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七十五章 你愿意娶我吗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43 2022-06-10 17:10:26

  叶墨尴尬的僵住了双臂。

  “起来说话。”

  路晚晴“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道:“望将军成全。”

  叶墨耐住性子,道:“晴儿,你我何须这般?有什么话,起来说便是。”

  路晚晴抬起头,眸中含泪,道:“妾身自认为这件事不应自作主张,但妾身还是做了,自觉对不起将军。”

  叶墨心头一紧。

  路晚晴接着说:“放珠已经有了将军的骨肉,纵使将军已将放珠逐出将军府,但妾身不忍心放珠的清白因此受损,更不忍心看着将军的骨肉流落在外。妾身自从当年小产后一如所出,亦自觉对不起将军的疼爱和老夫人的怜惜,所以擅自做主将放珠接了回来。妾身希望将军能够纳放珠为妾,给放珠一个交代,也让孩子有个身份。”

  言罢,热泪滚滚而落,低下头去,泣不成声。

  叶墨有些恍惚,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一下冲击太大,他有些缓不过申来。

  “你说,放珠.....有了我的骨肉?”他声音颤抖的,确实受到了惊吓。

  路晚晴没有答复,但心中矛盾复杂。

  “不,不可以,我不能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不会纳放珠为妾。”叶墨摇着头,心疼的扶起路晚晴。

  路晚晴哭的梨花带雨,“不,将军,事已至此,晴儿什么都能接受。求将军成全,将军若不成全,晴儿、晴儿就在一直跪地不起。”言罢,顺势往地上倒去,但被叶墨死死禁锢住,这才没能落地。

  两人正在室内挣扎,各有所思。殊不知这一切被恰巧来找叶墨的叶母听了进去。

  “墨儿,这是怎么回事?”

  叶母一时,又惊又喜,又气又急。气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做出这种不齿的事情,喜的是自己有孙儿可以承欢膝下了。

  路晚晴见叶母来,心一横,索性扑到了叶母膝下,断断续续抽噎着重述了一番方才的言语。叶墨望着路晚晴,满脸的心疼,跪到了叶母面前,道:“都是孩儿的错,但孩儿万万不能纳妾,不能再对不起晴儿。”

  叶母望着哭的一派凄惨的路晚晴,又望着叶墨,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望着跪在地上的两人,良久,道:“晴儿,你先回去休息休息,我会替你找回一个公道。”说吧,让丫鬟扶着路晚晴回去休息,另外遣人请来了叶父。

  叶父叶母高堂一坐,关上了门,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知道,开了门之后,叶墨便跟着叶父去了祠堂,跪了三天三夜。叶墨上了朝,下朝回到府中后,过了不多时圣旨便跟着到了。叶墨的正室之位,有了姓名。

  路晚晴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努力那么久,竟然比不上别人的一个肚子。

  叶墨要纳放珠为妾,要奉自己为正室。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将军夫人,不再是别人口中的妾。

  她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或者此刻哭笑不得来形容更合适。

  成为正室,好像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快乐,望着身旁隆重的华服,她丝毫提不起兴趣来。

  大概是觉得对不起自己,叶墨承诺,要给自己最隆重的盛典,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路晚晴是他叶墨的正室。

  所以合府上下张灯结彩,叶母也请人为自己定做了最华丽的礼服。

  放珠被人搀扶着进来,小腹已经有明显的微微隆起。路晚晴盯着她的肚子出神,甚至有一丝羡慕。她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是为了正室的身份想要一个孩子,还是因为想要一个羁绊才那么渴望一个孩子。

  但现在看着放珠,她好像确定了,好像自己只是想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个真正跟自己血脉相亲的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血脉,是多么神奇。她忍不住抚上放珠的腹部,放珠也没有动弹,任由她触碰。

  亲情吗?她好像有过。可是,为什么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她把脸颊轻轻贴在了放珠的腹上,感受着生命的流动。放珠轻轻抚上她的发髻,抚着她的背。

  “哎呀,夫人,您怎么在这里呢!老夫人找您呢!”

  突然,一个丫鬟跑了进来,走到放珠面前,满脸焦急。

  路晚晴受惊般后退一步,愣愣的看着放珠。放珠缓慢起身,被丫鬟搀扶着走了。

  “夫人,老夫人和将军不是说了让您好好养胎,没事儿不要忘了西院这边来嘛,怕您——”声音越来越远,却让路晚晴遐想万千。

  怕?怕什么?怕我对孩子不利?

  路晚晴突然笑出声来,没由来的。

  夜深露重。

  洛洛最近总是做噩梦。梦见自己走在一片废墟中,耳中是凄惨悲厉的叫声。这偌大的天地,只有她一个人,赤脚走在疮痍中。

  她很无助。

  她想大声喊出来,可是喉咙像是被谁掐住了一般,只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幽泽担忧地望着床上冷汗淋漓的洛洛,眉头紧锁。他仅仅握着洛洛的手,希望她能够尽快醒过来。

  这一次,已经一个月了。

  “进来。”

  窗外有响动,幽泽头也没抬道。

  黑衣人闪身进来,在幽泽耳边说了几句话。幽泽点点头,黑衣人便闪身融入了黑夜。

  幽泽看了看洛洛,脑中回想着黑衣人的话,神色愈发严肃了起来。

  “看来下面有些不安分。”凛道。

  幽泽点点头,喃喃道:“没想到她的野心这么快就显露出来了。”

  “凛,你去处理。先观察,不要打草惊蛇。”

  凛点点头,望了眼洛洛,转身离去。

  凛离去的下一秒,洛洛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幽泽,扑到了他怀里。

  “泽,我好怕,我害怕只剩下我一个人,你们、你们都不在。”洛洛哭了起来。

  幽泽大手抚在她的脑袋上,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顺着气。安抚着。

  “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不管怎样,都不会离开你的。”

  “你娶我吧。”洛洛低声说。

  幽泽手上一僵。

  “你,你说什么?”幽泽低头看向洛洛,克制着惊喜,定定地望着她。

  洛洛仰起脸,眸子如琥珀般通透明亮,“你愿意娶我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