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七十一章 传位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26 2022-03-07 13:30:08

  等着等着,洛洛困了,手里还抓着咬了一半的糕点,像个孩子似的。

  幽泽笑了笑,小心的拿过她手上的糕点,轻轻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的胸膛睡了。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幽泽嘴角微微扬起,眼中满是宠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洛洛?幽泽也不知道。

  幽泽眼里浮现起那张奶萌奶萌的小肉脸,跟现在的洛洛,竟有七分相似。

  洛洛啊.......洛洛.......你可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幽泽指尖轻抚洛洛的鬓发,一下又一下,动作轻柔,生怕惊醒了她。眼神却望向远方,思绪仿佛飘到了更远的地方。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猩红的夜晚。

  满地的死人,满地的鲜血,满地的残骸。

  “阿南,快跑、快跑——啊——”

  幽泽呆呆的坐在地上,望着眼前的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女人,在垂死的最后一刻,依旧用着颤抖的声音冲自己吼道。

  幽泽惊恐的望着眼前蒙面的男人,最后一刀劈在了女人身上,女人无力的垂下了向自己挣扎的手。一双秀丽的眸子,失去了光彩,但仍死死地盯着幽泽。

  蒙面男人抽出了刀,一步一步向幽泽走来,鲜红的刀刃往下滴着血,温热的血,一滴、两滴.....滴落在地面,也滴落在幽泽颤抖、惊恐的眸中。

  男人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死人。幽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本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的。

  男人举起手,手中的刀已经悬在了幽泽头顶。幽泽呆呆的,惊恐的望着眼前的男人。鲜血滴到他的眼中,眸子瞬间猩红一片,他眨了下眼睛,猩红褪去了一些。但此时,血红的刀刃已经到了面门。

  他闭上了眼睛,但却没有感受到疼痛。不可相信

  睁开眼,黑衣男人倒在自己面前,而远远地,一个血红衣裳的女孩站在面前,手中一把弓弩,没有了箭羽,而箭头,正直直的插在男人的心窝,刺穿了男人的心脏。

  女孩颤抖着,眼眸中是同样的惊恐,这惊恐与自己无二。

  女孩瑟瑟发抖的站在血色之中,身体颤抖着,一双小手抖的厉害,手中的弓弩几乎要拿不稳了。耳边的尖叫声、哭喊声,一声一声刺痛着幽泽的心。

  女孩也同样的惊恐。但愣了一会儿,她惊吓的丢下手中的弓弩,向幽泽冲来。

  “走,快,跟我走。”

  不等幽泽的反应,他便被女孩拉扯着离开了血海。他不记得走了多久,只记得女孩带着自己在山林中狂奔,身后传来了喊杀声。

  幽泽哭了起来,那时的自己,是恐惧的、弱小的。

  女孩没有时间理会他的悲哀和恐惧,只是拉着他跑,往密林深处跑。天快要破晓,而自己身上多了不知多少的被树枝草叶划破的伤口,原本华丽的衣服,此刻已经破破烂烂。

  女孩白皙的手背上,也已经血淋淋的一片,幽泽望着她,脚下亦是一片鲜红。她的脚掌已经划破了,原来,她是没有穿鞋的。

  幽泽突然止住了哭声,好像泪水流干了,又或者是,他觉得自己甚至都无法比眼前的女孩坚强而感到羞愧。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女孩拉着他藏到一个洞里,这里昏暗潮湿,还有些不知名的虫蚁,但对他们而言,这里适合现在的他们。

  女孩找来了野果,接了雨水,放到幽泽面前。幽泽望着她,颤抖着,拿起一个果子,塞到嘴里,咬了一口,果子很苦、很涩,他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呜咽着,但他不敢放声大哭,因为他害怕,害怕哭声会引来危险。

  女孩坐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头,说:“不要哭,要坚强。”

  幽泽望着她,她眼眶红红的,明显也是刚哭过。

  女孩在身上摸索着,摸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摸出一块儿没了模样的,染了血迹,变得暗红的包装块。女孩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里面是几块黄澄澄的糖块。

  女孩沾了泥土的小手在身上擦了擦,捡起一块儿,递到幽泽面前,说:“阿娘说,难过的时候,吃块糖就能甜一点。”

  幽泽不解的望着她,并没有动作。女孩叹了口气,塞到他嘴里。

  糖真的很甜,但甜的有些苦涩。

  他们躲了好几天,女孩告诉自己,她要出去找人,让自己在这里等她。于是,她走了,但幽泽再也没见她回来。

  她骗了自己。

  就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他带着乌金的面具,披着如墨般黑的纯粹的斗篷,遮挡住了全部光亮,站在自己面前。

  幽泽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他的眼神,如寒冰般冷漠。

  幽泽昏了过去,再醒来,那个男人只问了自己一句话,“想复仇吗?”

  幽泽点了头。

  男人便将自己丢进那炼狱中。

  他说,只有强者才能实现任何愿望。

  从此,幽泽再也没有流过一滴泪,及时被饿狼咬碎了臂骨,他也没有流泪。

  他要变强,变得很强,非常强,强到谁都无法伤害自己,强到某天能够手刃仇敌。

  寒来暑往,一年复一年。终于,他再一次见到了男人。

  男人带他来到了密室,那是一间寒冰铸成的冰室。男人终于脱下面具,自己面前的,是一张俊朗、儒雅,但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庞。他的头发、眉毛,亦如纸般苍白。

  男人让他跪在地上,将自己的功力传输给了自己,让自己参悟。之后,自己便昏了过去。再次醒来,已不见了男人的踪影。

  只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幽泽。

  幽泽在冰室中不知待了多久,终于,他看完了男人给自己留下的所有书。在自己读完之后,他挥手将这书震碎了。书放置在冰室中岁月已经久远了,男人内力一催,便碎成了粉末。

  他走到寒冰雕刻的桌前,拿起了桌上的乌金的面具,如男人之前的一般。

  之后,幽泽走出了门,门外,已经候了一排黑色面具黑色斗篷的人,见幽泽出来,动作整齐的跪地,齐声道:“恭迎宗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