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帮助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59 2023-07-11 11:32:30

  士兵前来禀报的时候,叶墨正对着对战图愁眉紧锁。听闻有个女人在军营前被拦下来,大着个肚子,说是来找自己。

  虽说士兵们对着叶墨,不敢有太多的表情。但是想到军营门口那个大肚子的女人,还是忍不住心里讨论其将军的八卦,没想到洁身自好的将军竟然在外也惹下了这么笔风流债。

  叶墨自认没有留意士兵们看自己的怪异目光,不过转瞬,他似乎想到了一个人。可是他对自己的这种想法竟然觉得有些好笑,那个人怎么会来找自己,她应该讨厌自己还来不及吧。

  但是事实就是,洛洛就是那么站在自己面前,远远的,在军营门口望着自己。叶墨的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到她那凸起的肚子上,想着,当年如果自己没有听信谗言,如果真的有仔细调查过,如果真的好好地听她说话,那么也不会错过她怀着孩子的时候,也不会.......

  当然,没有那么多如果。

  洛洛望着他,眼神淡漠。见到这样的眼神,叶墨的心开始隐隐作痛。曾经她的眼中是多么的热烈,热烈的望着自己,也曾经眼神多么的幽怨和哀怜,那么无助的望着自己,而现在,她的眼神里只有淡漠。若是有恨意,叶墨都会觉得心里安慰些,可她似乎连恨都不想恨了。

  “好久不见。”洛洛开口,打破了沉默。叶墨这才回过神来,回应道:“好久......不见。”

  “我需要你的帮助。”洛洛说着,从怀中掏出了那枚玉佩,是唐焱临走前赠予她的。

  叶墨见到玉佩,眼神一怔。洛洛脸上表情倒没有丝毫变化。

  “这是........”

  “他给的。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大概可以让你帮我这个忙。”洛洛没有感情的说着。微风吹起了地面的沙尘,也吹动了她鬓角的碎发。她就这么站着,在这旷原间,红衣灼灼,好似一株独立于天地间的西域红花,美丽,却隐藏了一股神秘。

  “什么忙?”叶墨开口,几乎是用喉咙滚出的音节,他甚至不知道要讲什么。他有很多的话想要讲,想问问她是否还恨着自己,想问问她这么些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但是到了嘴边,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是冷漠、机械的顺着她的话回答。

  洛洛没有留意叶墨的这些细节,此刻的叶墨在她眼里,不过是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她想恨,都恨不起来,大约是心已经累了,人的心真的累了的时候,竟然连恨都会消失。

  “我想,我需要去一趟京都。”不知道为什么,洛洛总是觉得,她的谜团可以在京都解开。她想起了太皇太后,那个埋藏在记忆里很远很远的一个人。当年,太皇太后似乎有很多话要对自己讲,但都没机会讲,她似乎隐瞒了什么东西,关于自己的。

  叶墨垂眸思索,良久,抬头道:“可以,我送你去。”

  洛洛皱皱眉:“不必了,只是劳烦你差遣一人陪我同行即可。我......两国交战频繁,我想将军也不宜离开这里太久。”

  叶墨心下一沉。她果然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帮助。但他还是执着:“无妨。我也确实需要回京复明,有些事情需要当面与陛下讨论,刚好与你同行。”

  洛洛见他模样,也就没再坚持。她何曾在叶墨脸上见过这样的表情,那是一种害怕被自己拒绝,但又明知道会被拒绝,还是决意坚持的模样。就算当年,她也从未见过。

  或许是鬼使神差吧,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曾经真真切切爱过、恨过的人,她果然还是没能狠下心拒绝。

  叶墨仔细的吩咐、交代了一番事宜,众将士领命而去。叶墨本想让洛洛好好休息些时候,但洛洛拒绝了他的建议。在叶墨打点好一切后,二人边动身了。但洛洛此刻的孕妇身份不宜骑马,两人只好到了附近的镇子上,买了辆半旧的马车,就这么一路往京都赶着。

  原本快马约一个来月的路程,这番周折颠簸下,走了竟然将近两三个月。不过,这也是因为中途二人遇到了一些事情,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途中突然下了暴雨,二人暂避到路途路过的一间农舍中。没想到这农舍的夫妇二人,竟然是专门赶着杀人劫货勾当的强盗。这也不得不说这夫妇二人掩饰的太好了,以至于叶墨和洛洛都没能看出来。好在这强盗下药迷晕二人后急着瓜分二人包裹里面的值钱玩意儿,只是将洛洛和叶墨暂时绑了起来丢到柴房。

  叶墨清醒过来的时候,洛洛还在昏迷中,面色惨白。幽泽一刻不敢耽搁,但苦于这附近又没有什么工具可以使用,他双手被束缚在柱子上,无法动弹,只得用手在身后摸索,希望着能找到什么破除眼前的困境。摸索了许久,虽然没能发现什么趁手的工具,但是他发现这个柱子其实不是非常光滑,有几处有大面积的开裂,开裂的地方表面有些锐利,可以尝试着磨开绳索。

  一边磨着绳索,一边观察这外面的动静。听着外面的声音,叶墨心中更是焦急,加快了自己的动作。终于,叶墨凭借着自己的多年的在外生活的技巧加上自己速度,磨断了绳索,他的手掌和手腕、胳膊也已经血肉模糊了。不过叶墨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走到门前透过缝隙看了看外面,男人正在院中磨着大刀,不见女人。

  叶墨赶紧上前给洛洛解开绳索,叹了叹鼻息,还是很稳定的,应该只是昏睡过去。视线滑过她凸起的肚子,心里酸了一下。不过此刻也想不了其他什么,叶墨将洛洛的绳索解开后边将她抱到一旁的草堆上安置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柴房唯一的出入口便是这个木门。如果想要出去,也只能从这里出去。

  洛洛醒了过来,虽然还是头晕的难受,但是好在意识已经清醒。她看了看四周,已经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洛洛赶紧摸了摸胸口,还好,玉牌还是在的。还好她藏得隐秘,不至于就这么被外面的两人搜刮出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