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八十二章 寻人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238 2023-05-21 17:34:06

  洛洛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处密室中。

  入眼皆是黑暗,她下意识的往后退,手却压到了一个毛茸茸滑溜溜的生物上,生物吱的一声,反咬了洛洛一口便被甩了出去。

  “泽,泽”洛洛小声唤着,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月弥透过小窗看向瑟缩在角落里的洛洛,面无表情。就是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诱惑了辰辞,也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门主,要怎么处置这个女人。”身后的人问道。

  月弥转身,却并没有想好。其实自己恨的,不过是她分走了辰辞的爱,恨的是辰辞为了她抛弃了自己。但是,她有没有这个错,其实细细想来,究其根本,她本身也没有什么错。

  但是,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她的出现才导致的吗。或者说,她本身就不该出现。

  想到这里,月弥想清楚。没错,她本就不该存在,这才是她的错。

  “杀了她。”月弥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不留痕迹。”

  身后的人拜了拜,隐入黑暗。

  幽泽莫名的心慌,洛洛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难道已经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影带着暗影的人去找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什么消息。

  正当幽泽焦急的踱步,门卫道有人来访。幽泽哪里有这个心情,但是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应付,来者是赵子义和辰辞。

  辰辞与赵子义打量着这座府邸,感觉周身不自在,但是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幽泽观察了好一会儿他们,才缓缓进入厅中。

  两人见幽泽来了,忙起身作揖。幽泽面上客气,但心中却思虑渐深。

  如果说只有辰辞一人前来,他能够百分百确认是为了洛洛。但是赵子义将军和辰辞一同前来,就不好说了,毕竟他也不清楚,赵子义来是为公还是为私。

  不过幽泽确实是想多了。

  话说回来,其实赵子义与辰辞也并没有想到幽泽会同意见他们二人。毕竟他们跟这户人家并没有任何交集,且凭着一个不合理的预测,他们就这么贸贸然的上门拜访,换个正常人来说,拒绝这种冒失的拜访也是情理之中的。

  在见到幽泽之前,两人想了很多次,到底如何开口,毕竟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是关于这个府上的女眷的,任谁都会觉得他们是放肆且荒诞过头了。作为他们自己,甚至也觉得这有些过于疯狂了。

  还未得等他们开口,幽泽就先切入话题。“虽然不知道二位是什么原因拜访,二位与我也是素昧平生,但是出于礼貌,并未直接回绝二位的拜访。但是今日家中确实又些事情需要处理,没有时间接待二位。晚点我可以让家中管家带着二位逛一逛,我就暂时不方便陪同各位了。”

  明明白白的逐客令,辰辞作为一个读书人,面子上确实有点尴尬。赵子义虽说也是念过诗书,但是他是武将,驰骋疆场的人,面子也会顾着些,但是也分情况。

  譬如对于洛离的信息,不管怎样,他都不能再留遗憾。

  赵子义站起来,作揖道:“贸然前来确实唐突,但我二人所为之事,有确实十分紧要,不得不上门打扰,还请公子见谅。”

  幽泽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风淡云轻。“既然唐突,那便请二位下次准备好了再来,届时我必然妥善款待二位。”

  幽泽就差把“请离开这里”写在脸上了,话语自然比之前更加直白。

  辰辞起身,打算拜别,却被赵子义按住。赵子义是一副不达目的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既然如此,长话短说。我们二位此番前来,是为了一个女子。”

  幽泽眉头一挑,“那二位应该来错了地方。若说女子,我看大约去那些烟花之地比较多,或许有二位需要的。”

  “我二人所寻之人,毕竟不是烟花之地那些寻常庸俗的女子。”

  幽泽撇了他们一眼,道:“那更不应该来我这里,我与二位素来没有交集,况且我这里更没有女子。”

  辰辞拉住赵子义,示意他还是走了算了,不要继续说了。但是赵子义还是继续,“不,你有。”

  幽泽的面色难看了起来。辰辞急忙制止赵子义,作揖道:“抱歉,我们确实有些冒犯。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个人对我们太过重要了。”

  幽泽放下杯盏,杯盏落桌的声音有些大,他是故意的。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这里并无二位要找之人。来人,送客。”

  幽泽也没了好脾气,直接起身走人。

  走到门口,他停了下来,眼角余光瞥了二人一样,似笑非笑,“下个月初八,还请二位来府上观礼,看能够找到二位想要找的人。”

  赵子义与辰辞对视一眼,不明所以,但隐隐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影回来了,带回来一个乞儿。乞儿被丢到地上,脸上脏乱一片,但是也能看得出脏乱下的淤青。

  幽泽面色铁青,一点余光都没分给地上的乞儿。影踢了踢乞儿,示意他说话。

  乞儿瑟瑟发抖,道:“他们说让我抢了那个女的的钱包,引到巷子里面就好了。然后把钱全都给我。”

  幽泽什么也没说,蹲下身到乞儿面前,乞儿吓得满脸是泪,甚至还尿了出来。

  幽泽的手覆上乞儿的脸,下一秒,乞儿便没了声音。

  “地板脏了。”乞儿的尸体被火速拖走。

  幽泽看了看影,影开口道:“是月弥。”

  “洛洛在哪里?”已经派人盯着,目前他们还没有下一步动作,万一对洛、小姐不利,我们随时下手。只是这月弥——”影没有继续说下去。

  幽泽看了他一眼,道:“先不动,她还有用。敲打下她,然后把洛洛带回来,婚期还有几天,我想她好好准备。”

  影点点头,退下了。

  影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月亮刚挂上树梢头,洛洛便已经被影带回了她的房间,奴婢们早已准备好,给洛洛收拾好,安置着睡下了。

  幽泽望着洛洛,满是心疼,她手腕上的淤青看着他很是心疼。

  “那些人在哪里?”幽泽隐忍着怒气。

  影道,“有几个当场杀了,丢去喂狗了。还有一个挂在地牢。”

  “废了吧。”幽泽语气轻淡。“丢回去。”

  第二天,月弥的房间多了个人,一个浑身是血,四肢关节被敲碎的男人。男人看到月弥,嘴里已经没了血色,咧着起皮的嘴,挣扎着笑了笑。

  月弥的眸子颤了颤,拿出匕首,狠狠得插在了男人的胸膛。男人皱起了眉头,但还是笑着,直到最后一刻,停止了呼吸,但笑容依旧凝固在脸上,干净纯粹又明媚。

  月弥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