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月下公子世无双

第九章:家族事变

月下公子世无双 睦秋 2729 2020-09-20 17:44:27

  这天,家族客栈。

  苏浅正在房里拿着梳子,静静地坐在梳妆镜前,手握一缕青丝,仔仔细细地梳着。

  “哎呀,我们茶茶这是,长大了啊?”珠儿端着一盆清水,笑吟吟地跨进房间,“终于有个小姑娘的样子了,懂得静下心来梳理头发了。”

  “这……这不是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盘的发太乱糟糟了的嘛。”

  “嗯,所以……待会还去茶馆?”

  “去……”

  “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劫你镖的人?”

  苏浅突然一抖,手一个没拿稳,梳子“哐”地落在了地上。

  “噗,瞧你这个反应啊,”珠儿笑嘻嘻地捡起梳子,轻扯过苏浅的手,将梳子稳稳地放在她掌心上,“我早就看出来了。”

  “看、看出来了什么?”

  “就那天落大雨,他将外衫披在你身上,抱着将你送回来的时候,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吧?”

  “可,那也都是拜他所赐才、才……”

  “才什么呀?你是把他当仇家,那他呢?若他真是对你不上心,或只是单纯觉得你麻烦,放着便是了,哪会管你的死活?倒不如说,少了一个想刺杀自己的人,还不用自己动手,换着别人还指不定偷着乐呢。”

  “好像……是这个理哦?”苏浅捏着发丝,歪着头愣愣地看着珠儿,“那……这么说,许魔头……是个好人咯?”

  “你啊……”珠儿苦笑着,摇着头摆了摆手,“哪有一个好人,会连续劫你六天镖,还专挑你这个软柿子唐门下手啊。”

  苏浅的眉眼好看地皱在了一起,似是陷入了纠结中。

  “好了,点到为止。佛曰,看破不说破,”珠儿用食指抵住朱唇,神秘地一笑,“自己悟吧。”

  苏浅拿着梳子,就这么一愣一愣地看着珠儿哼着小曲儿,踏着轻盈的脚步出了房门。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珠儿别,别走啊!我还需要你教我盘发啊!(°A°`)”

  五天后。

  一大早的,却是乌云密布,丝毫没见一点阳光,苏浅隐隐约约地听到楼下传来吵闹声,只感觉有些不妙,便连洗漱都没来得及,裹着被子冲出了房门,向楼下望去。

  楼底,聚集了满满的人——定睛一看,大部分都是别知己家族的老一辈人。

  再细看,这群老一辈人站分成了两拨。一拨以珠儿为中心;一拨以祥长老为中心。

  “祥长老,今日所为何事?何必这么兴师动众?”珠儿表情淡淡地开口。

  “这话说的。你明知故问吧!老王闭关修炼多久了?他将家族交到你一个姑娘家家手上,多久时日了?”

  “忽略祥长老的家族辈分,也不跟众多长老商量,就这么直接将族长位交出去,你觉得合适吗?”

  “珠儿是老王唯一的关门弟子,论资历和关系,她怎么就不合适了?”木桃紧皱眉头抢话道。“再说了,你也知道祥青丝是祥「长老」啊?前族长做的决定,他有资格管吗?”

  “笑话,关门弟子就能管好家族了?”

  “木副族长的意思,这长老就不能对前族长做的决定提出质疑了?”

  “哟,依您这意思,族长位交给那祥长老,就能管理好?”挽挽不屑地瞟着那群人嗤笑道。

  这一句话下去,人群是炸开了锅。

  “你新来的吧?有你说话份吗!?”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目无尊长了?”

  “你们那叫什么尊长?一个个都在是倚老卖老。”

  “珠儿给我们家族引进了多少新鲜血液啊?当时你们怎么没有说话呢?现在老王不在了,谁又给你们自信跳出来争权夺位了?”

  “我们稀罕这个位置吗?我们就是要一个解释!”

  “对!就是要一个解释!”

  “诸位安静,请听珠儿一言。”珠儿镇定地清了清嗓,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眼神一一扫过面前与她对立的人群,最后握紧了拳,语调平缓而坚定地开口:

  “我师从老王数余年,自认事起便跟着师父,看着他亲手组建别知己,如今她闭关修炼,将家族托付于我,是信赖,也是期待。”

  “于我来说,别知己是师父最重视的基业,也是我的家,别知己的族人们是我的亲人。自我任族长以来,我自认为在我目光可见、触手可及之处,都做到了不偏袒不私心,尽心尽力。”

  “如果可以,我也想放下这一身重担,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遇事先考虑自己。但师父既然将这个位置托付给了我,我就必须承担下去,绝不能让别知己毁在我的手里。”

  珠儿说罢,深吸一口气,用力地闭上了泛着泪光双眼。再次睁开时,眼里也已是充满了坚定,她双唇有些苍白地打着颤,却是在下一秒,掷地有声地开了口:

  “这个族长,我不会交托给任何人!如果在场的诸位有任何的不服,我别知己家族绝不强留。”

  一时之间,楼底人声鼎沸。长老们面面相觑,交头接耳。

  “你……好,好啊!你这个娃儿有胆量!老王真是带了个好徒弟!我祥青丝,退出别知己!”

  祥长老吹胡子瞪眼地说完,愤怒地甩了袖子,背着手,带着一大帮子长老离开了别知己家族客栈。

  “好!”

  “珠儿说的好!”

  “太霸气了珠儿!”

  “珠儿好棒!永远支持你爱你哦!”

  “给这群老人们脸了!都不知道这些个日子辛苦的是谁?还敢兴师动众地来问罪,真是好好的日子不过,劲搁这瞎折腾。”

  珠儿像是了却了心里的一件大事般,松了一口气。她抬起头,正好对上苏浅那关心的眼眸。

  这真是,茶茶怎么又没个姑娘样?头发乱糟糟不说,还裹着个被子就出来了。看这个架势,怕是只穿着个内衬,也还没来得及洗漱吧?……看她这个着急的样子,怕是也在担心我了吧?

  她无力地笑着摇了摇头,冲苏浅挥了挥手。

  “今天让大家担心了,珠儿实在是过意不去,谢谢亲人们能理解我,站在我这边。明天开始我会去寻找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邀请他们加入我们家族。所以希望这次的人员流动不要影响到各位。”

  “辛苦珠儿了!”

  “明天我也帮忙!”

  “珠儿在哪儿我在哪儿~永远支持珠儿哦~!”

  珠儿只是笑笑,眼里和心里却是暖暖的。

  这天白天终是没有下雨,乌云散去,迎来了最温暖的阳光。

  当晚,苏浅杵在茶馆前,想迈步走进,却始终提不起喝茶聊天的兴致。

  “怎么在这罚站?发呆呢?”

  柔和的男生自头顶响起。许故渊轻搭墨骨扇,半遮着俊脸,饶有兴趣地低着头,笑着搭话道。

  “……你来了。”

  “我来了。”

  “……我今天,不怎么想喝茶,改天吧。”

  “怎么了?”许故渊一听,连同墨骨扇一起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本正经地看着苏浅,撑着腿俯下身,以便于眼光同她平行,“不高兴了?”

  “有点儿……”

  许故渊看着面前这个平常傻里傻气,又天真可爱的小姑娘,现在像是被霜打了似得,不禁心疼地有些焦急。

  “嗯……”他歪了歪头,抿了抿薄唇,而后直起身来,抬头看了看远处,轻唤一声,“苏姑娘。”

  “嗯?”

  “得罪了。”

  “啊?”还没等苏浅反应过来,她已经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诶?!这?许故渊你要做什么啊!”

  许故渊只是笑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是双腿入劲,运起轻功腾空飞起,“我轻功不好,你可抓紧了。”

  “这?!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哇?!”苏浅慌慌张张地喊了起来,看着许故渊抱着自己跳过临安城一个又一个高耸的楼顶,害怕地扯起了他的白外衫,紧紧捏在手心里。

  “喊这么大声,吓着我了我可就抱不稳你了啊。”

  “你!”苏浅听罢,立刻把声音压的小小的,“你说你轻功不好你就别飞嘛!!你还带我飞!!这……!?”

  苏浅细而柔弱的声音,被风吹得颤颤巍巍地传到许故渊的耳边,挠得他心里痒痒的。

  他收紧了手,眼里满是柔情。

  “放心,我抱稳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