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四十一章 沈年年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130 2023-07-20 10:27:26

  天朗气清的日子,少女站在树下,手里拿着树枝,向着头顶的树上举着,嘴里威胁道:“你再不下来,我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

  这是一颗上了年纪的老树,但却依旧枝叶繁茂,甚至生出了无数的树桠分支,一个青衣少年正趴在一支伸出来的树枝上,看着下面的少女,眼中满是挑衅。少女双颊绯红,也不知是这夏天的日头晒的,还是被气得。

  不过,少年也没得意多久,毕竟这伸出来的树枝也不是多么的壮硕,少年还在上面得意洋洋,却忽略了少女眼中的狡黠。少女装作更加的生气了,诓得少年更加的得意,在树枝上晃的更加厉害。

  “一、二、三......”

  正纳闷着少女在数什么,少年垂眸看去,少女笑脸盈盈,一双眸子笑起来弯弯的,跟天上的月牙般,可爱极了。少年正被这眸子晃了心神之际,突然听见“咔嚓”一声,树枝果然在少女的数数声中断了,少年随着这树枝掉到了地上,摔了一个结结实实,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却“哎呦哎呦”的叫着。

  少女可一点儿也没客气,蹲在少年身旁,看了眼自己的小树枝,眼睛眯了眯,狠狠的往少年身上抽了起来。少年被打得叫的更大声,一边求饶,一边看着机会捉住少女挥舞着树枝的手,猛的一扯,两人滚作一团。

  再抬头,少年的脸在少女眸中突然放大,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两人的呼吸,温润的气息打在脸上。少女脸上如火烧般的红,少年似乎也被这股热气灼到,脸上也一阵的红。

  “年年,做我的妻,可好?”少年的眸子闪闪发光,热烈的如同冬日的火焰,在少女心底燃起熊熊烈焰,一发不可收拾。

  少女红着脸推开少年,嘴里嘟囔道:“男人都会说好听的。”

  少年扯着少女的袖摆,跪着,对天起誓,“我,谈晋,对天发誓,此生非沈年年不娶,若违此誓——”

  少年还没说完,少女已经捂住他的嘴巴,秀眉微蹙,道:“见天都是些臭男人起誓,老天爷哪里忙得过来。可别因为你这一道誓,累的庄稼地里都要多了几年的雨水。”

  少年捉住少女的手,眸光中似乎已经踏过了千山万水终于尘埃落定般的,定定的望着少女,自己的脸充盈在少女的眸中,“若违此誓,绝门绝户。”

  “好。”

  一棵古树,两个妙人,成就了羁绊一生的誓言。

  “可上天,哪能世事遂人心愿。”太皇太后叹了口气,看了唐焱和洛洛一眼,意味深长。

  天朝西北外,外敌频频来犯。为了能够配得沈年年,给沈年年更安稳的生活,谈晋一路努力,终于做到了少年将军的位置。但外敌当前,他却没能够给沈年年一个婚礼。披甲上阵前,谈晋给了沈年年一个承诺,若能凯旋,必登门三叩九拜求娶沈年年。

  沈年年从冬天等到夏天,再等到下一个秋天,等来的却是一纸诏书和一则死讯。明黄的诏书和写着死讯的残破的黑布放在一起,刺痛沈年年的双眼。开春的第一天,沈年年坐上轿子,进了宫门。而谈晋,却出现在了沈年年家门前,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却在听闻沈年年入了宫后,当场栽下马来,在昏迷中过了春夏,睁眼时已时暮秋。

  沈年年不懂,为什么会被选召入宫。她抗拒面圣,甚至不惜服毒毁容,当然,被发现了,但却也被打入了冷宫。冷宫,一如其名,冷冽萧索,宫墙斑驳破旧,吃穿用度是最差的,甚至比外面的奴才更不被尊重。

  但沈年年却甘之如饴。在这里,她是自由的。虽然日日思念着,她以为的已经亡故的谈晋,可心是自由的,她努力着,为谈晋守着自己的身份。

  这冷宫中,不只有沈年年,还有许多其他命运悲惨的女子,也有如同她一般在冷宫中自由的女子。而有个奴才,谁也不是,即便在冷宫,也是备受欺凌,甚至被污蔑,犯下了死罪。

  “这人,就是我。”太皇太后平静的说。洛洛与唐焱对视一眼,眼中有一瞬间的讶异,但转瞬即逝。过去的都过去了,没有理由追着过去不放。即便太皇太后的出身并非豪门贵胄,那又如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沈年年好似一道光,出现在明惠面前,照进了她的世界。明惠,原本没有姓名,被人“那个婢子”“那个奴才”的唤来唤去,沈年年在明惠要被拉去死牢的时候站了出来,救下了自己,作为交换的条件,沈年年舍弃了自己想要守住的身份的可能,成为了皇上真正的妃子。

  沈年年走出冷宫前,郑重地问了明惠,想要离开皇宫,还是留下。明惠想了很久,挺起腰板,告诉沈年年,留下。或许是看出明惠眼中的坚定,沈年年点点头,跟着皇帝身边服侍的宫人走了。没几天,明惠摇身一变,成了皇上的妃嫔之一,住所在沈年年附近,走动起来很方便。

  明惠知道,一定是沈年年帮了自己。自己不是没想过逃出这深深的宫墙,走到外面去,可是,自打出生以来,她就一直在这宫墙内生活,对于宫外,她是抗拒的合害怕的,与其在外担惊受怕,不如在这宫中小心翼翼的活着,毕竟在这吃人不见血肉的冷宫中,自己想要安然的活到老,或许也不是没有可能。

  沈年年知道这深宫不易,小小宫女,若想自保,难上加难。不如索性成为皇上的妃,虽然日子依旧可能小心翼翼,但至少手上还会有些权利,比宫女的生存要好些,至少上次明惠差点进了死牢,更让她有所感触。既然明惠想要留下,那么就让她至少拥有一点权力,不求其他,但求自保。

  那时的沈年年没有想到,自己这番善举,成就了明惠,也成就了自己。

  后来,明惠才知道沈年年与谈晋的故事,也明白了沈年年为什么会进入冷宫。

  明惠从心里感激,为了救自己,沈年年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做了皇帝的妃子,不能自戕,否则连累九族。沈年年虽非朝中重臣之后,但家族在朝廷和民间还是颇有声望的,沈年年不会死,但可以决定以什么方法伤害自己来抗拒圣上的宠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