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八十章 或者放弃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104 2023-01-02 00:50:17

  离儿一定还活着。

  如果此前他真的只是怀疑自己过度思念而产生幻觉,那么现在他是十分确信,那一定是离儿。

  辰辞无比懊恼。为什么自己没有追上那个人的步伐,为什么离儿明明在他面前,他却没有认出来。

  “施主——施主————”

  小僧尼焦急的叫喊声中,辰辞如失去生命的枯叶般滑落到地上。他太累了。

  再醒来,辰辞已经躺在自家床上,睁眼,乐喜顶着满脸泪痕,红着眼眶。看到辰辞醒来,嘴一瘪,又哭了起来。

  辰辞挣扎着笑了笑,一只苍白的手掌抚上乐喜的额头,乐喜索性扑到辰辞面前埋头痛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嚷着:“我还以为你死了,师傅,不要离开乐喜,乐喜不想成为孤儿。。。。”

  辰辞摇摇头,但他依旧虚弱,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见,道:“不会的,师傅不会抛弃乐喜的。”

  辰辞一下、一下抚摸着乐喜的后脑勺。

  如今的乐喜,出落的也越发的机灵了。

  洛洛又陷入了恶梦,梦里,她看到一个女人,面庞模糊不清,但她仿佛在哭。自己仿佛被远远的推开,似乎是水流上,离女人越来越远,但她似乎看到一片火光包围了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洛洛的心很痛。她想喊出来,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但她也没有办法从这种悲伤的感觉中逃脱,没有办法从这恶梦中挣脱。

  离儿——离儿——

  乐乐——乐乐——

  。。。

  这名字很陌生,但不知道为什么,洛洛下意识的会觉得这声音是在呼喊自己。她下意识的回头,但声音从四面八方来,渐渐的,呼喊声中参杂着哭喊声。洛洛很努力的捂住耳朵,但无论怎样,这些声音仿佛能够穿透一切物质,刺破她的耳膜。

  谁来,救救她————

  突然,手心传来一阵冰凉,她下意识看去,整个人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吸住,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她突然就离开了这片黑暗。睁开眼,幽泽正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揉搓着她的掌心,用一块冰凉的黑色的石头。

  “泽————”

  幽泽摇摇头,示意让她不要说话。洛洛这才发现,自己也发不出声音,喉咙是钻心的疼。

  怎的自己是这么孱弱多病,洛洛忍不住自嘲。

  见洛洛醒过来,幽泽拿来了一份汤羹,里面大抵是燕窝银耳枸杞类的汤补。

  幽泽扶起洛洛,小心翼翼的用勺子勺了一口汤,轻轻的吹了吹,等到温度差不多的时候,这才送到洛洛唇边。

  洛洛喝了一口,眉头微皱,这可有点太甜了。

  幽泽也尝了一口,叹了口气,还是接着喂她喝。

  虽然洛洛不喜甜食,但还是皱着眉头继续喝下去。幽泽的好意,她不忍心辜负。

  “对你来说应该是过甜了,但是对你的嗓子好。你烧了两天,需要舒缓一下。”幽泽叹息道。

  洛洛不好意思的咧嘴,笑着。幽泽看她笑容甜甜,两只眼睛弯成月牙,心情也舒缓了很多。

  “泽————“喝完了整晚汤,洛洛尝试性开口,但是声音很沙哑,喉咙也很疼痛,”什么时候回去,我想仔仔了。”

  其实,幽泽也不是没想过带洛洛回去。但是这次来到中原,最需要找到的东西还没找到,就这么回去,幽泽总还是很不甘心。

  洛洛心里非常压抑,这片土地越来越让她觉得压抑,总觉得像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在这里待着越久,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

  其实自己不是不知道幽泽为什么要来这里,是为了给自己看病,好像在找一种什么石头。但是洛洛从来没有抱有希望,她只是想好好的,快乐的过完接下来的日子。

  但是幽泽不想放弃。

  “乖,再给我一点时间,再多一点时间就好。”

  幽泽声音温柔。

  洛洛深吸一口气,道:“泽,不要找了,好吗。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我们能够好好的,在一起就好。可以吗?”

  幽泽不置可否。

  洛洛继续道:“泽,让我在最后的时间,做你的妻好吗。就当是,最后的时间我最后的请求。我们平安、快乐的走下去,接下来的时光。”

  幽泽望着她,很久,很久。最后,点点头。

  洛洛笑了。

  幽泽看着洛洛睡下后,带着凛,来到了密室。

  烛火昏暗,闪烁的烛光把二人的身影投影在墙上,影子也跟着跳跃了起来。

  幽泽坐在他专属的座位上,一言不发。面部表情隐藏在阴影中,让人看不真切。幽泽转动着手上的扳指,良久的沉默。

  “可能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幽泽终于开口。还是良久的沉默,凛终于开口,“因为落落?”

  幽泽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起了另一个无关的话题。“最近月的小动作有点多。”

  凛点点头,道:“我会盯紧她。”

  “我答应你们的,会祝你们一臂之力。”

  凛沉默良久,道:“我比你更希望她能快乐。”

  “我知道。”幽泽起身,走到凛身侧,道:“或许我该随落落唤你一声兄长,但你知道,这层关系绝不可以公诸于众,从你决心追随我的那天起,这层关系,从前的你就已经死了。”

  “我从未奢想其他。”

  幽泽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凛手上多了一块令牌,这是幽冥令牌。或者可以说,幽泽暂时将整个幽冥宗交给了他。

  凛握紧令牌,望着闪烁的烛火,没见到他怎么出手,但在他收回手的一瞬,烛火熄灭,房间重新恢复一片黑暗,和冰冷。

  天子脚下,总是格外的吸引人。天子所在的城池,也是权势利益挤破脑袋都想要去到的地方。每年有多少人得意,就有多少人失意,得意、失意,来来往往,进进出出,不会有人在意谁离去,也不会有人在意有谁新入。毕竟在这样的城池,奇迹都太平常不过了。有人一夜暴富,有人一夜家破人亡。

  正如没有人知道,这城中又多了一户新贵。毕竟如同所有富贵之家一样,达官贵人门的家门都是紧闭的,没有人去格外关注,也没有人去格外在意,除了辰辞。

  辰辞委托赵子义找遍了整个城,最终锁定了这个大门几乎从未开过府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