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张氏

红妆十里花期十年 明月晞 2231 2023-07-24 18:53:48

  良久,无人言语。

  乐正常看了乐正兴运一眼,神色复杂。

  乐正迪叹了口气,站起身。乐正常和乐正兴运赶忙起身扶他,但被他摆摆手拒绝了。奴才扶着乐正迪,一步步的走远。二人望着远去的苍老的背影,乐正常转头看向乐正兴运,乐正兴运刚好也回头望着乐正常,乐正兴运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乐正常望了望这明朗的天空,酷热的教养,把花儿都晒得垂下了脑袋。

  乐正常眉头紧锁,心里似有小鼓般乱敲,他在担心,自己那远在华国的妻子,怀着自己的骨肉的洛洛。而那端,洛洛倒是一片平淡,但唐焱的日子并不好过。

  唐焱那日急火攻心,吐了血,在床上躺了两三天才缓过神来。太皇太后带着洛洛过来看过了,盯着唐焱喝了药,吃了碗下火的羹汤,这才离开。寻了个午后,太皇太后派人喊了唐焱到自己的寝殿小叙。唐焱眉头微皱,心上跳的有些骚乱,隐隐觉得太皇太后此番喊自己过去,大约不是什么自己内心期待的事情。

  果然,太皇太后要求唐焱,寻回了前朝公主,昭告天下。太皇太后故意扭过头没看唐焱,唐焱脸色如此的苍白,尤其是在听到她这番要求的时候,双唇上那唯一残留的一丝血色,也瞬间褪成一片惨白。

  “一定要......如此吗?”唐焱艰涩的问,眸中乞求之色,更显得他的憔悴。

  太皇太后走到窗前。微分拂过,卷起一阵热浪,炽烈的阳光洒在院中,明晃晃的,纵是最骄傲的花朵也垂下了头,避开这热烈的光线。这满园春色,可惜还是有些垂头丧脑的萎靡之气。

  “焱儿......”太皇太后开口道:“我老了,但是你还年轻,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最宠爱的孩子。但是,你的身份注定不能平凡,你要考虑的,是整个国家,有时候,为了大义,必须放弃一些东西。”太皇太后转身看向唐焱,逆着光,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那神色却有悲戚,“先皇是自私的,但哀家没办法怪他。可是现在,哀家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步了先皇的后尘,你心中,应当装着天下,黎民百姓。哀家知道,这种牺牲会让你痛苦,可为了天下,哀家不得不请求你,心中装着大义。”

  唐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宫的,上次那种感觉又上来了,但这些,他努力的平稳了自己的心神。案几上的奏折依旧堆积如山,跟那塞北荒漠上的沙丘一样,永远不可能铲完,却还在无限的扩张,一寸一寸的侵蚀掉原本应当生机勃勃的绿意。

  皇上又是接连几日没有上朝,百官对此疑惑、不解,甚至不满了起来。虽然此前皇帝对待政务细心耐心从未有过缺席,但自从那民间谣言传起来后,皇上已经两次连续几天没能上朝。上次是因为龙体抱恙,这次,对外宣称也是同等的理由,难免令人多想。

  “丞相,皇上这......”远远的,一个人追上了张丞相。张丞相正是张蕊琳——当朝皇贵妃的父亲。虽说后位一直悬而未决,但张瑞琳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皇后,权倾后宫,百官中十之八九都猜测,凭着张蕊琳现在的地位和她父亲张丞相,这国母之位,怕最终还是落到张家。

  张丞相微微一笑,语气平淡,“近来天干物燥,皇上又日理万机,难免龙体抱恙。”

  那人听着张丞相的话,心里也是犯嘀咕,这说了跟没说有啥区别,不过就是复述一遍而已。

  “不过......好在贵妃将后宫管理的妥当,才能让咱们皇上对内院无须分心。”

  那人连忙点头。

  搞了半天,还是在给自己女儿抬轿。

  话说张丞相这边,早已遣人送信给张蕊琳,询问内情。张蕊琳收到父亲的问询,气也不打一处来。自己是皇贵妃,看似风光,但谁又知道,其实皇上很少到自己的寝宫休息,看着是跟自己相敬如宾,但实际上自己能感觉到皇上对自己的态度格外的疏离,像是对待陌生人那版,尽管这么些年来,两人也是面子上倒是同进同出了许多次,但这其中的实情和苦楚,又有谁能知道呢。

  父亲只知道一味地让自己尽快想办法怀上龙种,好能够把那皇后的位置拿到手。按照父亲的话来说,虽然凭着张家的地位和自己的权力,这皇后之位于张蕊琳而言不过就是探囊取物,但稳妥起见,如果能怀上龙种,那对这皇后之位势必就是大大的加成,毕竟皇上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儿半女,如果张蕊琳能抢占先机剩下个皇子,那他们张家的权势和繁华,定将持久不衰。

  张蕊琳哼了一声,将父亲的字条伸到烛火前,火舌探了探字条,字条由焦黑到燃起霍光,瞬间被火焰吞了大半,化成一片片的灰烬,跌到桌上的珊珊发光的金盘子里,星星点点的红渐渐消灭,最后冒出一丝白烟,白烟迅速消散在空中,字条最终不复存在。

  “打听下那边最近的行程安排,明个儿我倒要好好去会一会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左右的人相视一眼,迅速明白张蕊琳的话,退了下去。

  自打太皇太后和洛洛相认,太皇太后便张罗着要洛洛搬到自己的寝宫中来,但洛洛已经在这里住下,就习惯了,不想再搬动了,婉拒了太皇太后的好意。太皇太后见她如此坚决,只好作罢,临走还是指派了一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嬷嬷到洛洛身边服侍,说是至少能妥善照应一下。

  洛洛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太皇太后给洛洛的感觉是很好的,甚至有些当初在寨子里面的时候,二奶奶对自己的照顾。这么想起来,洛洛原本毫无波澜的心里有了些许动容,她想起了二奶奶,想起了草屋的婆婆,对自己那么好的人......

  洛洛眼中有了一丝伤感。嬷嬷见状,以为她是想家了,赶紧开导,“姑娘可是想家了?这里就是姑娘的家,您要是着实难受,咱就领着您去太皇太后那儿,咱们太皇太后是真真的把您当成亲孙女,放在新尖儿上,我看太皇太后对您的心思啊,都赶超了对颖郡主的了。”

  洛洛回眸看了嬷嬷一眼,还是微微笑的,“您放心,我没事儿的。”

  但嬷嬷到底是见过市面的,也能看出洛洛笑的牵强,索性也没继续,这乡愁啊,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看着外面的日头西垂,红灿灿的霞光烧了半边天。嬷嬷引着洛洛到花园中走走,想着看多点景色,说不定能够让她心里舒展一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