰绪在叶宝珠床前帮她换腿上的纱布,动作小心翼翼,生怕弄疼她。

  叶宝珠依旧紧闭着眼,面色不同于之前,现在红润了些许,是有好转的迹象。

  “你来了”

  虞芷贞刚走进来他便有所察觉。

  贺兰绪冷着脸,虞芷贞看着床上的叶宝珠也是心情复杂。

  “宝珠怎么样了”

  “没事了,已经退烧了了”

  “多谢你了”

  “这是我的本分”

  贺兰绪流露出温柔。虞芷贞咬咬嘴唇,现在能帮她的也只有贺兰绪了。

  “我求你一件事”

  “贺兰雄有危险,我想让你跟皇帝舅舅请旨带一队兵马去支援他”

  贺兰绪不慌不忙的帮叶宝珠掖被子,淡淡开口道:

  “你是知道的我向来不参与朝堂上的事情,只做一个闲散王爷。这件事我不能帮你,但是有一个人可以”

  他先是拒绝,随后又不让虞芷贞失望。确实他在任何关于朝政的事情都不沾边,这次也不想沾染半分。

  虞芷贞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追问道:

  “是谁?”

  他直接说道:

  “贺兰轩,贺兰雄的亲弟弟。我帮你写封信给他,最多两日他便会来帮你”

  “谢谢你”

  其实不用虞芷贞来让他帮忙他也会写信给贺兰轩。

  因为就在不久前贺兰雄写来书信现在情况很不容乐观,叶将军重伤,虞炎身上挂彩颇多,唯有贺兰雄一人带兵在最前头厮杀。

  让贺兰绪没有想到的是虞芷贞的预感那么强。

  现如今叶将军重伤,他也不敢将消息传出去。叶家主君和小姐都重伤,要是被府上的人知道,整个叶府涣散。

  看着还在昏迷不醒的叶宝珠,贺兰绪问:

  “宝珠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

  虞芷贞摇摇头。

  “无头绪”

  最近虞芷贞心力交瘁,派下去查的人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

  她只要找到疯人散的来路就会很好的查出来了。

  贺兰绪看着虞芷贞没有了平时的精气神,也知道她最近忙得晕头转向,又是找药翁配药,又是调查事情,现在又担心贺兰雄的安危。

  便主动揽下下毒谋害的事情。

  “你先去忙大哥的事情,宝珠这边我来查。”

  虞芷贞也没有拒绝,人多好办事。

  “这个给你,狗牙上的疯人散,还有狗毛上的不明粉末”

  “好”

  贺兰绪攥着两个白瓷瓶放入衣兜里。

  “你注意休息”

  “你也是”

  说罢,虞芷贞看了一眼床上的叶宝珠,才离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