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辛夷御东风

第九十七章 你侬我侬

辛夷御东风 马说家 2309 2023-03-07 14:09:51

  “你们何时行动?”

  “越快越好,招汶佟离开军营太久,必定会有人回去和润策汇报,到时要是派其他人来继续攻打回门关的话,这计划就行不通了。”

  “好。”刘将军说。

  “爹,麻烦你将刘将军写的奏折带回京城,回京汇报此事,如果能请求圣上册封梁姨,还有封一个宗室女子与润普和亲更好。这个应该不太好办,毕竟朝中大多都是崔公的人,可能要先从梁傅司那下手。”

  “柳公,我也给我爹写封信,他如今是太子的伴读,说不定能帮上点忙。”辛梓说道。

  “我只求圣上不怪罪你们的擅自作主,至于梁音还有和亲,看朝廷定夺吧。”柳执信说道。

  “麻烦刘将军将招汶佟和梁姨请过来。”

  刘纯示意李俊山去将人请过来。

  招汶佟一进帐营,见所有人都在,又看到辛梓坐一边,说:“你们大北朝果然人才济济,你居然也还活着。”在崇国没有人能躲得过他的铜锤。辛梓听了只是向招汶佟抱拳,想起招汶佟的铜锤,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姓柳的,你们将我杀了无所谓,音娘好歹曾是你的师母,我希望你放她一马。”招汶佟从来不求人,但是为了替梁音求情,他还是开口了。

  “招君,你死了我随你去便罢。”梁音第一次看到招汶佟求人,心里非常难受。

  “梁姨,这是我们刘将军,刘将军已经同意助你们替润普夺回令达位置。”柳豫风说道。

  “妾身见过刘将军,我真没想到···”梁音向刘纯行礼后有点哽咽,她不敢相信柳豫风居然同意了相助他们,她以为他们全是崔凡义的人,必定会置她死地。

  “夫人免礼,只是你们到时新令达上位,必得信守诺言。”刘纯生怕异邦人不守承诺。

  “放心吧,到时只要润普上位,他会亲笔写信函呈给北朝圣上,保证永世修好,只是我们走这几日,请务必护音娘周全。”招汶佟还记得那个杀手。

  “放心,梁姨到时就呆我军帐,我会让人保护她,刘将军也一定会护她无碍的,对吗?”柳豫风望向刘纯。

  “是。”刘纯知道柳豫风的意思,于是走到桌子上,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柳豫风喊颜叶进来,比了个杀的手势,颜叶拿着名单,领命而去。

  “我们今晚酉时集合。招汶将军就麻烦你先和梁姨分开。”

  “豫风,我和音妹十几年没见,我们聊会,等下我带她去你帐中。”

  而招汶佟与梁音话别几句后,便跟着李俊山去另一处营帐休息。

  柳豫风回到帐中,只见肖肆守在门后,问:“安止呢?”

  “在屏风后,似乎睡下了。”肖肆小声地说。

  “你出去吧。”

  “是。”

  柳豫风走到屏风后面,见到辛夷睡在榻下,有点好气地摇摇头,俯下身子将她抱起来。辛夷迷迷蒙蒙醒过来,看到是柳豫风,有点慵懒地躺在他怀里,问:“结束了?”

  “你怎么不在榻上睡?”柳豫风半靠在榻上,让辛夷躺在他身上。

  “我哪有这个胆,等下罪加一等。”辛夷闻着这熟悉地味道,莫名感到心安。

  “你怎么会没有胆,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你说你这一走,就走了四年,真是绝情。”

  “不走了。”辛夷笑着说。

  “说话算话?”

  “除非你又把我逼走了。”

  “这次你回到我身边,我不管你是谁,反正我不会放开你了。”

  “这可是你说的。”辛夷把自己的头埋进柳豫风的怀里。

  “我今晚要去执行军务,梁姨那边,你好好陪下她···咳咳咳···怕有人暗算。”

  “你的伤还没好,千万照顾好自己。”辛夷抱紧柳豫风说。

  “之前没什么牵挂,只想把仗赶紧打完,这次挨了两锤,怕是要落下病根,你可别嫌弃我。”柳豫风打趣道。

  “嫌弃。”辛夷说道。

  “还说你胆子不大。”柳豫风说着,开始挠起辛夷。

  “别···哈哈哈···”

  “主子。”肖肆有点尴尬地走进来。

  “怎么了?”柳豫风带着扫兴的眼神看着辛夷。

  “老爷来了。”这一句话吓得辛夷直接从柳豫风怀里跳起来,赶紧站到一边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柳执信走进来,看着辛夷在一边慌慌乱乱的,柳豫风从屏风后走出来,有点衣冠不整,大概也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见过柳府尹,我下去拿茶。”辛夷羞得落荒而逃。

  “你这小子,也不看看这里是军营,在你梁姨面前丢人。”柳执信生气地说。

  “爹,安止武功不错,到时让她贴身保护梁姨。”柳豫风没有理会柳执信的话。

  “执信兄,年轻人毕竟年少气盛,你也别动气。”梁音赶紧出声缓解气氛。

  “他的伤还没好,也不懂得克制。不过那个林安止武功底子是不差,在你身边,我倒也放心。”

  这时辛夷端着茶进来,梁音细细端详一番,才发现是个女儿家。她差点以为柳豫风有龙阳之癖。

  “府尹、夫人请喝茶。”辛夷给两人放好茶之后,走到柳豫风身边帮他倒茶。

  “安止,这位是招汶佟将军的夫人。军中的暗茬我们已经清完,但以防万一,你不要离开梁姨三步之外。”

  “是,公子。”

  “主子,月乐有请。”陈叶走进来说。

  “好,我这就过去。”柳豫风说。“安止,你来一下。”柳豫风把她叫到屏风后面。“这玉佩你可拿好了。”柳豫风又将之前送给辛夷的玉佩给辛夷戴上。

  “记得不要受伤了。”辛夷心疼地摸了摸柳豫风的胸口。

  “放心,等这次打战结束,我就回去转文官,让圣上把我放到江南一个小镇去当个小县令,到时与你泛舟湖上,无拘无束地过日子。”

  “好。”辛夷开心地笑着。

  “豫风。”虽然说两人刻意压低声音,但是营帐毕竟不大,柳执信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梁音则在旁边捂着嘴笑。

  柳豫风走出来说:“爹,孩儿等回京再向你赔罪。梁姨,你等候我们的好消息。”

  林安止差点行了女子礼,赶紧作揖送柳豫风。

  “林安止。”柳执信喊道。

  “柳府尹有何吩咐?”辛夷有点害怕柳执信。

  “如果我没记错,你之前是跟在临风身边的吧。”难怪柳执信老觉得林安止这个名字熟悉,突然想起之前听柳夫人提起,说想给柳临风纳妾,是他身边的丫鬟,叫林安止。

  “柳府尹,我之前是跟景爷的,后面只是去君宜苑帮上几日。”

  “好了,执信兄,你别趁着豫风一走,就欺负他的人,年轻人的事,你少管。”梁音开口解围道。

  “音妹见笑了。”柳执信也不想理太多,看这样子,是柳临风特地安排她过来的,这两兄弟都不知道在搞什么。

  “音妹,你好生休息,我去找下刘纯,等下就赶回京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