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三十八章 为什么不放弃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40 2021-01-20 12:01:21

  紫洛来到乐喜的房间,乐喜正拿着毛笔练字,男人站在一旁监督。

  紫洛咳了一声,男人抬头,微笑着点点头。

  紫洛带着他到她与洛溪的专用厢房,整倚着窗看着楼下纸醉金迷的景象。

  紫洛把男人带到后就出去了。

  这是洛溪吩咐的,尽管紫洛担心这个男人会对洛溪不利,但是洛溪却说,如果他真的想在落英坊对自己不利的话,就不会这么招摇来找自己了。

  男人静静地站在门口,望着窗边人的身影,激动得微微颤抖,在这寒冷的冬天,竟然手心都有些微微冒汗。

  “听说你在找我?”良久,洛溪开口。转身看到男人的一瞬间,瞳孔微颤。

  男人微微一笑,眼里了湿意。

  “没想到我终于找到了。”

  “噗嗤——”洛溪笑出声来,“公子您可真是俗套,现在他们的都不说这种话了。”洛溪往楼下一瞥,继续道:“他们都会用心肝宝贝儿和、红粉知己这种话来哄我,你这句话,也太过俗套了吧。”

  洛溪转过头,还好她带着面纱,不然她可能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找的就是你。”男子语气坚定。

  “公子,我之所以见你,是怕你毁清誉。很难想象,您看起来温文尔雅,竟然靠这种毁人声誉的手法来强迫别人与你见面?”洛溪坐下,壶中水沸腾了起来,她拎起水壶,冲到茶盏中,碧绿的茶色一下漾了出来。

  洛溪请男子落座,男子接过茶,并没有喝。

  “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但我若不这么做,你怎会见我?”他定定的盯着洛溪的眼睛。

  洛溪垂眸,道:“公子说笑了,我有什么难见的,如果公子能像别人一样给到我感兴趣的东西,那我也自然会让公子如愿的。”

  “那么我,是否能让你感兴趣?”

  洛溪冲茶的手顿了顿,笑出声来,“公子可真会说笑。”

  “我的毒解了。”男人说。

  洛溪喝了一口茶,没有作答。

  “你走了多久,我就找了多久。我中的毒,没有解药,只能通过转移,让别人来承受。我知道,但是一直没有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痛苦,我想自己承受,我的经历,让我不想再继续走下去。如果能够顺其自然的生活,直到生命终止的那一刻,我想我都不会有任何遗憾,也不会有任何留恋。”

  “我没想到,真的有人愿意承受跟我一样的折磨来替我解毒。但是为什么,要把我从一个深渊丢到另一个深渊呢?”

  洛溪放下茶杯,看向男人,道:“好好活下去不好吗?重新活一次不好吗?”

  “那么你呢?”男人反问。

  “我有我的使命。”

  “是叶家吗?”男人反问,“对叶家复仇。”。

  洛溪看向他的目光复杂了起来,有些警觉,“你都知道些什么?”

  男人起身,坐到她身边,想要揭下她的面纱,但被洛溪躲过了。男人苦笑,起身,走到窗前,俯视着楼下的欢乐喧闹的景象,道:“叶墨奉旨迎娶了一位名叫平喜乐的女子,不过几日,又迎娶了一个妾室。后,奉旨清剿山匪,大功而返后不几日,其妻叶平氏因疾暴毙。”

  男人转头,望向洛溪,道:“但我知道,她没死。我也知道,她并不是暴毙而死。”

  洛溪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起身,揭下面纱,望向男人,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

  洛溪盯了他好一会儿,突然笑出声来,笑着笑着,眼泪不知不觉从眼角滑落。“所以,你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对不对?”

  男人伸手,想拭去眼前女子的泪水,但洛溪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笑着,摇着头。

  开门,抵上一个厚实的胸膛。

  洛溪觉得自己已经手脚无力了,眼前人的味道让她很熟悉、很安心。那人扶着她,她小声说:“带我走,我不想待在这里。”

  那人与男人对视了几秒,火花四溅。那人一把抱起洛溪,阔步离去。

  男人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手撑在窗框边,身子却有些无力的滑落。

  待男人醒过来时,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乐喜守在一旁,看到师傅睁眼,开心地跳了起来,赶紧给师傅倒水。

  “师傅,你总算醒了。”乐喜眼里已经蓄了满眼眶的泪水,下一秒就要滴出来的感觉。

  男人望着她可怜兮兮第模样,强撑着笑了笑,摸了摸乐喜的小脑袋瓜子。

  与此同时,紫洛盯着躺在床上至今未醒的洛溪,急的眼泪都快流干了。沈如安替洛溪把着脉,但还是叹了一口气。

  没等太监传报告,唐焱边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看了看沈如安,沈如安摇摇头。

  “陛下,洛溪姑娘这是急火攻心才产生的晕厥,一般来说,应该早就醒了,但是现在还没醒,有可能是她不愿意醒。”

  “那她怎么才能醒?”唐焱问。

  沈如安叹气道,“这是心结,恐怕要洛溪姑娘自己想清楚。”

  “她有什么心结?”唐焱看向紫洛,问。

  紫洛摇摇头。

  紫洛知道,洛溪一直想复仇,但这个心结绝对不是复仇,而是跟昨晚那个男人有关!

  “昨天那个人,是什么人?”唐焱像想到什么似的,质问紫洛。

  紫洛还是摇摇头,那人确实似乎紫洛第一次见,洛溪也从没跟自己说起过。

  唐焱有些颓然,望向床上的洛溪,眼神很是复杂。

  究竟,你有什么秘密呢?

  即便洛溪没醒,落英坊也是要继续营业的。唐焱派人将紫洛秘密送出宫,主持落英坊的正常运营。

  乐喜和师傅几乎每天都回去落英坊,但是落英坊的人看到他们,宁愿闭门谢客都不愿让他们踏进一步半毫。乐喜感觉得的到,师傅的身体好像比以前更差了。

  与此同时,路晚晴可没消停。

  一直派人盯着落英坊和东院的动向,想要伺机得到什么把柄,可以让这两个任何一个人出面给自己调理身体。毕竟,自己以后在叶家的地位,可就是要靠这两个人才能维稳的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