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托付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086 2023-07-21 14:30:06

  “可这......”洛洛开口,却被太皇太后挥手示意稍安勿躁。

  “或许,你以为这只是关于这块玉的来历。可你不好奇吗?为什么沈年年的玉,会出现在你手上?”太皇太后反问。

  “我、我......是爹给我的。”太皇太后的反问,让洛洛有些不安。忽然间,她好像觉得自己将要跟这个故事产生关联,可是这关联并非她所愿的,她只想做个平平凡凡的人,回到平平凡凡的日子。或许,她不应该对自己的身世这么追根到底,这一趟,或许真的是来错了。

  洛洛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平静以外的神色。太皇太后拍拍她的手,脸上挂着的是长辈般的慈祥,让洛洛不必紧张。但太皇太后自己也清楚,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改变洛洛原本的生活。

  后面的故事,明惠也不是很清楚。当明惠收到来自远方边陲小镇的信件时,这世间已经寻不到安先生和沈年年的踪迹。信中,沈年年也没有提及她与安先生发生了什么,只是请求明惠如果有一天能找到她的孩子,一定要提他们好好的守护住,替他们说声对不起,对于他们的没能亲自照顾她长大的遗憾。

  洛洛的手抖了一下,眼眶有些湿润,她眨了眨眼睛,那深吸一口气,将那想要夺眶而出的情绪强行压制了下来。

  “我想,我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太皇太后看着洛洛,叹了口气,“我早应该明白,整个天下能弹出《楚天》的人,除了她,怎么会有别人。如果能有别人,那一定是她的孩子。”太皇太后的眼眶再次湿润了起来,“《楚天》的曲子,只有她、皇上和我。当年听到你弹出来的《楚天》,我就应该明白你就是她托付给我的孩子。如果我当时............”

  太皇太后语气哽咽起来,无法再说下去了。洛洛怔怔的,头脑有些混乱,她奋力的想要抓住脑中那一闪而逝的瞬间,却怎么都是徒劳。太皇太后的话钻进耳朵里,组成了一堆她无法理解的文字,她梳理不开这混乱的逻辑思绪。头微微有些疼,纵使这清凉的午夜,微风轻拂,月华普照,洛洛的心却一直往下坠,向着无尽的深渊,深深的坠去。

  “所以......洛......是公主?”唐焱艰难的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可无论他再怎么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从嘴巴里吐出的字句,依旧是那么的苦涩、干瘪。

  太皇太后看了唐焱一眼,点点头,心中有些悲戚,唐焱的模样,与当年皇上看着沈年年的模样,何其的相似。悲哀的是,爱而不得也是相似的。

  “朕.......朕......还有些事务未处理,先......行告退。”唐焱急匆匆起身,拜别太皇太后,逃也似的往宫门走去。他不想继续听下去了,他也没有那个勇气再继续听下去了。如果说,洛洛来找他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许希冀,那么今晚,他所有的希冀都破碎了,如此荒诞的历史,就这么强行斩断了他与洛洛之间的全部牵连。

  如果她只是普通的女子,就算与唐焱只是普普通通的亲戚联系,他们都还有可能。但是,她是前朝先皇的女儿,是这华国的公主,他们之间,只能是兄妹,于国、于民、于礼,都只能是兄妹。

  唐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宫的,一到殿里,他边斥退了左右,偌大的殿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安静的,呼吸都震耳欲聋。他无力地瘫在坐塌上,望着眼前堆积如上的折子,心神却是恍惚的。他疯狂的扒出几封折子,打开,是关于城中流言的谏言。

  他看着,笑着,胸口闷得好似喘不过气来,一股腥甜涌上喉咙,哇的一下,脚旁多了一滩猩红的血液,唐焱也失去了意识,倒了下去。

  华国皇帝身患恶疾病重的消息同战场上刮过的西北风一样,从京都吹到了边塞,传到了寒昭国的大殿里。脸上堆着褶子、满头华发的寒昭国国王一脸疲态,颓靠着王座,一双有些浑浊但依旧十分犀利的眼神扫着下面的群臣,最后落到最前排的乐正常和乐正兴运脸上。

  他已经老了,从上朝都需要人提醒、搀扶之中,他已然明白自己已经太过苍老了。他为这个国家放弃了太多,如今这疲老的躯体,已经拖不动整个国家的重担了。这个国家想要继续的昌盛、繁荣,不被人欺负的活下去,只能靠新的国军,带着它走向明天。

  但是眼前的两个孩子,无论是从国君的角度,还是父亲的角度,他都无法放心的将这副重担交给他们。

  长子原本是这个王位最好的人选,而自己也是这么一直培养着他的,但当年发生的事情,只怕他到现在都无法释怀,如果没有办法真正的放下,只怕他不会甘心做好这个君王,即便失踪了那么多年,他还是选择回到了寒昭国,也在寒昭国危急存亡的关头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

  而乐正兴运......这位老人看向他的眼光却更加的复杂。他与那个女人最为宠爱这个孩子,甚至于为了让他能够自由自在过自己的日子,而对乐正常的要求格外严格,用乐正常的牺牲换了乐正兴运的自由。但乐正兴运并未能按照两人的期望生活下去,而是主动的走进了朝堂、王位及这一切的阴谋、政治旋涡。有些事情,作为君王,他不会不知道;有些事情,作为父亲,他却视而不见。

  可是如今真的到了要托付整个国家的重担的时候,他不得不舍弃父亲的身份,作为一个国家的国军,慎重的为这个国家选择未来的君王。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些年来,他所做的,所舍弃的,所牺牲的,也太多、太沉重了......

  烟雨时节,雨水好似那筝上的丝线,细细的、斜斜的飘着,不大,但在外站的久了,还是会湿了头发和衣裳。这样的雨水,看着极小,但靠着微不足道的细丝一点点侵蚀、浸润了行人的行头。那时的他,还不是寒昭国的君王,只不过是一个漫步街头,对一切都充满兴趣的小小的......质子。

  对,没有尊严,被所有人看不起的质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