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一百三十一章酒楼闹事

嫡女虞后 钗娘 2646 2023-09-07 02:58:53

  夜色朦胧,弯弯的月牙挂在高空中,深秋的晚上总是格外的冷。

  但这繁华的京都即便是在深秋的夜晚依旧热闹。

  各家酒楼张灯结彩,像是真正的营生才开始。

  “咚咚咚”叩门声响起。

  贺兰绪笑容和煦,手里还拿着一壶冒着热气的热酒进来。

  “今天不知道你来,招待不周,特地来请罪的”

  “说的什么话,既然来了,陪我喝两杯!”

  兴许是贺兰绪帮助她太多,她也将贺兰绪当成好朋友。

  贺兰绪只是笑笑,坐下帮虞芷贞斟酒。

  “听说今天贺兰毅送你一只玉镯彩头。”

  虞芷贞笑笑不说话,想不到这事传的如此之快,才不过是一个下午的功夫就传到贺兰绪耳朵里了。

  京城的风吹草动总逃不过贺兰绪的耳朵,想必明早的早茶时间说书先生就将这件事给编排出来大肆宣扬了。

  舆论往往最可以引导别人。

  她端起杯子小酌一口,这酒香醇,闻着便知道是好酒。

  随后,虞芷贞将彩头放在桌面“成色还行,你这杯酒甚好”

  “酒好也抵不过贺兰毅的镯子好”

  贺兰绪把玩着镯子,说实话这样的也就还可以,称不上极好,毕竟人家家大业大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东西的好坏有时候还是得看送的人是谁。

  话刚落下,贺兰绪的手下李庸便急吼吼的进来。

  “砰!”地一声,连门都忘敲。

  贺兰绪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

  李庸喘着粗气道:

  “缕清的消息有一点了”

  虞芷贞一顿。

  贺兰绪收起刚刚的不悦。

  为了找到贺兰雄唯一的后嗣,他早就逼着叶宝珠画出当年她送给贺兰缕清玉佩的样子,并传给他下面所有的探子。

  一旦有消息立马传过来,果然不负众望,消息总算是有点了。

  虞芷贞双目炯炯有神的望着他。

  “在哪?”

  “在漆城,我的人刚想追,他们便不见了”他的密探遍布整个大曦,居然有人能带着贺兰缕清躲过他和虞芷贞的人从京郊到西戎的边境。

  看来不是普通人,贺兰绪也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虞芷贞和贺兰雄的儿子被盯上。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日。”

  在外寻找的人一得到消息立马飞鸽传书回来了,李庸也第一时间告诉虞芷贞。

  毕竟那小奶娃是贺兰雄唯一的子嗣。

  “为何要跑到漆城?他们的下一步该会是哪呢?”

  好在寻找了这么久终于是有点消息了,她也不得不去猜那伙人下一步的目的地是哪。

  “既然跑到了西戎边境,自然是去西戎,我联系那边的探子,一旦有踪影就将缕清给抢回来!不过得需要点死侍”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虞芷贞是创立江湖上最大一个死侍军团,要想拨出人来,那简直轻而易举。

  贺兰绪听她说她来解决也只是想着虞芷贞有钱能买得多罢了,他也没想到虞芷贞实力如此强大。

  虞芷贞感激的看向主仆俩。没有他们估计没那么快的到贺兰缕清的消息。

  “主子,楼下有人闹事了”

  小厮焦急在门外大喊。

  能来叫贺兰绪出面解决的,一定不是什么普通闹事的人,肯定是那些王孙贵族家的公子哥。

  虞芷贞微抬下巴,示意不用管她,先下楼去看看是什么个事。

  随后虞芷贞也带个帷帽前去瞅瞅。

  瞧瞧是哪位公子竟然来闹事。

  还没走下楼梯便看见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油光的男人敞开衣襟依靠在太师椅上。

  身边的“帮凶”各个红光满面,对着戏台上一个戏子拉拉扯扯。

  这戏子虞芷贞知道,是京城有名的琵琶师——归梧。

  长相妖艳,一个眼神就能将男人的心给勾走。

  只不过从小就被卖入青楼学琵琶,如今学成,只是卖艺不卖身。

  前两年被贺兰绪手下的人赎身来到酒楼卖唱。

  归梧被推倒在地,一侧的衣服滑落,露出雪白的香肩,在场的纨绔公子顿时热血沸腾。

  她对于这场上的任何一个人归梧都是敢怒不敢言。

  只是把头垂下。

  那肥头大耳的猪头男晃晃悠悠站起来,瞧着娇滴滴的美人儿口水都快滴到了地上。

  他打了一个饱嗝摇摇晃晃地走到归梧身前,俯下身子。

  妄想要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归梧奴瞪他,在猪头男要压下她的时候她侧身闪躲!

  猪头男往前扑了个空,重重的摔在地上。

  虞芷贞忍不住噗呲一笑。

  肥头大耳的猪头男爬起来指着归梧怒骂道:

  “小jian货”

  刚抬起脚需要踹上去就被贺兰绪身边的李庸一手拎起里。

  “何公子,该减肥了”

  肥猪头正想要骂却瞧见是李庸那瞬间软了下来。

  李庸可是贺兰绪身边的人,李庸在哪贺兰绪自然也在。

  酒楼是贺兰绪的不假,但是他母妃不得宠,他也没得皇帝器重,基本对皇位无望,所以京城中的贵族公子对他也是表面畏惧,实际上也不怎么害怕。

  可人家再怎么不济也是皇帝的儿子,如今皇上身体康健,万一上面两个贺兰毅贺兰轩抖个一死一伤他就能捡漏了。

  何萬两立即笑眼眯眯对着李庸。

  “李大人,我啊在跟归梧姑娘闹着玩呢。”

  何萬两立即给那群调戏归梧的姑娘使了眼色。

  “对对对,我们闹着玩呢。”

  贺兰绪看是谁呢,原来是一个小官员家的儿子。

  也是个蠢的,估计是受了别人的哄骗才来闹。

  毕竟开业以来谁都不敢在贺兰绪的地盘上撒野。

  人人都知道贺兰绪是个文人爱写诗作画,同时也爱金钱的铜臭味。

  “何公子,本王这不是什么秦楼楚馆。我们酒楼做的是正经生意,喝酒品茶的雅事。你坏了我的规矩这怎么办?”

  敢在贺兰绪这里闹事的何萬两还是第一个,可不得给点下马威。

  贺兰绪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来,明眸皓齿意气风发,犹如天上不可触碰的繁星。

  何萬两是想不到这次是贺兰绪出面。

  双腿一软直发抖。

  “来人把他带到本王的雅间!”

  说罢贺兰绪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两个小厮架起他,跟架起过年猪似的。

  来到贺兰绪的专属雅间何萬两才知道这次闯了大祸。

  “楚绪王殿下,草民真的酒精上头,要不赔您一百两?”

  他小心翼翼的问。

  他父亲是刚刚从外地升至京城的五品小官,初来京城被繁华迷了眼,喝多上头竟还以为是自己曾经所在的穷乡僻壤。

  这里权贵华集他一个小小五品官的嫡子都是不够看的。

  他也只能用钱息事宁人,万万不可抖落到他父亲耳朵里,被他父亲知道初到京城惹了皇子,那不得扒了一层皮。

  前段时间长孙府上的宴席虞芷贞她远远瞧见了两个女子,长似与何萬两有三四分像,她们的脸颊也是肉肉的。

  “何公子?幻影,何公子他家是不是只有两个庶女两个嫡子。”

  “小姐记性真好,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位是原配正室所生,被他们家老夫人惯坏了后面继室夫人也不敢管。他弟弟天资聪颖是个科举的好苗子,索性继夫人就懒得管他随他自生自灭。”

  京城中的家长里短幻影也从郁夫人身边的荛儿那听来了许多。

  “走,进去听听。你们俩面纱给我戴好可不能让他知道咱们是谁。”

  贺兰绪跟贺兰雄呆在一起久了也学了点吓人的功夫。

  他坐在茶几前面不改色泡着茶。

  越是话少越少能唬住人。

  ——门开——

  贺兰绪抬头,瞧见是虞芷贞面色缓和些。

  “坐”

  虞芷贞坐在贺兰绪身侧,凑近他窃窃私语道:

  “吃定他,后面我自有用处。”

  何萬两听不清这俩人嘀咕些什么,只知道眼前刚进来的女子身段优雅,虽然看不到脸却也看出一定是个美女。

  脑海中脑补了一万张脸,口水都快滴到地上。

  贺兰绪嫌弃地望着何萬两道:

  “一百两?打发叫花子呢?”

  虽然不知道虞芷贞后面是想要干嘛他还是愿意帮她一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