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太聪明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20 2023-07-07 16:58:51

  路晚晴被月弥蓦然的寒意吓得哆嗦了一下。

  但是她还是骄傲的扬着头,一如她还是那个骄傲的将军府叶墨最爱的女人那般。

  月弥“噗嗤”的笑出声来,但这笑容却满是寒意。她走进路晚晴,看着她这美丽的面庞,虽然苍白,但还是能看出是个美人儿。真是可惜了这张脸,路晚晴也就只剩下这张脸了。

  月弥的手捏上她的下巴,路晚晴恨恨的扭过头,但因此牵扯到背后的肌肉,疼的她“嘶”的一声。

  “但凡你能像平喜乐那样少几分心眼,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月弥收回手,掏出手帕,嫌弃的擦着刚刚碰过路晚晴的手指,随手丢掉了地上。

  听到平息了,路晚晴眼中的恨意更深了。

  “当初,是你说要帮我报复那个女人,可是你却将我骗到这种地步,你......比那个女人还要歹毒......”路晚晴咬牙切齿,好看的眉眼都狰狞了起来。

  月弥有些同情的看着她,觉得眼前的女人真的太可笑了。

  “是么?你觉得现在这个状况,是我造成的?”月弥反问。

  路晚晴没有言语,但是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她确实是这样认定的。

  月弥已经懒得跟这个女人废话,望着她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漠然,转身往屋外走去,将屋内发疯似的路晚晴的吼叫声置之脑后。

  本来,放珠死了,月弥也没在打算管路晚晴这个女人了,这样又蠢又坏的女人,除了浪费自己的时间,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帮助,而且从这个人的本性来看,说不定那天还会反咬自己一口。所以,她才不会做这种养虎为患的蠢事。

  但是,放珠就算死,也还是求着月弥给路晚晴一条活路。月弥想不到,放珠是怎样做到,临死前还是给自己送出了消息。收到信鸽脚上的字条,上面的字体歪歪扭扭,看得出写字条的人当时一定是十分的挣扎。月弥无法想象,一个那么大肚子的人,是怎么忍受着痛苦写下这个字条给自己放出的消息。

  月弥本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放珠着实让她有些不忍,就算是给死去的放珠一个交代,完成她的临终遗愿,也算是对她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一个回报,月弥还是救下了路晚晴。

  路晚晴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事情在将军府势必是待不下去了,但是路晚晴拿着手上的边防图要挟月弥让她帮自己离开,然后给她一大笔钱,给她换个干净的身份。

  月弥没有答应,但还是在路晚晴投湖那日安排了人救她出来。路晚晴甚至在被救了下来带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责怪自己派出的人不及时导致她差点淹死喝了一肚子的湖水。

  那晚月色寂静,清冷的如同月弥看向路晚晴的眼神和那带着寒意的表情。

  路晚晴跟着月弥到了寒昭国,倒不是月弥想带上她,而是她赖上了月弥,威胁着如果不带上她,按照她的要求给他足够的钱和身份,她就会把月弥在这里做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诉叶墨。如果路晚晴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月弥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月弥自然是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的,所以想要杀了她灭口。

  也是她命不该绝,月弥也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寒昭国的王世子,也就是这次她去寒昭国将要拜见的人。一开始月弥也并不知道这人的身份,或许是夜晚太黑,她也看不清楚这人的样貌,只是觉得自己捏着路晚晴脖子的手突然一痛,下一秒,那人便已经来到了面前,将路晚晴带到了一旁。

  月弥本是恼怒的,但是接着月色,她瞥见了男人的腰间的坠子,瞬间了然对方的身份。

  男人救下路晚晴倒也没多言语,只是走到月弥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月弥只是静静的站着,良久,男人回头瞥了眼惊慌失措还没缓过神的路晚晴,道:“解决了这件事寒昭国见。”

  言罢,男人便走了。月弥手中已经多了一张沉甸甸的信封。月弥望了眼路晚晴,看了看左右,左右的人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上前一个手刀下去,路晚晴便昏了过去。后来,月弥大概明白了为什么王世子要出手救下路晚晴,确实,路晚晴可以作为一个出色的棋子执行他们的计划。

  路晚晴被安排到了边境要塞镇子上,成为了头牌,替王世子收集情报。月弥也按照王世子的计划,一路安排引导着唐焱进入圈套,最后在边境要塞镇子上借路晚晴之手,埋伏了唐焱,顺便也带走了洛洛。

  不过洛洛确实是个意外。王世子发现洛洛也在镇子上时,突然改变了计划,只是将唐焱和洛洛都绑走,安排到一起见面了,之后便撤回了镇子上的人,包括月弥和路晚晴。看王世子的安排,是有意的让二人见面,有意的让叶墨能救出二人。

  月弥确实有些不明白,不过她也不想去揣测,只要自己的目的能够达到,怎样她都无所谓。

  不过,路晚晴错就错在,觉得能够借王世子的手除掉自己。

  路晚晴和月弥一同撤回寒昭国后,也不知道路晚晴使了什么手段,竟然爬上了王世子的床。不过可惜的是,王世子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机,将计就计的,将她随手赏给了一个部下。待第二日天色明朗的时候,路晚晴这才发现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疯了一般跑出了王世子的大殿。

  王世子正与月弥喝着茶,坐在二楼的亭阁上,望着下面惊慌失措的路晚晴。

  “知道么,她想把你丢到我的军营里。”王世子指着下面衣不蔽体、青丝凌乱且满脸惊恐的女人道。

  月弥顺着他酒杯的方向完全,又淡淡的收回了视线,道:“看来她不够聪明。”

  王世子笑了起来,晃了晃酒杯,杯中是嫣红的酒水,在阳光下,宛如晶莹剔透的粉色宝石那般闪耀,装在这锻造勾画了花鸟的玻璃杯上,格外的好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