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三十五章 故人?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51 2020-11-29 02:17:19

  唐焱看着她,风吹动洛溪的面纱,唐焱伸手,想揭下面纱,但还是止住了手。

  他想,等她愿意的时候,自己自然会解下面纱。

  第二日,太皇太后醒了过来,睁眼,望见的便是面覆红纱的洛溪。洛溪见太皇太后醒了过来,莞尔一笑,扶起了太皇太后,接过丫鬟端着的药,小心翼翼的喂到太皇太后嘴边。

  太皇太后喝着药,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太皇太后问着语气轻柔、慈祥。

  “回太皇太后,我是长安落英坊的坊主,奉旨为太皇太后寿宴献曲舞的。”

  “那你又是从何处习得《楚天》?”

  洛溪手上顿了顿,继而恢复如初,道:“小女不记得了。”

  太皇太后略略叹息,神色疲惫,挥挥手,示意自己要睡下了。

  洛溪也识趣地退下,回到侧殿自己的房间里稍作休憩。侧殿与太皇太后的主殿离得特别近,一来是方便看守,而来是方便及时响应太皇太后、照料太皇太后的身体。

  太皇太后还未睡下,赵颖儿如同一股小旋风似的,扑倒了太皇太后窗前,拉着太皇太后的手,急切道:“太奶奶,您身体可还好?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

  太皇太后望着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赵颖儿,目光落在赵颖儿肚子上,赶紧命嬷嬷把赵颖儿从地上扶起到自己床边坐下,慈祥却有些严厉责怪道:“你看看你,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做事还是这么冒冒失失。走路慢一点,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

  赵颖儿抽泣道:“人家不是担心太奶奶您嘛!昨天听沈如安说您晕了过去,我都快吓坏了,要不是沈如安拦着我,我早就连夜进宫来探望您了!”

  说罢,赵颖儿眼神似有怨愤地瞪了外面一眼,虽然外面暂无他人。

  太皇太后慈祥地抚着赵颖儿的头,道:“那也是为了你好。哀家好得很,倒是你,成了亲还这么莽莽撞撞,要不是如安那孩子惯着你,你看外人还不得怎么说你。”

  赵颖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还像个孩子一般。正说着,唐焱和沈如安从外垫转了进来,请过安后,问起了太皇太后的病情。

  太皇太后答道好多了。

  沈如安为太皇太后把过脉,也肯定地点点头。

  赵颖儿拍拍胸口,这才定了定心神。

  “陛下,洛姑娘的方子确实有效,太皇太后的脉相比之前好的太多。如果坚持下去,想来定会完全好转。”沈如安道。

  唐焱点点头。

  赵颖儿疑惑地看着两人,不明所以。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在宫中多呆些时日,也好确保太皇太后的身体健康无恙。”说罢,唐焱遣人传洛溪过来。

  不多时,洛溪过了来。太皇太后望见她,招手让她上前来。

  “有洛姑娘照料,哀家觉得好了很多。上前来,摘下面纱,让哀家好生看看。”

  洛溪闻言,有些犹豫。不是不愿,只是认为时机还未成熟。

  洛溪上前,一双玉手抚上耳畔,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摘下了面纱。

  面纱落下的那一刹,众人吸气屏息,眼中满是震惊。太皇太后激动死捉紧了被子,“你,你是,你到底是是谁?!”

  洛溪退下,跪在地上,深深伏在地上,道:“民女洛溪,拜见皇上,太皇太后。”

  唐焱脸上倒是风淡云轻,但赵颖儿与沈如安脸上的表情几乎一致,惊讶、呆滞。

  “喜乐.......”赵颖儿口中喃喃。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太皇太后说话的声音都几乎在颤抖。

  洛溪闻言抬起头,定定地望向太皇太后,不卑不亢、不悲不喜。

  这张脸,几乎跟平喜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现在眼前这张脸,比平喜乐的更加成熟,轮廓已经更加妩媚。可以说妩媚中透着清纯,但多了几分刚毅。

  洛溪莞尔一笑,“恕民女斗胆,既然太皇太后已无大碍,民女可否离宫返还洛英坊,毕竟洛民女已经在宫中逗留太久,担心洛英坊出什么乱子。”

  “方才朕已经与太皇太后商讨过了,太皇太后方转醒不多时,怕病情不稳定。沈太医已经为太皇太后把过脉,你的医术确实可以,所以还需要你在宫中多留些时日,为太皇太后继续调理调理。”

  洛溪微微蹙眉。

  “怎么,你不愿意?”唐焱眉头一挑,面色严肃,语气严厉。

  洛溪目不斜视,定定地望着前方,道:“民女不愿。”

  “哦?”唐焱面色沉了下来。

  众人也是一惊,竟然敢这么直接拒绝皇上的旨意。

  “民女为洛英坊坊主,旨在做好经营,并不精通医术,既然太皇太后精神已经恢复,想必由太医院诸位专业医师为太皇太后继续调理身体更加有效。”

  “朕意已决,洛英坊朕自会派人前去通知安排,暂由紫洛姑娘替你打理。朕会派人去协助。接下来你就专心为太皇太后调理身体,无朕旨意,不可擅自离宫。”

  说罢,唐焱甩袖离去。

  洛溪悄悄瞪了他一眼,颓了颓背。

  太皇太后说是有些乏了,让众人暂且退下。洛溪跟着丫鬟回到偏殿,刚坐下,赵颖儿挺着肚子,脚步急切奔了过来。

  “平———洛姑娘,你,你好。”对着这张熟悉的脸,赵颖儿忍住要冲上去抱着她的冲动,但眼眶还是红了又红,几次差点忍不住落泪。

  “见过.....”洛溪卡壳了,这.....该怎么称呼呢?

  “无妨无妨,这些称谓无妨。你叫我颖儿吧。”

  “这......不大妥当吧?”

  “无妨无妨,你以前......我这里不需要这么注重礼数,外人面前,你叫我慧敏公主便可。此处无外人,你唤我颖儿即可。”

  赵颖儿拉着洛溪的手,洛溪缩了一下,但还是顺从了赵颖儿的拉扯。

  “啊,对不起,我是不是吓到你了?”赵颖儿的眼泪最终还是没忍住落了下来,洛溪帮她擦掉了眼泪,眼里泛起一丝波澜,不过稍纵即逝。

  “虽然民女不知道公主在因何事伤心,不过我想,公主一定很是重情重义,不然也不会看到我就想起了故人而流泪。”

  洛溪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