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一百零七章名声尽毁

嫡女虞后 钗娘 2611 2022-04-28 09:15:56

  虞芷贞缓缓走下床,喉咙干涩。自己倒上一杯水,又叫来了幻影送来吃食。

  她曾经答应贺兰雄要做他最美的新娘,如今这副鬼样子哪还有往日的灵气。

  得吃饱,要不然她连头冠都撑不起。

  郁夫人见到虞芷贞肯吃下饭终于笑了出来,欢欢喜喜的亲自下厨给虞芷贞做了一大桌子菜。

  饭后凌晨,虞芷贞遣散所有人,自己坐在梳妆台前画着妆,描眉,抹口红,梳发戴发冠,穿婚服。

  微卷的睫毛上似乎有点儿湿,奢华精致的凤冠戴在头上,一身火红色的嫁衣披于身上。嫁衣是世上最好的材质缝制的,葱白的十指轻理嫁衣,如玉的手指上涂上了火红蔻丹。

  鼓捣到清晨,她美得不像话,又有些病怏美人的姿态。

  虞府外唢呐声响起她就知道贺兰雄将要路过了,她披上红盖头。

  鲜红盖头,能盖住的是泪千行,盖不住的是如丝线般缠绕心脏的悲伤。

  虞芷贞推开房门,义无反顾的冲出清檀水榭。

  她知道她这一出去会是什么下场,她这一出去这辈子怕是嫁不出去了。

  这也会成为京城未来一段时间的饭后谈资。

  她不在乎,她只想最后穿上一次婚服出现在贺兰雄身边。

  她笑着跑出去,就像是每次她奔向贺兰雄时的感觉,风都是甜的。

  风吹起盖着的鲜红盖头,她就当作贺兰雄化成风吹开的。

  冠上垂下的小珠子碰撞发出好听的声音。

  手上的铃铛随着她奔跑而晃动,就像贺兰雄曾经说的:“一步一想”

  荛儿和郁夫人前去看看虞芷贞也没有醒,却看见虞芷贞身披凤冠霞帔满面笑容飞奔门口。

  郁夫人皱起眉头,着急忙慌对着府里的下人大喊:

  “不要让小姐跑出去!”

  郁夫人头疼不已,虞芷贞向来是听话懂事的,没给她操过什么心。经历这一遭,向来听话的虞芷贞一叛逆起来那可谁都拦不住。

  虞芷贞练过武功,这些人怎么可能那么快追上,看着红漆的大门敞开着,虞芷贞笑得越发开心。

  她要告诉世人她这辈子哪怕贺兰雄死了,她都要嫁给他。

  当贺兰雄的灵柩正要经过时,虞芷贞一抹红装冲出虞府。

  路边前来送贺兰雄的百姓看到一身喜服虞芷贞很是惊讶。

  虽然灵秀雅致的小脸上桃腮泛红、檀口粉嫩,不免引入遐思,但由于身段实在太过瘦小。清瘦的脸却掩饰不住那天生丽质的脸,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略有憔悴与疲劳在脸上遮不住那倾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头发,五官又特别的精致。

  虞芷贞又怎么会在意他人的眼光呢。她欣喜的冲到路边对着贺兰雄灵柩挥手。

  护送贺兰雄的贺兰绪直呼虞芷贞疯了,她搞这一出以后她可怎么办啊!

  “贺兰雄,你看呐!我穿上嫁衣嫁你来了!”话刚说完,家丁赶到,抓住她的手臂就要往府里拖去。

  “楚绪王殿下怎么办”抬棺的将士有些动容,想要给虞芷贞和贺兰雄告别的机会。

  贺兰绪冷声道:

  “不能停,继续!”

  贺兰绪并不是不想给她们相处的机会,只是现在虞芷贞的状态他不敢保证虞芷贞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顷刻间贺兰雄的灵柩从她面前经过,她满眼欣喜。

  虞芷贞用力的甩开,她只想最后再看看贺兰雄,哪怕是一口黑棺。

  送葬的队伍没有为虞芷贞的出现所停留,径直向城门走去。

  虞芷贞流下眼泪,跪坐在地上看着一地的冥币又哭又笑。

  百姓们心疼不已这个用情至深的女孩,看到虞芷贞比曾经憔悴了那么多都在为这段感情唏嘘不已。

  虞家大小姐疯了!穿着婚服跑出来,嚷着要嫁给死去的贺兰雄。

  这名声算是糟透了。

  大家都对虞芷贞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郁夫人哪忍得了世人是她女儿这么指指点点。

  怒斥家丁:

  “还不快点将大小姐送回去”

  郁夫人看着虞芷贞又哭又笑的疯样子更是心疼。

  虞芷贞被虞府的下人拖着回去,虞芷贞进门后,虞府关上大门,任谁来串门都不开,就连采买都不允许家里的下人出去。

  有送货上门的,家里的下人也不允许说半个字出去。

  要是有谁大嘴巴的,郁夫人直接下令打死丢去乱葬岗。

  护犊子郁夫人可是第一名。

  虞芷贞的一举一动都被莫析兰看了去。

  就连莫析兰都感叹:“这虞芷贞是疯了吧!名声都不要了。也是省得我动手。”

  说罢看见虞芷贞疯疯癫癫的回去清檀水榭,她长舒一口气回去好好庆祝一番,也不忘将这件事宣传出去。

  不到半天整个京城哪怕是皇宫都知道了虞芷贞的事情。

  民间都说虞芷贞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又在感叹虞芷贞和贺兰雄的倾世虐恋。

  酒楼里说书的先生这又有得来说了。

  贵人官眷谁不在为虞芷贞感到惋惜与不值,虞芷贞在她们眼里就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原本有的是极好的姻缘,因为这一件事确确实实是皇宫里有些对不住虞芷贞。

  其实也不全是,可宫里总是要弄些赏赐去安慰虞芷贞的。

  虞芷贞回到清檀水榭动了胎气,一躺就是好几天,多亏了药翁前来救治他的爱徒。不然虞芷贞就只有流产了,铁打的身子也不经她这么造啊。

  郁夫人不敢动手打掉虞芷贞肚子里的孩子,现在虞芷贞接近癫狂,要是虞芷贞真的没有孩子她不得真正的疯了。

  到时候虞芷贞很有可能会恨上郁夫人,一切等虞芷贞平静下来再说。

  已经一连好几天虞芷贞高烧不退,身体也消瘦到了只剩下骨头架的地步。

  全凭药翁给她吊着命,要是虞芷贞还是这样下去恐怕别说孩子了,自己都有可能随了贺兰雄而去。

  大家都在一筹莫展时虞芷贞醒来了,她差点要灯尽油枯的地步。

  郁夫人原本想趁现在拿掉虞芷贞的孩子,药翁拦住了她。

  要是虞芷贞现在拿掉孩子身体扛不住的,好点就是不能生育,往严重的说就是一尸两命。

  “娘”

  郁夫人温柔的贴过去。

  “诶,想吃什么,娘给你做”

  “能不能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虞芷贞知道郁夫人是怎么想的。要想留下这个孩子必须要经过郁夫人的同意。

  郁夫人有些难为情,可现在虞芷贞已经名声坏了,要嫁人很难。

  “这……”

  转念一想虞芷贞已经这样了,就随了她吧,她的女儿够惨了。要是后半生开心,怎么样都是无所谓的。

  毕竟虞芷贞身后还有虞府,以后她还会有她的两个弟弟撑腰。

  虞芷贞看着郁夫人犹豫不决的样子立马说道:

  “我哪都不去,我会好好活着,养大我和他的孩子”

  郁夫人点点头道:

  “好,我在城外有处庄子,山里,很少有人知道,等你身子好些我送你出去。”

  郁夫人很舍不得虞芷贞,但又不忍心看虞芷贞伤心欲绝,她好不容易燃起对生活的希望,可不能让她的希望破灭了。

  “好”

  郁夫人这下她也终于知道了当年杨老夫人和杨丞相的心情。

  她得让她的女儿自由自在,开开心心。

  药翁双手环胸,一脸恨铁不成钢。

  小声嘀咕:

  “按我说,感情误事,你要是当初跟我好好学医,哪还有这种糟心事”

  在虞芷贞和贺兰雄在一起后就很少去药翁那,就连暗葵无念那都很少再去了。

  虞芷贞躺在床上双眼放空,想起来确实是自己技艺不精才没能在第一时间救下贺兰雄的。至于有没有后悔遇见贺兰雄,她就压根没有后悔过。

  郁夫人瞧着药翁说错话了,可她又怎么敢直接说出来,就连贺兰常胜都要给他几分薄面。她轻咳两声,药翁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憨笑着打圆场:“其实也不怪你,感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