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四十章 过往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106 2023-07-19 17:27:13

  通报的奴才喊了他好久,才将他从头脑空白的状态喊回来。

  乐正兴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了王宫的,他跌跌撞撞的走到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的焦炭前跪了下来。一夕之间,他失去了哥哥、母妃,也找不见阿洛。

  他们说,不是意外,是哥哥杀了母妃,放火烧了宫殿,逃了。

  他不信。

  后来,寻访的人回来了,他们说在国境边上找到了阿洛和疯了的哥哥。他还是不信,亲自过去看了,确实找到了阿洛,还有她身后那个痴痴傻傻的哥哥。

  他信了。母妃是乐正常杀死的。乐正常疯了?他不信,那一定是装的。所以,他一定要杀了乐正常,为母妃报仇。但他没想到,阿洛竟然也背叛了自己,她带走了乐正常,护着乐正常。

  乐正兴运可以杀了乐正常,但他没办法当着阿洛的面去杀一个阿洛死都要护着的人。所以他放弃了,等候着一个最好的时机。他在这里住了下来,远远的,能够看得见阿洛浣衣的消息,每天清晨远远的望着阿洛的身影准时出现在溪边,他也在这树上坐着,看着她浣衣,目送她离去,在乐正常陪在他身边的时候,紧攥着自己的拳头,即便指甲已经将手心划破出了血,却也无法将贪婪的视线从阿洛身上移开。

  他一刻也忍受不了。

  在阿洛去浣衣的时候,乐正兴运带着人来到了阿洛的院子,乐正常在,阿洛的叔叔也在。乐正兴运没想到,阿洛的叔叔会为乐正常挡下那一刀,他不是故意的,但也只能对阿洛抱歉。而乐正常,没死,但却在追逃的路上摔下了山崖。

  阿洛的叔叔死了,乐正兴运无法避开这个结果。阿洛回来了,比往常的时间要早,他看着阿洛在厅里、卧室喊着乐正常和眼前这个中年人名字和称谓,最后走向了自己所在的柴房。乐正兴运的心提了起来,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同阿洛解释这一切,怎么表达自己的歉意。

  但不容他组织自己的内心想法,门却被这个他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扯开,阿洛冲了进来,却完全没有看见自己。但阿洛却在自己眼前倒下去,没能等他开口解释,这一倒,便是十几年......

  乐正兴运坐到床榻前,眸中逐渐雾气朦胧,牵起阿洛的手,口中喃喃:阿洛.......睡了这么久,该起床了......阿洛......

  天子脚下,京都,流言传得最快。

  唐焱看着眼前堆得小山般的折子,眉毛皱成一团,头疼的厉害。

  民间传言,皇帝在外惹了风流债,让人家大了肚子找上门来......又有说,前朝的公主遗落民间被当朝天子迫害......还有的说,当今皇帝杀了前朝皇帝,篡位上来的......

  朝堂上,群臣要求皇帝将来历不明的女子赶出去,不可扰乱后宫,平息民言;后宫里,皇后之位一直空虚,多少女人虎视眈眈......

  “陛下,贵妃娘娘求见。”

  “不见。”唐焱挥挥手,满脸不耐烦。

  “陛下,贵妃娘娘送来了莲子银耳桃花羹。”

  “搁那儿吧。”唐焱眼皮抬也没抬。

  “陛下,太皇太后去了楠黎宫。”

  “啪”的一声,唐焱手中的折子掉到了地上。还没等小太监反应过来,坐塌上已不见唐焱身影,小太监只觉得眼前掠过一阵风,那抹玄色依旧到了殿门口出了去。

  洛洛跪在地上,垂眸,面前几步外的石凳上坐着的,正是太皇太后。洛洛倒不是惧怕这凌冽的气势,而是懒散的,有些倦怠。

  太皇太后上下打量了跪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眼,视线落在洛洛略有些圆滚的肚皮上,眼里一抹厌恶。“抬起头来。”语气淡淡的,但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命令的威慑感。

  洛洛抬头,对上太皇太后的眸子,眼里淡淡的,镀着月色,似乎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流溢着银色光亮的雾,可这雾后的眸子却还是清澈的、纯粹的。

  太皇太后懒散的依着凳子,但见着这张面孔,却不由得的坐直了身子。“你......你是.......”她激动的站了起来,声音都有些颤抖,快步走到洛洛面签,眸光闪烁。“姐姐。”

  洛洛惊了惊,院中的奴才们也惊了惊,但他们却依旧低头垂着眸子,看不出表情变化。即便是平日里,一个鬓发花白的老年人对着约莫二十来岁的小辈儿喊出“姐姐”这两个字,周围人必定都得大吃一惊,更何况眼前这位老人是地位显赫的当朝太黄太后,这震惊,比那晴天突然一身雷鸣还要惊人。

  太皇太后热泪盈眶,将自己的翻涌的情绪隐藏在衣袖下,挥了挥手,侍奉的奴才们识趣的退到了远远的宫门前,丝毫听不见二人的言谈。太皇太后扶起了洛洛,洛洛感觉眼前的老人气场变了,方才确实是地位显赫的太皇太后,现在却如同民间的平常老者一样,或者说,给洛洛的感觉,更像是一位体贴、亲近儿孙的祖母。

  望着太皇太后止不住的眼泪,洛洛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方丝帕,替她擦去这温热的泪水。太皇太后一把握住了洛洛的手,眼泪如同决了堤的大坝,更加凶猛的奔涌而出。

  唐焱到时,宫人们守在门口,远远的望过去,坐落在一片姹紫嫣红中的小亭子里,太皇太后拉着洛洛的的手,不知在说些什么。

  唐焱微微皱眉,有些疑惑,但还是向亭子走了过去。

  “祖母........”没有外人时,唐焱会这么称呼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似乎无暇顾及唐焱,只是摆摆手,示意唐焱坐下,眼神未从洛洛身上离开过分毫。唐焱仔细看着二人,两人脸上似乎都有哭过的痕迹,不过太皇太后脸上的泪痕更斑驳。

  太皇太后握着洛洛的手,轻轻拍了拍。转而看向唐焱,叹了口气。“想来,也有几十年了。哀家也没想到,能有一天,有机会,跟你们说清这些年的过往。”她望了望远处挂在枝头的月亮,继续道:“现在看来,也是时候了。”

  话刚说完,太皇太后眼里瞬间又是盈眶的热泪,止不住的往下淌,甚至呜咽了几声。洛洛轻柔地给她拍着后背,舒缓着她的情绪。

  太皇太后擦了擦泪水,几十年前的过往如书卷般徐徐展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