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三十章 全部记忆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52 2023-07-09 04:21:23

  洛洛直到他是帝王,但是却也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与眼前人有过怎样的过往。

  因为洛洛怀着孕,也不方便过于颠簸,三人策马来到了边关不远的一处山边。洛洛确实有被惊讶到,没想到这片黄沙滚滚的地方,竟然还藏着个小绿洲。说是绿洲,其实最多占了个“绿”。可是看惯了满眼的黄,突然眼前有这么一抹绿,还是值得让人惊喜的。

  这个地方,是叶墨带着他们来的。

  唐焱望着叶墨,叶墨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很久以前......听说过.......”

  很久以前......

  叶墨想起来........曾经有个姑娘跟自己说过,是的,曾经有个姑娘......

  叶墨望向穿梭在草坪中的洛洛......

  忽然,洛洛脚下踩到一块石头,唐焱和叶墨还没反应过来,洛洛因为这脚下一滑,顺着山坡滚了下去。两人连忙追上,在半坡找到了洛洛。洛洛额前一片鲜红,不远处是一块在地上十分稳固的石子儿,上面沾染了些许血迹。

  两人对视一眼,赶忙将洛洛带了回去。

  还好军中有随军医师,军医给洛洛仔细的诊断后,这才出来复命。他向唐焱跪拜道:“这位姑娘并无大碍,只是外伤,腹中胎儿也未受影响。”

  两人闻言,这才放下心来。既然洛洛没什么大事儿,叶墨虽然心上惦记着,但还是得向唐焱告退,毕竟他还有军务在身,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唐焱点点头,让他先去忙了,自己则在这儿守着。

  这些日子确实有些过于劳累了,唐焱守着守着,撑着桌子,也不小心睡了过去。

  洛洛醒了过来,睁眼,已是满脸热泪。

  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一切.......偶尔的片段,全都串了起来,一切想要记得的,想要忘记的,全部,原原本本,都记起来了。

  洛洛起身,走了出来,转眼看到手肘撑在桌上合上眼睡着了的唐焱。洛洛盯着他,一种心酸漫上心头。许久未见,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的不开心了。洛洛想要抚上他的脸,替他抚平那皱起的眉头,他看起来很疲惫,可是,就连睡着了也是这么的忧愁吗?

  但就在快要碰到他的时候,洛洛还是停住了。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已经隆起了相当的幅度了。

  唐焱醒了,在洛洛的手快要触上他的额头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他没有睁眼,不知怎的,这气息,很熟悉。是她,一定是她。唐焱原本皱起的眉头,就这么平息了下去,现在的气息,跟那人的气息一样,是一种能够让自己平和下来的力量。

  忽然间,不知怎的,唐焱的眼睛湿润了,这也使他,不得不睁开了眼睛。而这,正好对上了洛洛的视线,唐焱在这视线中,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你......回来了。”唐焱分不清现在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但是从眼前人的眼神中,他看得出,一定是她。

  洛洛就这么望着她,平静、且平淡。

  “你是......平喜乐.......还是......洛........”唐焱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已经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洛洛面前,每一步,都是不确定逐渐的确定,每一步,都踩着他这么些年的思念,每一步,都踩在洛洛的心上。

  洛洛看着他,鼻子酸了起来,眼泪,控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即便,这么多年,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这么多的人,洛洛想不到,让自己这样蓦然感触流泪的,竟然是在自己人生轨迹里并没有过多笔墨的人唐焱。

  唐焱走到了洛洛面前,伸出手想要真切的感受到眼前这个人的温度,可是伸出去的手,却在快要摸到她的脸颊时的毫米之间,还是停住了。他不敢,又或者,真的害怕眼前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成空。

  洛洛笑了出来,她笑起来,也是安静的,与世无争的,眼泪也随之滚滚而下。

  洛洛的手已经覆到了唐焱脸上,这真实的触感和温度。唐焱也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温润的君王,此刻,无怒无威,只有对思念很久的人久别重逢失而复得的悲泣。他眸色如墨,此刻氤氲了雾气,但这深不可测的黑洞终于有了光,如波澜的湖面泛起粼粼波光。

  “许久不见。”

  门帘后,叶墨站在门口,钻心的痛从心底蔓延之间。他想要闯进去,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个人,跪在他面前,祈求她的原谅。可他现在却不敢,心中的愧疚让他的步伐僵硬在原地,他甚至害怕,她会怎么看自己,害怕她的不原谅,但又害怕她的原谅。

  叶墨最终还是离开了,他终究还是无言以对,在她一切都想起来后,更甚。

  如果说,她不记得自己,反而是件好事,自己能够在她身旁当个普通的陌生人,给她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是,现在的她,把这一生的回忆都想起来了。那么,自己就不可能作为一个陌生人出现在她面前,自己害了她,害了她们的孩子,灭了她的全族,将她逼迫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个景象,自己......她若是看见自己,将会怎么审视自己?

  两人相认即日,唐焱不得不赶回京都,京都传来消息,朝堂上最近有些异动,算算日子,唐焱也该回去了。原本唐焱还想多留几日,他有太多话想要跟洛洛说,也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可是,朝堂的异动让他不得不马上动身。

  洛洛让他放心回去,自己会去京都找他。唐焱点头,将自己的随身玉佩送给了洛洛,道:“若到了京都,可以拿着这个找我,没有人敢拦你。”

  洛洛笑了笑,接了下来。

  唐焱一大早就动身了。洛洛还在休息,唐焱望了望洛洛的帐篷,依依不舍的走了。

  唐焱走了之后,叶墨与洛洛的关系更加的尴尬。叶墨许可洛洛在军营中走动,但是军营中都是男人,洛洛在这里确实也是百无聊赖。但是叶墨却自那后也没去找过洛洛,他说公务繁忙。但说到底,他不过是真的不敢去面对洛洛罢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