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辛夷御东风

第十三章 只欠东风

辛夷御东风 马说家 2011 2020-05-06 22:03:04

  辛夷躺在客栈的塌上发呆。

  她回想起今天和赖皮虾的交易。

  “老婆子,你说有赚钱的门路交给我,什么门路。”在一处偏僻的角落,赖皮虾一听有得赚钱,赶紧满脸堆着笑问。

  辛夷有点不喜欢和赖皮虾说话,但是事急从权,她实在没有办法。她必须断了所有后路,万一她失败了,至少查到赖皮虾这里便没办法再查下去。

  “我听说周婆现在在找年轻貌美的女子。”辛夷说道。

  “好像是听谁提起过,不过这和我什么关系?”老夏看了眼前这个上了年纪的丑女人,好像这事也和她没什么干系。

  “是这样,我手上有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我想你既然和周婆是相识,不如帮我一把,事成之后分你一半钱。”辛夷说道。

  “这样啊,姓周的会出多少?”

  “两贯钱。”辛夷说道。

  “两···两贯···”天哪,他老婆孩子一起卖去妓院才300文,这次居然能赚两贯钱,有了这两贯钱,他就能翻身了,然后···老夏已经开始想着他暴富后的生活。

  “怎么样?”辛夷看着老夏那副小人嘴脸,眼神痴迷地做着美梦。

  “可以可以。”老夏拼命点头,生怕辛夷反悔。

  “那行,三天后在周婆家侧门等。”辛夷说完便走了,回去第一件事感觉卸妆洗个澡,感觉自己和老夏聊过天,身上都有一股味道。

  翌日

  辛夷又装扮成辛榆的样子,离开客栈来到吴家。

  辛夷站在门口,望着吴家的牌匾,心里一阵感慨。

  时隔快一个月,上次是初次登门,这次是告别。吴家大门敞开着,想必里面来请林婆做媒的人不少。

  辛夷走进去,来到大厅,见到林婆正周旋在几个宾客中,好不忙乎。她一看到辛夷进门来,便让客人们稍微等候她一下,赶忙过来说:“你可回来了,这几日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遇到了一个大师点播了几句,他说‘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我想了几天,也算想明白了,所以来和你和吴兄辞行,天下之大,出去走走才不会将自己囿于一方,视野开拓心胸才能开阔。我爹的事既然无能为力,何不顺其自然。”辛夷叹了口气说道。

  “看来你这一趟别有收获。”林婆称赞道。

  “对了,吴兄呢?”辛夷不知道今天吴飞是什么班。

  “他今日当早,你等下,他就回来了。”

  “那我去后院等他回来。”辛夷和林婆作揖后,走到后院,来到他们经常喝酒的亭子旁。这几日淅淅沥沥下雨,有了春雨的滋润,亭子周边的花草愈发旺盛,现在下雨已经感觉不到之前的凉气,天气也趋于暖和。辛夷站在亭子边看了一会花草,不一会,她就听到后面有来人。她假装没留意到继续站着,直到吴飞喊她:“二郎,你可回来了,这几日没你陪我喝酒,我感觉日子都无趣多了。”

  “至于吗,你衙门那么多兄弟。”辛夷笑着打趣道,看着吴飞提着酒。然后一脸严肃的说:“吴兄,今天陪你痛快地喝一场,明日我便离开这江陵府,四处去走走。”

  “男儿志在四方,多出去看看外面的天地自然是好。来,为兄祝你前程万里。珍重。”说完连干三碗。

  辛夷也举碗道:“如果吴兄能见到我爹,你让他老人家不要挂念,说我一切安好。如果见不到···那便罢了。遇到吴兄,实属人生福气。”

  “二郎你怎么说的像生离死别一样,你出去外面走走,为兄在这里等你回来喝酒。”吴飞笑着与辛夷碰碗。

  辛夷回敬,仰头一饮而尽。

  第二天早上,辛夷与林婆和吴飞拜别之后,她来到成衣铺。

  丁老板一看到她,马上就过来招呼她,问:“辛客官,新屋住的舒服吗?夫人好点没有。”

  “我正是来感谢你的,把屋子收拾得那么好。我已经住进去了。对了,顺便麻烦你帮我寄封信。”辛夷在怀中将信拿出。

  “你让人拿过来就行了,还专门跑一趟。”丁老板说。

  “刚好进城来买点东西。婢女要在家里看着夫人,也出不来。”辛夷解释道。

  “行,这几日帮你寄出去,还是那个地址吗?”丁老板问。

  “是的,丁老板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做生意了。”辛夷和丁老板抱拳告别后,去市场买了一些吃的,然后离开城内,回到林中小屋。此时天色已黑。

  辛夷第二天将自己的嫁妆分批埋在屋子下面的土里,忙活了之后才走到花圃处,浇了浇花。她蹲在花圃前,看下这里面不下十来种花,她能认出里面的茉莉、蔷薇、芍药、菊花、桂花,还有几株兰花,好像还有水仙,辛夷心想丁老板肯定是想她四季都能赏花,看来有时间还要栽几棵梅树,这样冬天还能赏梅。丰县很少下雪,偶尔有也是零星几点,落到地上便化了。不知道江陵下不下雪?

  周家

  赖皮虾的牙齿又被打掉了两颗,本来他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骗他的,但是他再没钱还债,很快就要被人打死在路边了。他只能按照约定来了,他在侧门等着那个老女人,等了大概半个时辰人还没来,他以为自己被骗了,骂骂咧咧转身就走,突然一个貌美的女子出现在他面前,赖皮虾口水差点流了出来。

  只见她身着鹅黄色旧衣,头发没扎好,有点散乱,但是什么都掩盖不住这名女子的美。她只是对着赖皮虾笑了一下,他都觉得自己的心酥了一半,腿都软了。这要是卖去妓馆,可值不少钱。赖皮虾心里已经想着怎么拐卖这个女子。

  辛夷看着赖皮虾一脸龌龊样,忍住了打死他的冲动。她带着微笑问:“是夏大叔吗?二婶让我来找你的。”

  “那你二婶呢?”赖皮虾没想到她就是那个丑女人说的漂亮女子,果然没骗他。如果周婆不愿意两贯钱买下她,这种质量卖到沉香阁,至少也值五六百文,要是讲讲价,说不定还能卖一贯钱。赖皮虾心里已经在盘算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