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萍水相逢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74 2023-07-03 17:18:26

  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

  当然,吓一跳的不是洛洛,而是与洛洛对上视线的那名男子。

  男子模样极其普通,普通得毫无特点,丢到人群中再见都没有办法想起。洛洛有些失望,毕竟她以为能听得出这曲子没有灵魂的人,至少应该是个风雅之士,没想到是这么的普通。

  但是让洛洛失望的那个普通的男子,看向洛洛的眼神,却满是震惊。

  “不知在下是否可与兄台同桌小酌?”本来洛洛无意与人攀谈,更何况眼前人确实有些让自己失望,她都没想继续上前搭话而扭过了头。没想到这人竟然主动上前,这让洛洛有些意外,但同时又有些反感,觉得眼前这人多少有轻浮。

  不过她又想了想,似乎有些奇怪,自己现在是男子之身,好像这么说人轻浮也有些过分。

  未等洛洛开口,男人便坐了下来。洛洛忍不住皱起眉头,敢情压根就是不是询问自己的意见,不过是通知罢了。

  洛洛转过脸继续看向台上,没再理会身旁的男子。当然,洛洛也没有意识到,眼前的男子一直盯着自己,眼神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热切。

  不知为何,台上那女子竟然给洛洛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周围人的反应中来看,这大概就是那几人说的头牌吧。这可太奇怪了,洛洛可不记得自己在这里有什么故人。

  台上的女子眼波流转,指下翻花,又是一曲婉转的乐章从筝弦中缓缓淌出。不过洛洛已经失去了兴致,起身欲走,却被身旁的男子伸手拉住。

  “兄台,可否移步小叙?”

  洛洛不悦的皱起眉头,看了眼男人抓住自己衣摆的手,用力扯了一下,甩了开来。

  “大家不过萍水相逢,一起听了个曲子,到没有什么可以小叙的必要。”

  “不知......兄台是否.....哦,不是,兄台.......与我认识的一位古人生得十分相似......”男子踌躇着,终于还是说完了话。

  洛洛冷哼一声,“如果我是女子,或许还会相信几分。可惜,兄台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并无古人与兄台相似。”

  说罢,洛洛起身走了。男子紧随其后,追了上去。

  洛洛见男子追来,有些恼怒,绕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想到过了好一会儿,晕头转向的,竟然转到后院去了。男子也依旧追了上来,洛洛蹙起眉头停下脚步,定定的望着男子。

  男子哂笑,开口道:“兄台莫恼,我实在是........实在是......你们实在是太像了,我......我真的......”

  洛洛看他脸上是焦灼、是热切,甚至激动到语无伦次。

  不知怎的,她突然来了兴趣,甚至有些好奇,也开始反思过往,难道眼前人真的是自己的故人?洛洛走到他面前,绕着他转了一圈,左右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落到男人平平无奇的脸上,她很确认,自己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她望了望四周,不远处有个小亭子,看了看现在的日头,转身冲男子歪了歪头,示意到亭中一坐。男子点点头,跟着洛洛去了。亭中空无一物,向来也是比较少人到这里吧。洛洛四周张望了下,看来也是找不到人能够提供茶点,算了,将就将就。

  洛洛随意的坐下,男子坐到了她的对面,这样更方便他观察眼前的人。

  洛洛也盯着他,在等着他开口。

  “实在是冒犯,但是兄台确实与我一位故人长得十分的像。”良久,男人开口,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洛洛,似乎想看出什么。洛洛倒是不为所动,只是看着她,眼中波澜不惊。

  “若兄台是个女子,我想,我必然会认定你就是她吧。”男子自嘲道。洛洛不置可否。

  男子没再开口,只是盯着洛洛,似乎想要通过视线看透她背后的伪装。就这样坐了许久,男子一声悠长的叹息从洛洛头顶飘下。洛洛看去,男子已然起身,退了一步,冲他行了个礼,道:“今日多有冒犯,还望兄台见谅。在下就不多做打扰,若他日有缘再见,还请兄台赏脸与在下小酌一杯。”

  洛洛望着他走远了,有那么一瞬间,从他的背影里,洛洛竟然看出了一种落寞,那是一种极其的孤独,令洛洛都觉得有些悲伤。这种悲伤,很熟悉,如同当年的她一样。

  “唉......”

  洛洛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兜了这么一圈,反而生出了这么多的惆怅?”幽泽的声音从亭子旁传来,洛洛回头看去,幽泽这才走了出来,洛洛甚至都不知道幽泽什么时候到来的,来了多久。

  幽泽坐到洛洛身旁,递了水囊和一包点心给她。洛洛眼前一脸,打开包裹吃了起来。幽泽果然是懂洛洛的,洛洛刚好觉得饿了,幽泽来的也太及时了吧。

  洛洛望着幽泽,眼中是藏不住的笑意。

  幽泽看着她,也觉得十分的幸福。

  那边,男子转身便出现在了头牌的房门外,这家青楼的头牌,据说是风华绝代的人间尤物。男子把玩着手中的彩牌,脸上神情晦涩不明。这男人正是唐焱。

  唐焱自然不是冲着这头牌的美色而来。

  听说,这镇上来了一位头牌,风华绝代、人间尤物。与其他的青楼女子不同的是,这位头牌视钱财如粪土,曾有人抬着百两黄金到门前,都未能叩开头牌的房门;对才华美貌无感,模样俊美的男子在门口守了她十天十夜几乎晕厥,头牌连个眼角余光都未曾给他。

  众人皆云,这头牌莫不是卖艺不卖身,不同这一般的青楼女子。

  可转眼,头牌竟然将一个肥头猪儿满面油光的非富非贵的人迎进了房门,共度春宵。

  这下,换做众人不解。

  那肥头猪耳自打进过头牌的房门后,便四处周围炫耀,一度也成为了镇子上的话题人物。不过从这肥头大耳口中众人这也才知道,原来是头牌看中了他手中的东西。但具体是什么,这人也不说,神神秘秘的,倒是让人看的又气有恼。只是那肥头大耳挂在嘴边的话是,如果说了,估计他的小命就没了。众人也没当回事,只当他是在找借口,想独占这美人时间罢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