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辛夷御东风

第五十七章 还彼之身

辛夷御东风 马说家 2031 2022-09-20 11:14:45

  辛夷转头问茗香:“公子去上课,一般多久回来?”

  “好像两个时辰左右。”茗香其实也是猜的,毕竟柳临风经常不去上课,今天居然破例。

  “这么久。”辛夷嘟着嘴,不情愿地拿着竹筒出去院子,顺便抱着两个罐子装蛐蛐。

  茗香给辛夷端了一壶茶出来,说:“姐姐,我进去打扫房间,有事喊我。”

  “你去忙吧。”辛夷走到院子,将茶壶放在一块石头上,把蛐蛐倒出来放到罐子里,自己靠着一株桂树坐下,桂树高约两丈,恰好到了桂花开的季节,头顶上若有若无的花香悠悠袭来,沁人心脾。八月的初秋,风轻微凉,蝉叫声也少了很多,午后显得特别安静,偶尔的鸟叫声为此时的寂静添了点活力。一缕散漫的阳光透过树冠,落在辛夷的身边,辛夷闭上眼,感受着时光静好。

  “哟,真是享受。”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辛夷不情愿地睁开眼,看着黄良锦走了过来。

  一想到私人享受的静谧良辰被眼前这恶妇打断,辛夷心里有点火气。

  辛夷拍了拍身上的土,不情愿地站起来行礼道:“见过姨娘。”

  “你这狐狸精还真有点手段,迷得公子昏昏沉沉,全听你的话。”黄良锦语气中满是醋意和怒意。

  “姨娘,公子只是宅心仁厚,看我被人欺负那么惨,帮我出头罢了。”辛夷开始算计黄良锦。

  “你个贱人。”黄良锦举起手,扬手就要扇辛夷一巴掌,但是想到柳临风,她又不敢下手,她怕柳临风责骂。

  “哟,姨娘,你一向下手不是挺狠的吗?怎么这次大发慈悲对我这个小婢女手下留情。”

  黄良锦忍着打她的冲动说:“我干嘛和你这贱人一般见识。”

  “那你今天来找我,是给自己添堵来的了。”辛夷继续挑逗着黄良锦的情绪。

  “林安止,你别得寸进尺。”黄良锦本来是想过来给她一个下马威,结果自己被反将一军。

  “黄良锦,就你这脑子,也只配当个不受宠的妾,你连我一个婢女都斗不过。”辛夷冷哼一声。

  “你说什么!”黄良锦气到手都开始抖,她紧紧揪住鞭子,感觉自己快控制不住打她的冲动。

  “我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手段。”辛夷斜睨黄良锦一眼,然后将茶壶拿起,狠狠往地上一摔。

  茗香在屋里听到外面有动静,赶紧跑出来看什么情况,一看到黄良锦一群人,吓得倒退了两步。

  “茗香茗香,快去喊公子。”辛夷假装很慌张地说。

  茗香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往旁边的月洞门跑。

  “你做什么,我又没打你。”黄良锦生气地说。

  “你知道吗,这是公子最喜爱的两只蛐蛐。”辛夷将装有蛐蛐的罐子拿起来。

  “然后呢?”黄良锦以为辛夷是想炫耀柳临风将他最爱的蛐蛐交给她照顾。

  “然后···没了。”辛夷把蛐蛐往草丛一丢,很快消失在草丛里。然后将罐子往地上一摔,一地碎片。

  “你做什么,你干嘛把蛐蛐放走。楠素,快把蛐蛐抓回来。”黄良锦紧张地说。

  辛夷拿起一块玻璃碎片,将自己手指头割破。

  黄良锦睁大眼睛,完全不知道辛夷下一步想做什么。

  辛夷再将自己的头发弄乱,算着时间差不多,又狠狠打了自己两巴掌。

  黄良锦彻底惊呆了。眼前这个人,像是个疯子。

  辛夷将血划在自己的唇边,笑着看着黄良锦,看得黄良锦全身发毛。

  这时,柳临风快步走了过来,看到黄良锦,质问道:“你来朱鸾楼干嘛?”一转身看到辛夷捂着脸,云鬓散乱,脸颊红肿,嘴角带血,泪眼婆娑,神情委屈地站在一边,他看着黄良锦怒斥:“好端端的你跑来朱鸾楼打她干嘛?”

  “我···我没有,是她···”黄良锦急的说不出话。

  “公子,是我不好,我连你最爱的蛐蛐也没保护好。”辛夷开始啜泣,一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样子。

  “你···”柳临风看到装蛐蛐的罐子摔破了,指着黄良锦,气得手直发抖。

  “不关我的事,是她···你个贱人,你冤枉我。”黄良锦指着辛夷,发现辛夷偷偷对着她笑,气得她直接抽出腰间的鞭子,往辛夷身上打去。

  白河见状,抓住了鞭子。

  “白河,将她的鞭子毁掉。还有黄良锦,从今天开始,不许你身上带任何武器,不然我就让白河把你武功废了。”柳临风警告道。

  “来人,把她关到柴房,没我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又关?公子,我冤枉的···”黄良锦哭喊道。

  “拉走,看到都烦。”柳临风一挥手,几个小厮上来把黄良锦带走。

  “还有”柳临风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下人,特别是楠素,警告道:“如果谁去向李嬷嬷通风报信的,杖责十棍。”

  “是,公子。”楠素赶紧点头,她第一次看到柳临风发脾气,心里有点发怵。她今天也见识了林安止的手段,忽然觉得自己的主子蠢得可以。

  “你先回房吧。茗香,你去刘大夫那里拿点消肿的药给她。”柳临风看着辛夷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住了想要呵护她的冲动。这个女人,他要赶紧远离才行。

  “走。”柳临风带着白河离开,去了灵珀斋。

  玉麟楼

  “姐姐,良锦姨娘下手也太狠了,把你打成这样。”茗香带着辛夷回到玉麟楼,看到辛夷嘴角的血,有点心疼。

  “我没事。”辛夷摇了摇头。

  “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拿药。”茗香给辛夷倒了杯水,然后跑去找刘大夫拿药。

  辛夷等茗香走后,坐到镜子前,摸着有点发疼的脸颊,心里怪责自己下手太狠了,她起身来到洗漱架前,用凉水打湿了毛巾,敷在脸上。

  以前她最不屑玩手段的,现在居然开始走上自己最讨厌的路。

  她倒在床上看着自己破损的手指头沉思,如果柳豫风娶了妻子,她是否以后都要过这种生活?

  她一想到未来,突然有点不寒而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