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九十九章 小柔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606 2023-06-09 22:53:54

  叶墨咳了一声,把辰辞从回忆里面拉了出来。

  辰辞瞥了他一眼,这一眼中,多了些叶墨看不懂的情绪。那深情,似乎有......埋怨?或者,愤怒?

  “呃........”叶墨觉得气氛好像尴尬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活跃下这尴尬的气氛,但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在辰辞并未在意这点,喝了一口茶,问:“后来,我见到了她。”

  “谁?”叶墨愣了下,片刻,反应了过来,“哦,那个女孩。”

  他笑了笑,拿起茶盏也喝了口。淡淡的茉莉花香,低头看,碧色的茶水中一枚茉莉花在水面上飘飘荡荡,如它在树上盛放的模样。

  这味道........他看了眼辰辞,嗯..........确实跟他的形象还蛮相称。不知道为何,叶墨这么想着。

  “不过我很后悔,当初,我应该先去上门提亲,如果我先开口,守护好她,可能后来她也不会遭遇那样的磨难。”辰辞定定的看着叶墨,叶墨被他盯得有些无所适从。叶墨隐隐约约感觉,辰辞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与自己有关。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来自血脉之间的心有灵犀?

  叶墨喉咙有些干,赶紧再喝了一杯茶。

  天空竟然滚过一道闷雷。这种天气,属实难见。

  “后来,她遇人不淑,嫁了个眼盲心盲的负心人,被负心汉和小妾迫害的家破人亡,身受重伤,而我赶到了,救下了她和她的腹中的孩子。”

  “再后来,我被复仇蒙蔽了双眼,甚至不惜利用她。没想到她还是那个一如既往善良的女孩,她救了我,却不知所踪。”

  说到这里,辰辞停顿下来,看着叶墨,似乎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但可惜,他失望了。

  “再之后,她嫁给了我。后面的故事,你都知道了。”辰辞起身,转身出了亭子,向屋子走去。

  叶墨呆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天空又滚过一道闷雷,叶墨似乎被惊到了,不知是雷声惊了人,还是人心里害怕雷声。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书房的。他需要一个空间,整理他今天听到的信息。他的脑子开始凌乱,脑子里面一锅粥似的,头痛了起来。

  辰辞的夫人,那不是长安落英坊坊主洛离吗?

  所遇非人、家破人亡身受重伤、腹中胎儿......为什么这些,好像似曾相识。突然,他脑海里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该不会......

  他再次冲到辰辞的院子中,屋子门窗紧闭,他疯狂的敲着,但屋子里面的人没有给他开门的意思。

  “你告诉我,平喜乐是不是没有死?!洛离........是不是,就是她!!!”他怒吼着,质问着。

  良久,屋里传来轻飘飘的声音,却将叶墨的心,重重的往下坠,仿佛坠到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直、狠狠的往下坠........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叶墨瘫坐在地上,好像忽然之间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抽离开了一样。怪不得,怪不得.......他好像忽然能够理解洛离看着自己的眼神,和她对自己毫不掩饰的厌恶。自己是个罪人啊,自己亲手杀了他们全家,不是,是荡平了整个寨子。

  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喘不过气来,脑袋沉沉的,头痛欲裂。

  吱呀——

  门开了一道缝隙,叶墨甚至都不想看过去,完全没有力气,也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小小的脚丫子撑着小小的粉嫩的鞋子站在他面前,叶墨抬头看去,乐喜站在他面前,粉嘟嘟的小脸蛋,瞪着圆溜溜的黑葡萄似的眼睛。

  “爹爹说给你的。”稚嫩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他面前。一只小小的似乎从哪里掰下来的环佩的边角在她掌心静静的躺着,玉泽温润。

  乐喜不知道叶墨为什么这幅样子,不过看着好像还挺可怕的。

  “你怎么会有这个!”看清楚乐喜掌心里的东西,叶墨情绪瞬间失控,他捉住乐喜小小的肩膀,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让乐喜感到害怕。乐喜挣扎着,挣扎着要脱离叶墨的控制,可是她小小的人小小的力气怎么挣脱得开叶墨的钳制。

  “我讨厌你!”乐喜急哭了,冲叶墨喊了出来。叶墨被这么一喊,这才突然好像醒过来似的,无力的松开乐喜,乐喜把手心里的东西丢了出去,赶紧跑回屋里,把门狠狠的关上。生怕叶墨下一秒就跟上来了。

  叶墨颓坐在地上,发疯似的从积雪中扒拉刚刚被乐喜丢出来的玉佩块儿。乐喜开了小小的门缝,偷偷往外看着,他看见叶墨跪在雪地里翻找着,一直翻找着,手已经冻得青紫,但还是在雪地里扒着。

  乐喜有些心虚,她摊开自己的手,那个小玉块儿静静地躺在掌心。刚刚叶墨确实吓到了她,她也很生气,所以就假装丢了小玉块,但其实还是攥在手心里面的。

  看着叶墨发疯似的还在雪地里面翻着,乐喜心里过意不去,还是开了门出去,把小玉块放到台阶边缘,然后快速的闪回了屋内,依旧开着个小小的门缝,冲外面喊着:“喂,我没丢掉。放在台阶上了,你自己拿吧。”

  然后赶紧把门关好,跑到里屋去了。

  叶墨几乎是匍匐着,扑倒台阶上。他已经冻得青紫,因为翻找而开裂出血的手,紧紧的攥着台阶上的玉块。嘴里喃喃道:不应该,不应该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他失魂落魄的走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往着路晚晴的住处走去。不一会儿,他便站在了门外。侍女说路晚晴还在休息,叶墨似乎也没有听进去,劲直走到路晚晴床边。

  路晚晴眼下一层浅浅的灰黑的眼圈,看样子应该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叶墨看着她,仔仔细细,打量着她的,多么美丽的女人,可是这幅美丽的皮囊下面到底是有着怎么样的一颗心呢?

  叶墨坐在床边的地上,望着手里的玉块,出着神。

  这块玉块,是他给一个姑娘的。

  那年带兵出征,遭到了埋伏,他带着小部队掩护大部队撤退,没想到遇到了沙尘暴,他们的小部队之间也被吹得七零八散,他也被埋到了流沙之中,就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个姑娘救了他。但他那时候被黄沙迷了眼睛,没办法看的真切,只能朦朦胧胧的看着一个火红的身影在自己面前忙碌着。

  女孩把自己拖到了山林之中,避开敌军的搜索。而那段时间,那位姑娘一直照料着自己,每天给自己冲洗眼睛,冲刷伤口,包扎伤口。因为自己的眼睛受伤过于严重,姑娘最后给自己上药了之后,把眼睛给包扎了起来,他也就彻底看不见那位姑娘的模样。

  出于感谢,他将自己随身佩带的玉佩掰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自己依旧随身带着,另一部分给了那位姑娘。后来那个姑娘把自己带回家了,并加以照顾。

  姑娘的家里十分的热闹,每天也有很多看热闹的人扒在窗口往里面看,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能听得到他们的嬉笑,他们嚷嚷着,姐姐捡捡回来一个人咯。

  终于,他可以拆眼上的包扎带了。包扎带一圈圈的松下来,他心里是极其雀跃的,终于可以要恢复正常的视觉,终于也可以看见这个姑娘。

  包扎带终于全部拆掉,而他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路晚晴。不过,那时候她不叫路晚晴,而是叫小柔。

  叶墨看着眼前容貌绝美又温温柔柔的女孩,眼中难掩激动之情。“是......是你吗?”他说着,甚至打起了结巴。

  小柔愣住了,然后羞赧的点了点头。

  叶墨情难自禁的握住小柔的手,道:“等我回去,一定用八抬大轿,迎你回家。”

  小柔羞赧的抽出手,红着一张脸跑了出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