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辛夷御东风

第三十七章 夜色很美

辛夷御东风 马说家 2243 2022-09-19 14:14:37

  舞尘去盯着西门的侍卫交接,辛夷在墙下送柳景行。

  “景爷,你记得明天要早点回来。”辛夷交代道。

  “放心好了,明天卯时船就到了,辰时应该能回来。”柳景行拍胸口保证。

  “染烟,你照顾好景爷。”

  “知道,你和舞尘小心点,公子很精的,别漏出破绽了。”染烟交代道。

  染烟、舞尘早早将酒搬到墨倾阁。辛夷这才知道,原来眠雨楼和墨倾阁之间,还有道暗门,在回廊处是个活动门,推开便能进书房后院。

  晚上,柳豫风带着侍卫回到云梦堂,就有人通报柳景行搬了几坛酒到墨倾阁的事。

  他来到墨倾阁的偏厅,果然看到在卧榻边上看到了七八坛酒。柳豫风拿起一瓶一闻,是波斯的三勒浆,还有一定的年份,价值不菲。

  柳豫风哂笑想道看来这小子平时没少夹带私藏。

  今天送这么多好酒过来,看来和明天船到有关系,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开窍了,舍得拿出这些好酒来贿赂他。柳豫风嘴角笑出了弧度。

  “公子,你回来了?”舞尘一听到柳豫风回来的消息,赶紧跑过来墨倾阁。

  “景行不是找我喝酒吗?他人呢?”柳豫风示意侍卫们都退下,他解下外衣。舞尘赶紧过去帮忙接过衣服。

  “景爷刚去沐浴了,我去喊景爷。”舞尘帮柳豫风把衣服挂好之后,便跑回眠雨楼喊辛夷。

  辛夷一踏进偏房,看到眼前的场景瞬间愣住。

  只见柳豫风坐在坐榻上,披散着头发,手上拿着酒瓶,迎着月光,靠在窗台边。银色的月光将他精致的轮廓勾勒出来,静谧的夜晚添加了一场无声的狂欢。辛夷看着柳豫风的发丝随着南风舞动,他仿佛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般,潇洒孤傲,遗世独立,致命的男色诱惑看得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柳豫风回过头看向他俩时,迷离的眼神,微微敞开的白色单衣,裸露着若隐若现的肌肤,辛夷瞬间羞红了脸。幸好现在天色已黑,柳豫风没有看出她的异常。

  “景行呢?”柳豫风慵懒地问舞尘。

  “景爷,景爷他···突然有点不舒服,让安止先陪你喝两杯。”

  “是吗?”柳豫风猜想柳景行大概是开溜了,打算用美酒美色分散他的注意力。“那你退下吧。”

  “我···”舞尘不敢留辛夷一个人在。

  “怎么?你也想喝?”柳豫风问。

  “不···小的告退。”舞尘一听要他喝酒,吓得赶紧溜了。

  “过来。”柳豫风朝辛夷招了招手。

  辛夷走了过去,行了万福。

  “坐。”柳豫风拍了下旁边的位置。

  “婢子不敢。”

  “你都敢说不敢,还有你不敢的事吗?”柳豫风冷嘲道。“如果是景行逼你来的,你可以走了。喝酒讲究的是人和氛围,如今月朗风清,氛围正妙,就是人有点煞风景。”柳豫风边说着,边喝着酒。

  柳豫风的话让辛夷的心漏跳了几拍。她想到自己答应过柳景行的事,于是深吸了一口气,俯身抢过柳豫风的酒壶,一口作气将壶中的酒喝完。

  辛夷说:“公子,刚刚是婢子不识趣,我自罚半壶。”

  柳豫风拍手道:“有胆有趣。坐吧。”柳豫风佩服她能一口喝完半壶三勒浆酒。

  辛夷这次没有推脱,直接脱鞋坐到坐榻上,顺便帮柳豫风开了坛酒,自己开了一坛。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坏人?”柳豫风问。

  “是。”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急有点上头,辛夷说话开始有点不过脑。

  “为什么?”

  “没为什么。”辛夷甩了一下头,心想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容易上头。不知道是不是底子好,一下子又感觉好像没事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听过没有?”柳豫风问。

  “听过。”辛夷不明白柳豫风想说什么。

  “那你觉得这个将领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然是···”辛夷突然语塞,她答不出来。

  “你这个问题有歧义。”辛夷狡辩道。

  “那好,我再问一个,如果你答不出来,你自罚半壶。”

  “好。”辛夷信心满满,她自认自己见识不算少,不信连柳豫风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了。“我答出来了,你喝一壶。”辛夷说道。

  “有勇气。”柳豫风哈哈一笑,接着说:“有个农民很穷,全副身家只有一头牛,有一天耕田的时候,他睡着了,牛把邻田踩坏了。邻居知道后很生气,趁他不注意把牛杀了,这个人一听牛没了,去和邻居要个说法,争执的时候,这个人错手把邻居杀了。村里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很愤怒,把人打了半死送去衙门,衙门判了死刑,而这个人还没等到死刑期,便因为伤势过重死在牢里。现在你和我说,这里面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辛夷听了百味杂陈,她知道对于穷人家来说,牛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但是却赔上别人的命和自己的命。这里面没有坏人没有好人,有的只是造化弄人。

  辛夷一言不发,自己罚了半壶酒。辛夷对自己酒量太过于自信,却忘了这些都是异域番邦的酒。

  “就我一个人喝没意思,来,干了。”辛夷碰了一下柳豫风的酒壶。

  “你第一天见我,我就留意到,你看我眼神很怪,你觉得我是坏人,是我们之前有过节吗?”柳豫风这一问,辛夷瞬间心里发虚。她没想到柳豫风第一天就注意到自己,更没想到柳豫风的注意力这么强。

  “没有,就是进府前,听到你太多不好的事。”辛夷感觉自己头有点晕,起身准备去倒杯茶醒一下。起身的时候,腿一软,柳豫风顺势伸出手,把她搂进怀里。

  由于柳豫风穿着单衣,辛夷的脸已经触碰到柳豫风胸口的肌肤,羞臊不安的她感到全身发烫,酒也醒了一大半,她挣扎着要起身。但是柳豫风并不想松手。

  “景爷说过,你不会强迫别人的?”辛夷心跳加速,她闻到柳豫风身上那股淡淡的松柏香,让她感到一种无法自拔的安心,他身上仿佛有个陷阱,辛夷觉得自己正在陷进去,看来柳景行说得很对,柳豫风就是有种独特的魔力,难怪其他人像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只为让他一亲芳泽。

  “因为那些人不值得我强迫。”柳豫风有点苏的嗓音在辛夷头上响起,辛夷的心跳得更快。

  她感觉到柳豫风手上的劲道放轻了之后,她逃也似的起身,跑到旁边的茶几上。月色氤氲,安静的夜,悸动的心。外面的虫鸣声,辛夷已经听不见,她只听到自己心在砰砰跳个不停。她快速连喝了几杯茶,想要舒缓自己躁动不安的情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