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嫡女虞后

一百三十四章故人重逢

嫡女虞后 钗娘 2190 2023-11-24 21:19:01

  “为何?”

  她只想着安度这一生,等贺兰常胜百年之后她就安安心心当个太妃安享晚年。她不爱贺兰常胜更不想为他生儿育女,她的孩子怎么样都不能继承皇位,虞芷贞是要做皇后的,虞芷贞是不可能会扶持她的孩子。

  虞芷贞不愿多说什么,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要生要死全是云伍伍说了算,只要她怀上孩子,她就不用死,毕竟小皇子肯定是离不开生母的,太后也不会一点人情也没有,到时候太后没有发话谁都不会让她殉葬。

  “太后如今这样对待你,你就觉得你可以安享晚年?贺兰常胜身体已经开始不好,你说第一个殉葬的是谁,就凭你的恩宠,你不去谁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

  云伍伍若有所思又有些后怕,贺兰常胜到时候看她没有孩子肯定会拉着她一起死的。

  “知道了,公主我一定不辜负您,将这件事办妥。”云伍伍捏紧手中的药。

  她还以为这个是贺兰常胜的补药,实际上这是个慢性药,让他麻痹、气色红润掩盖住逐渐亏空的身体。

  而真正的毒药已经被虞芷贞派人准备参入到蜀地新进贡的蜀锦中,司衣局安排的人大概这两日会去任职。

  只要有钱,这些都不是难事,而钱是虞芷贞最不缺的。

  说完这些,虞芷贞没必要停留,转身离去。

  她知道这件事确实是有些冒险,她相信她的毒术,平常人肯定瞧不出来,包括宫里的太医。

  她师出暗葵和药翁,这俩在江湖中神出鬼没,但凡查出来中毒也查不到她身上,安排的人都是死侍,一旦被发现就服毒自尽,绝对不会暴露出是虞芷贞。

  虞芷贞漫无目的的走着,四周的宫墙很高,将天框成了四四方方的样子,压抑得让她喘不过气。

  走着走着,西墨殿朱红色的大门屹立在她面前。

  大门虚掩,里面只有零零散散两三个洒扫宫女,这些人都是贺兰雄生前的心腹。

  推开宫门,那几位纷纷扭头看向她。

  “见过护国公主。”

  虞芷贞环视四周,曾经与贺兰雄打打闹闹的场景悉数闯入她的脑海,这里承载了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哪怕现在贺兰雄死了,在这里还是能感受到幸福。

  她在想或许命里就没有这种幸福。

  她下手对付贺兰常胜内心总有些许愧疚,那也是贺兰雄的亲生父亲。

  “大熊,希望你能够原谅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内心宽慰自己她的大熊熊一定会原谅她的,一定不会怪罪她的。

  她只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

  若是贺兰常胜不死,死的就是他们虞府。

  “你们都下去吧,我好好逛逛。”

  宫女们面面相觑,一同退了下去。

  现在只留下空旷旷的院落,已经掉完树叶的枯树。

  她径直走进殿内,里面的程设依旧,丝毫没有半点改动,就连椅子上的雕花都是程亮的。

  卧室墙上挂着的是她及笄时的画像,那时的她仿佛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姑娘。

  有着父母的爱,还有互相倾慕的情郎。画中的她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明媚。

  画上落款:是天胜二十三年二月,贺兰雄亲笔---爱妻虞芷贞---豆蔻年华

  画像下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精美异常,都是紫檀雕刻的牡丹,他知道这是虞芷贞最喜欢的花。打开来看,里面全是一封封写给她的情书,从认识她的那天就写了。

  她颤抖着双手,打开来每一张都写满了对她的偏爱,倾慕,欣赏,看到这些眼里掀起一阵酸涩,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滴落在纸上慢慢晕开,仿佛一朵朵盛开的牡丹。

  明明她都将这份情掩藏在心底,这些事物的出现又将这份情唤起。

  那么多个日夜他都没有忘记,每日都坚持写,每一封都不一样,那么多年过来他对她的爱从始至终都没有变。

  她不止一次想若是他没有死就好了,现在的她已经筋疲力尽,就像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稍微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有时候她真想一杯毒酒药死,但是她还有太多牵挂了。

  她的儿子没有找到,虞府的前程都需要她,要是贺兰雄还活着她就没必要那么累,至少还能有个依靠。

  “嘭-----”

  虞芷贞回过头去,只见大门敞开,站着一个身形魁梧的人影,是棒槌。

  多日不见他倒没以前那般威风,大胡子拉茶,像是一只颓废的大老虎,整日发呆没什么精气神。

  “棒槌,好久不见。”

  棒槌扫视了一下虞芷贞,小腹已经平坦与以前无恙,应该是已经生下来了吧。

  自从贺兰雄死后,棒槌先是请辞副将职务,随后入职禁卫军守陵,近日才调入皇宫,他每日都会来西墨殿,擦拭贺兰雄生前的兵器。

  原本这些都要陪葬的,棒槌有私心,万一虞芷贞生了孩子。

  那以后孩子靠什么怀念自己的生父呢。于是联合贺兰轩,将这些兵器都摆在西墨殿。

  棒槌看到虞芷贞还是有些惊讶,贺兰雄出殡的时候他亲眼看到一向温婉大方的虞芷贞,不顾及名声穿着嫁衣,疯疯癫癫哭哭笑笑的跑到街上,所有人都以为她疯了。

  直到现在看到她,却不似从前一般,多出了许多疲惫,但她出现在这还是让棒槌有些意外。

  一时间,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故人久别重逢,只叹息她命运多舛,不知道她这一年怎么过来的,要是贺兰雄在天有灵知道了是该有多心疼。

  “公主殿下,可安好?”

  虞芷贞垂下眸子,随后望向墙上的画道:“也就那样,这个世界上没了他什么都变的索然无味。”

  棒槌不好说些什么,确实,在他眼中贺兰雄是一个很好的人,挑不出错的好兄弟。”

  就连东狄的风墨殿下都与他交好,钦佩他是位能人,若是贺兰雄没死而是即位恐怕将来便会没有北凉这个国家。

  “那你和燕雄王殿下的孩子.......”

  虞芷贞呼出一口浊气。

  “生了,是个儿子。”

  听到这,棒槌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丝光亮。

  看来老大有后了,他暗自下定某种决心,一定要教小世子武功,让他继承贺兰雄所有的兵器,一展贺兰雄还在世的雄风,毕竟虎父无犬子。

  “在哪?”

  棒槌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虞芷贞把小世子藏哪了,兴奋地要按耐不住。

  说到这虞芷贞难掩住悲伤的神色。

  在哪她也不得而知,只知道她这个做母亲的不称职,把他弄丢了,他还是一个早产的婴儿啊,不知现在是死是活,有没有奶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